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81章 他背负着不忠不孝不义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过了会儿,丛林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十几名侍卫越发惊骇,斗胆喝道:“究竟是谁在那里装神弄鬼?!快些滚出来!”

    沈妙言同样望向那黑暗的丛林,听闻大梁城的官员都投靠了魏惊鸿,那么是谁会出现在这里帮她?

    难道是鬼帝?

    就在这时,丛林中响起一个散漫的声音:“你让本相出去,本相若果真出去了,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声音是……

    沈妙言狠狠皱眉,张祁云?!

    那十几名侍卫却并不知道这人是谁,互相对了几个眼,冷声道:“你这无名小卒,少在这里冒充我们乔相爷!”

    其中有人笑道:“乔相爷已是六十高龄,你这小卒子,既要冒充,也该把声音装得老成些!”

    “呵……”

    丛林中响起轻慢的低笑,没过一时半会儿,便有六名身着细铠的暗卫,抬着一顶轻纱软轿出来。

    轿帘高卷,张祁云褒衣博带端坐在软轿里,手中还摇着柄骨扇,明明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却偏要蓄一把大胡子,看上去一派仙风道骨。

    “少年们,”他开口,灿若星辰的双目含着盈盈笑意,“把目光都放远些吧,这世上诸国并立,丞相嘛,可不止乔以烈一人。不才张祁云,正是北幕丞相。”

    那些侍卫愣了愣,纷纷道:“原来是北幕相爷!失敬失敬!只是北幕相爷为何要救凤仪郡主?”

    “大魏国事,相爷还是少管为妙。若是传到皇上耳中,恐怕大魏和北幕的关系,要紧张起来了。”

    张祁云摇扇轻笑,“不不不,传不到你们皇上耳朵里的。”

    “为什么?”那些侍卫同时发问。

    “因为……”张祁云摇着扇子的手忽然停住。

    为他抬轿的六名侍卫同时化作残影袭向他们,不过刹那功夫,所有活着的侍卫,皆都再无呼吸。

    张祁云怜悯地扫了眼他们:“因为,你们要死了啊。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此时沈妙言已经恢复些许力气,勉强站起身,朝他拱了拱手:“多谢相救。”

    说着,望向连澈等人:“魏惊鸿不见人回去禀报消息,定会派人来查,咱们必须赶紧离开。素问,你还能骑马吗?”

    “可以的!”素问站起身,艰难地爬上马。

    四人往前行了一段路,沈妙言回头,却见张祁云的软轿还跟在自己后面。

    她勒住马,挑眉道:“张丞相这是何意?如今我一无所有,没什么东西能回报你的。若相爷愿意,我倒也愿意许相爷一个承诺,等大魏收复,我当尽己所能,为相爷完成一个愿望。”

    张祁云哈哈大笑,“郡主说的这是什么话?不过郡主既然提出了这个承诺,本相倒是却之不恭了。”

    沈妙言向来是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因此认真问道:“那你千里迢迢来大魏,还碰巧救了我,究竟是想做什么?”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张祁云摇着折扇,“我家那位好主子,日夜念叨着郡主安危,唉,可怜我这把老骨头,尚未过几天安稳日子,就被派过来为郡主出差谋划,真是美人如手足,兄弟如衣裳啊!”

    “原来是五哥派你来的……”沈妙言心中涌出暖意,余光打量张祁云,虽然这个男人不大靠谱,但她知道他的实力。

    能从君天澜嘴里抢到北幕那块肥肉,这个男人岂会简单。

    若有他在自己身边出谋划策,想必收复大魏,将会容易许多。

    思及此,她笑道:“既然如此,那么丞相就跟着我吧。只是若给其他人知道你的身份怕是不妥,以后我还是称呼你张公子好了。”

    “郡主随意。”张祁云毫不在意。

    沈妙言唇角扬起,一夹马肚,沿着官道不疾不徐地北上离开。

    张祁云在后面注视她的背影,睿智的星目中,划过一道暗芒。

    他生来就没佩服过什么人,可这个女人,在逆境中的表现,当真是叫他刮目相看。

    或许答应皇上前来辅佐她,并非是什么坏差事。

    就在沈妙言北上之时,君天澜留下几名官员代替沈妙言管理南境,自己带着其他人乘船回大周。

    龙船在狭海漂泊了大半个月,终于抵达大周边境,又兼程行了数日,君天澜等人才终于回到镐京城皇宫。

    此时顾钦原正在草原,朝堂事务,皆有韩棠之操办。

    君天澜在御书房听他汇报了这两个月的朝中大事,微微颔首:“你做的很好。”

    “除此之外……”韩棠之抬眸望向他,犹豫道,“贤王爷和太后娘娘前些天从洛阳回京了,如今正在后宫。”

    君天澜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淡淡道:“朕会去请安。”

    “微臣告退。”韩棠之朝他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君天澜又在书房中坐了良久,才起身,面无表情地往后宫坤宁宫而去。

    刚踏进坤宁宫,他便听见一阵笑语。

    “给皇上请安。”守在雕花门外的侍女行过礼后挑开门帘,“皇上请。”

    他跨进门槛,只见母后正抱着念念逗弄,他的皇叔坐在一侧慢条斯理地喝茶,不时含笑朝母后和念念看上一眼。

    而他的到来,显然打破了这份天伦之乐的美好画面。

    君天澜垂眸,撩起袍摆跪了下去:“给母后请安。”

    顾娴把念念交给程锦抱下去,抚了抚裙摆,美眸中透着心痛:“可知罪?”

    “儿臣知罪。”

    顾娴叹息一声,“你自个儿去列祖列宗面前跪着吧。”

    “是。”

    君天澜未曾讨价还价,面容冷峻地站起身,退了出去。

    他走后,君焰笑道:“他倒是自觉得很。”

    “澜儿对身边人要求严格,对自己则要求严苛。”顾娴目送君天澜远去,被岁月眷顾的脸上,满是心疼,“所以,他才能坐上那把黄金椅。”

    君天澜来到皇家祠堂,抬手屏退左右,独自跪在了数不胜数的牌位前。

    “儿孙天澜,为一己儿女私情放弃家国疆土,是为不忠不孝不义。儿孙愿罚跪三日,以平列祖列宗之恨。”

    他声音平静,朝众多牌位磕了个头,继而跪正。

    ——

    我很喜欢四哥。

    另外小雨点被鬼帝救走,没有什么人知道,那具烧焦的小尸体,是鬼帝后来弄进火海里的一个死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