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90章 借奇兵连澈舍姻缘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沈妙言望向素问,素问会意点头,立即走出去掩上门,守在了门外。

    沈妙言抬手示意张祁云坐,“他应该猜到了咱们是来问他借兵的。他的手下,待咱们态度尚算客气恭敬,准备得也十分周全,然而他自己却避而不见。我猜,他还在思量是否要借兵给咱们。”

    “不错。”张祁云赞许地点头。

    沈妙言端着粉青描金茶盏,优雅地用茶盖轻抚茶面,“魏懿此人心性坚韧严谨,没有十全把握的事儿,他是不会做的。恐怕咱们必须拿出点儿什么东西令他动心,才能诱他借兵给咱们。”

    “那么,郡主打算拿出什么呢?”

    沈妙言蹙眉,魏懿已然是魏国北郡的土皇帝,男人所爱的权势与美人他都有了……

    她还能许诺他什么,能令他甘愿放弃现在的安逸,转而与她一道南北夹击魏惊鸿?

    张祁云摇了几下骨扇,笑得像只狐狸:“郡主一定在想,魏懿已经有了权势与美人,这世上,似乎没什么东西,能令他拿身家性命做赌注去冒险。”

    沈妙言望向他,“怎么,军师有好主意?”

    张祁云收拢折扇,漫不经心道:“郡主须知,魏懿不只是个男人,他,还是父亲。”

    沈妙言瞬间明悟,“你的意思是……”

    “不错,联姻!”张祁云眼中涌出狂热,“魏国皇族中,适婚年纪的只剩下魏锦西和郡主你自己,然而魏锦西已迎娶乔宝儿,那么便只剩下郡主你了。”

    沈妙言眉尖微蹙。

    张祁云又笑道:“魏锦西此人痴傻,就算郡主打下江山送到他手中,他也守不住。郡主不若自己当女皇,如此一来,便可册封魏懿的儿子做皇夫。若郡主能诞下麟儿,那么将来继承魏国皇位的,就是魏懿的亲孙子,他又怎会不愿意出兵襄助郡主呢?”

    “可我不愿意。”沈妙言坦言。

    事到如今,她已经能正视心中的感情。

    她,喜欢君天澜。

    一开始就喜欢,一直都喜欢,或许,到死都喜欢。

    张祁云哈哈大笑,“郡主应当记得,当初我北幕皇帝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却仍旧输给了君天澜。你知道,他输在了哪里吗?”

    沈妙言不语。

    “他输在了不该用情!”张祁云敛去所有表情,连声音都变得郑重,“在其位谋其政,郡主虽坐拥南境百万大军,然而魏惊鸿手中的兵力只多不少。若舍弃北郡的相助,那么郡主与魏惊鸿的胜负概率是三七开。再加上魏懿在北方伺机,就算郡主能赢了魏惊鸿,可到时候兵力伤亡惨重,魏懿要想南下取得皇位,可谓易如反掌。”

    沈妙言垂眸,仍旧保持沉默。

    “郡主,时间拖得越长,魏惊鸿在大梁的准备就越是充足。你若不想魏国就此覆灭,便一意孤行好了。”张祁云唇角勾起讽刺的笑容,“反正郡主后退一步也能做大周或者北幕的皇后,有那么多男人喜欢你,你又何愁未来呢?”

    这话刺耳而饱含侮辱,沈妙言愤怒地抬眸看他,“你觉得,我是依靠男人过活的女人?!”

    “难道不是吗?”张祁云轻笑,“把爱情看的比什么都重要,不就是你们女人的通病吗?所以这世上,只有男人才能手握权与力。女人,皆太重感情,不堪大任。”

    “张祁云——”

    沈妙言正待与他辩驳,窗户却忽然被人推开。

    连澈坐在窗台上,桃花眼斜挑着庭院里的草木风情,“军师何必用激将法刺激姐姐?联姻一事,即便姐姐不参与,也是可以的。”

    “连澈……”沈妙言望着他,心中涌出不好的预感。

    果然,连澈折了朵墨菊于掌心把玩,微微一笑,侧脸白细俊俏,“听闻魏懿膝下有一女儿,虽已是二十岁的年纪,却因为痴呆貌丑,而寻不到合适的人家。正好弟弟不曾有姻缘,不如由我来迎娶她?我自以为还算优秀,也算配得上她。如此一来,魏懿该感激咱们才是。”

    “不要胡闹!”沈妙言皱眉训斥,继而缓了口气,“这些事无需你操心,你去街上逛逛好了。”

    开什么玩笑,这世上,她家人所剩无几,连澈算是其中之一,她怎么可能拿他的姻缘做砝码!

    连澈捏着那朵墨菊,语带随意:“并非是胡闹。反正姐姐也不喜欢我,我娶谁不是娶呢?美丑与否,反正熄了灯都一样。”

    沈妙言不悦,还要数落他,张祁云抚掌而笑:“沈公子有如此抱负,甚好、甚好。那便这么愉快地决定了,等寻到机会,我会亲自与魏懿提起。”

    连澈走后,沈妙言转向张祁云,冷声道:“联姻的事到此为止,你休要再提。”

    张祁云把玩着骨扇,“郡主,我既然是你的军师,那么你就该听我的,而非一意孤行。所谓自由选择婚姻,指的是手握权势之人所拥有的自由,而非如今如丧家之犬的你们。告辞。”

    张祁云走后,沈妙言小脸冰冷,径直把手中的瓷盏砸了出去。

    翌日。

    沈妙言找到那名大管家,那大管家陪着笑脸,恭敬道:“不瞒郡主,军营昨日出了点儿事,王爷今日一早,就赶去了那里,最近四五天都不会回来。”

    “赶去军营?”沈妙言笑容嘲讽。

    “正是呢。”那管家察言观色,又笑道,“王爷临走前吩咐,郡主远道而来,咱们这些做下人的,定要伺候周全了。因此小的为郡主安排了一位向导,请郡主观览北郡风光,郡主意下如何?”

    “既然王爷盛情如此,我自然是却之不恭。”沈妙言不动声色,仿佛看不出来平北王避而不见背后的拒绝意思。

    她与张祁云、连澈等人,在北郡城游玩了四五天,几乎逛遍了大半个北郡城。

    到了魏懿从军营里回来的日子,她又去找了管家,却被告知,平北王去巡查北郡其他城池,恐怕这个月都不能回来了。

    沈妙言皮笑肉不笑:“没关系,我等就是。”

    那管家听见这话,嘴角抽了抽,到底没敢直接告诉她他们王爷的意思,仍旧好吃好喝的招待。、

    ——

    宝宝们,晚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