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94章 怡宁轩打脸魏侧妃(1)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然而他很快藏好这份不喜,笑着抬手:“府中酒宴已经备下,公主请!”

    魏珍矜持地扶着侍女的手,踏进了平北王府。

    酒宴设在怡宁轩,距离沈妙言住的厢房极近。

    因为是公主驾到,所以此次酒宴,还宴请了北郡城其他众多身份高贵的人。

    此时外面丝竹声声,宾客们大声笑谈,很是热闹。

    沈妙言端坐在梳妆台前,她今日身着石榴红绣金莲对襟繁复宫裙,素问给她梳了精致高贵的灵蛇髻,肌肤欺霜赛雪,双眉微黛,朱唇鲜红诱惑,额间花钿更添绝美艳丽。

    她鲜少画这般秾艳的妆容,如今妆成,几乎叫素问都给看呆了。

    韩须知皱着眉头从外面进来,不悦道:“郡主,那魏懿实在过分,明明身在府中却不肯见咱们,如今还特地在咱们隔壁设宴宴请魏珍,仿佛生怕咱们不知道他有多不待见咱们似的!要不咱们还是走吧——”

    “吧”字尚未说完,他呆呆望着铜镜中的姑娘,这个女子……

    沈妙言很满意他的反应,扶着素问的手起身,含笑道:“走,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素问犹豫:“可是郡主,平北王并没有邀请咱们,咱们贸然过去,会不会不妥?”

    “无妨,自有旁人邀请我。”

    沈妙言带着素问来到怡宁轩外,守在外面的大管家皮笑肉不笑道:“郡主止步!王爷正在里面宴请贵客,恐怕无法见郡主。”

    “哦?”沈妙言挑眉。

    正在这时,有嘲讽的声音响起:“魏天诀,本妃都告诉你王爷不待见你了,你为何还赖在平北王府不肯走?竟然还打扮得这样浓重前来赴宴,可王爷根本就没有邀请你啊!见过脸皮厚的,却没见过脸皮这样厚的!”

    沈妙言循声望去,只见魏芊打扮浓重,被一群北郡的贵妇人、小姐等簇拥着,正迈着莲步微笑而来。

    她不在意地笑了笑,“平北王没有邀请我,可却有旁人邀请我。倒是侧妃,你可知今日,平北王在这里是为谁人设接风宴?”

    魏珍此次前来联姻,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晓。

    魏懿虽然宠爱魏芊,却也不过是床笫间的宠爱,如联姻这般大事,基本是不会告诉她的。

    “还能有谁,自然是从大梁城来的贵人了。”魏芊笑得恣意,“约莫是父皇派来,特地要为本妃加封公主的。哎,真是烦恼啊,这种事情,派个人宣个旨不就得了,非要弄这样大的阵仗,本妃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沈妙言望着她骄傲的样子,又扫了眼她身上所穿的正红色锦裙,暗道若魏芊知道,这次乃是她从前的死对头魏珍前来联姻平北王世子,不知她又会作何感想?

    她想着,唇角轻勾,“我记得,好似只要正妃才能穿正红色衣裳……”

    “你懂什么?”魏芊身边一名小姐立即喝斥,“今日来人册封侧妃娘娘为公主,过不了几天,平北王爷就会册封侧妃娘娘为正妃!穿大红色,又有何不可?!”

    “哦,原来如此……”沈妙言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当着众人的面,笑盈盈给魏芊行了个礼,“那么,我就提前给正妃娘娘请安了。”

    魏芊喜不自禁,只觉身在云端,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要飞起来了,好不容易才稳住自己,矜持道:“免礼。”

    她话音落地,一个轻慢的声音忽然响起:“这是在做什么?”

    众人望过去,只见一名小厮推着轮椅而来,轮椅上的贵公子姿容风流,如光如云,清风朗月,又宛如春风拂面。

    魏芊急忙带着众人行礼:“见过世子。”

    魏思城托腮,挑眉含笑望着魏芊:“本世子怎么不知道,姨娘要当我父王的正妃了?”

    一声“姨娘”,令魏芊无比难堪,艰难道:“都是魏天诀在开玩笑罢了,世子不必当真。”

    “哦,开玩笑啊?那为何刚刚姨娘不曾挑明,反而还应了天诀的礼?”

    “这……”魏芊咬住唇瓣,一张粉脸涨得通红,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呵,”魏思城轻抚腰间佩玉,笑得魅惑,“姨娘应的这一礼,该给天诀还回去才是。”

    魏芊不可置信地抬头望向他,他,竟然叫自己给魏天诀行礼?!

    她是堂堂平北王侧妃,大魏国的公主啊,她凭什么要给魏天诀这条丧家之犬行礼?!

    她的脸涨得越发通红,好半晌后,才碍着魏思城的权势,不甘不愿地朝魏天诀快速行了一礼。

    行完礼,她正愤怒懊恼地想赶快进怡宁轩,却到底咽不下这口气,高声道:“世子,这魏天诀并没有今日酒宴的请柬,却还想闯进去,我看她分明是居心不良、不知深浅!她如今乃是亡国郡主,我觉得她是想在这样的酒宴中,在咱们北郡城寻一位家世品貌都极好的贵公子,如此,她才能继续享受富贵!有这样龌龊心思的女人,实在不配继续待在咱们平北王府!”

    “哦……”魏思城托腮而笑,“侧妃的意思是,没有请柬,就不能进怡宁轩吗?”

    “那是自然!”魏芊义正言辞,“否则,规矩何在?”

    “那真是遗憾呐,毕竟本世子也没有什么请柬呢。”

    魏芊一噎,急忙道:“世子不一样的,世子也是平北王府的主子,自然不用请柬就能进去!”

    “那……侧妃你呢?”魏思城视线一转,落在她脸上。

    “我?”魏芊笑了笑,“世子倒是多此一问了。我是这府中的侧妃,也是这王府的女主人,自然不需要请柬也能进去!”

    魏思城低笑一声,声音透着十足的慵懒,“本世子竟不知,区区妾室,也敢妄称平北王府的女主人……”

    魏芊一愣,意识到自己刚刚匆忙中说错了话,一张脸立即变得煞白。

    即便平北王府没有王妃,可她一个妾室,却也不能自称为女主人……

    冷汗从额头沁出,她“噗通”一声给魏思城跪了下去,“世子恕罪,是我一时糊涂!”

    魏思城轻笑,不以为意地示意小厮推他进怡宁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