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95章 怡宁轩打脸魏侧妃(2)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沈妙言扫了眼魏芊,抬步跟上魏思城。

    谁知还没走出几步,魏芊不依不饶道:“慢着!世子能进去,可你魏天诀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进去?!”

    开什么玩笑,魏思城是平北王府的继承人所以她不敢得罪,可魏天诀算什么东西,也敢驳她的面子?!

    沈妙言侧目,似笑非笑。

    魏芊以为她怕了,于是站起身,冷笑道:“魏天诀,我劝你还是尽早滚出平北王府,否则,待会儿被当众扔出去,丢脸可就丢大了!”

    “哦,不知是谁有权力把我扔出去?侧妃你吗?”沈妙言挑眉而笑。

    她站在秋阳中微笑的模样,几乎敛尽了天地间的艳色,令在场所有人都惊艳地呆住。

    魏芊被她的态度激得恼怒不已,“怎么,你不信我有这个权力?!王爷可是给了我管理后院之权的!来人啊,给我把魏天诀丢出平北王府!”

    伺候她的几名忠心侍女立即上前,毫不犹豫就去拉沈妙言。

    谁知还没碰到沈妙言的衣袖,魏思城含笑开口:“侧妃好大的阵仗,连本世子的客人都要扔出去……是不是再过两天,就该把本世子也给扔出王府了?”

    那几个要去拉扯沈妙言的侍女震惊地顿住动作,什么?!

    魏芊也呆住了,不可置信地望着沈妙言与魏思城,她什么时候与世子认识的?!

    世子竟然说,她是他的客人……

    满场寂静,好半晌后,魏芊才惊慌失措道:“世子恕罪!我并不知道,魏天诀是你的客人……”

    沈妙言负手而立,漫不经心地睨着魏思城,她很好奇,这个男人作为她的盟友,在有人得罪她时,会为她做到什么地步。

    而魏思城显然不负她所望,笑得蛊惑诱人,可开口的话却足以令在场所有人恐惧道腿软:“来人啊,这些个狗奴才以下犯上,拖出去,杖毙。”

    魏芊的几个忠心侍女瞬间瘫坐在地,浑身发颤,见有侍卫过来捉他们,顿时吓得连忙去求魏芊:“侧妃救我!”

    然而魏芊哪里敢为了她们得罪魏思城,惨白着一张小脸倒退几步,嘴唇发抖,不敢说出半个字。

    沈妙言望着那些侍女哭嚎着被拖下去,唇角噙起浅浅的弧度,与这个魏思城合作,似乎还不错。

    魏思城抬手,英俊的脸上,仍旧挂着慵懒笑意:“郡主请。”

    沈妙言同样客气抬手:“世子请。”

    两人步进怡宁轩二楼,只见二楼已然摆了十几桌宴席,官僚们觥筹交错,贵妇小姐则聚在一起轻声谈论北郡城中的趣闻,气氛轻松而惬意。

    侍女卷起珠帘,为魏思城推轮椅的小厮立即隐去身形。

    沈妙言会意,上前亲自接过轮椅,推着魏思城进了暖阁。

    原本热闹的暖阁内顿时安静下来,众人有些诧异地望着他们,纳罕他们世子向来不近女色,身边却何时有了个如此美貌的姑娘?

    众人按捺下心头的好奇,同时起身行礼:“给世子请安!”

    “免了。”魏思城不曾正眼看他们,淡漠而慵懒地挥挥手,沈妙言会意,不慌不忙地把他推到首席圆桌旁。

    众人重又入座,有消息灵通的人轻声解释道:“那位姑娘,怕就是最近才到北郡城的凤仪郡主。”

    “哦,是她啊!她远道而来,怕是想求咱们王爷为她出兵吧?”

    有爱慕魏思城的小姐嫉妒道:“肯定是这样!她如今不知怎的攀上了咱们世子,恐怕是在用美人计,想利用世子,求王爷出兵!”

    沈妙言优雅地在魏思城身侧落座,姿态极为尊贵,周身的皇族气息可谓暴露无遗。

    她听着四周的议论,唇角微扬,全然是不在乎的态度。

    很快,魏芊也进来了,把刚刚在怡宁轩外所受的侮辱完全抛到了脑后,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地招待起客人们,谈笑间,俨然一副平北王府女主子的架势。

    有女眷好奇地低声问道:“娘娘,敢问那位凤仪郡主,与咱们世子是什么关系?”

    魏芊回头望了眼沈妙言,笑了几声,却是答得模棱两可:“凤仪郡主啊,她是前些时日进府的,也不知什么时候就成了咱们世子的贵客。世子护得紧,你可不要欺负了人家!”

    这话听着没什么,然而若仔细寻思,便觉其中似乎藏了什么话。

    在场的大抵都是人精,暗道听她此言,似乎是凤仪郡主趁着住在平北王府时,不要脸地勾搭了他们世子……

    偏偏世子还护她的紧,可见约莫是勾搭上了,得了世子欢心。

    魏思城含笑望向沈妙言,沈妙言挑了挑眉头,示意无妨。

    反正等魏珍到了,她到想看看,这魏芊还蹦跶得起来么。

    而好巧不巧,偏又有小姐提起魏芊的身份,语气里都是艳羡:“听闻今日,有贵客从大梁城远道而来,恐怕,就是皇上所派的钦差大臣,特意来为娘娘册封为公主的吧?娘娘如今贵为侧妃,有了公主这一身份,成为正妃指日可待!”

    魏芊抿嘴轻笑,眼中的得意挡也挡不住,嘴上却道:“哎呀,哪里哪里,父皇百忙之中抽空派钦差大臣来为我册封,这样的恩德,我已是感激不尽。而王爷公务繁忙,姐姐又才去世不久,我哪里敢奢望成为正妃呢?我只盼着为王爷洒扫门庭,也就满足了!”

    “娘娘太谦虚了!”一名贵夫人起身,笑着为她敬酒,“娘娘飞黄腾达之后,还请照拂些咱们,这杯酒,我敬您!”

    一时间,其他人也纷纷斟满酒来敬魏芊。

    魏芊一手扶额,笑说着自己不胜酒力,粉脸却得意到通红,暗道虽然平北王年纪大到足以做她的爹,可那又如何,如今世道,讲究的就是权势与财富。

    攥在自己手里的,才是好的。

    众人一个劲儿地恭维她,却全然忘了,他们的世子还在这里,而刚刚在楼下,世子才打过魏芊的脸面。

    沈妙言呷了口温热的牛乳茶,笑得促狭:“原来世子在府里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的。可我不明白的是,若世子娶了魏珍,世子之位绝对固若金汤。那么,世子为什么不肯娶她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