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80章 那场宫变,你们也有份吧?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沈妙言策马来到南城门,此时正值守城侍卫换班之际,因此防卫颇为松懈。

    她仰起头,那三具尸体暴露在夜色中,经过大半个月的风吹日晒,已是惨不忍睹。

    她取出半道上买来的弓箭,将箭头点上火,拈弓搭箭瞄准那三具尸首。

    三支长箭“咻”一声离弦,直奔城楼而去。

    她策马,径直离开。

    城楼上悬挂的尸体立即燃烧起来,等守城官兵察觉不妥前来救火时,尸首早已化为了灰烬。

    少女裹在宽大的斗篷里,戴着兜帽,素白的小脸泛着冷霜般的寒意。

    斗篷在夜风中翻卷飞扬、猎猎作响。

    有坐在街边的食客看见有人打马经过,那马蹄扬起大片灰尘落在他们的碗中,他们正要破口大骂,却在看见少女的容颜时怔住了。

    沈妙言脸上糊着的泥巴早已干涸掉落,那张小脸艳绝至极,在夜市中尤为勾魂摄魄,仿佛神女降世。

    皇城夜市,她所过之处,所有喧哗皆都化作寂静无声。

    她径直奔出北城门,又往前行进了一里地,才看见连澈等人正在一棵古老的柳树下等她。

    她扬起一抹轻松的笑容:“久等了!”

    连澈望了眼她背着的弓箭,轻笑道:“继续北上吧。”

    “慢着。”韩叙之忽然出声,竖着耳朵道,“你们听。”

    三人屏息凝神,果然听见有马蹄声响起。

    不过片刻功夫,魏惊鸿培养出的铁骑已至眼前。

    为首的将领朝沈妙言抱拳:“郡主既然现身,何不进宫与皇上见个面?”

    沈妙言挑眉,“哦?我还是泄露行踪了吗?”

    “皇上之所以把魏成阳一家的尸体悬挂在城楼上,就是为了引郡主出来。”那将领盯着沈妙言,眼中流露出一抹狂热,“郡主生得真美,怪不得会被皇上惦念至今。皇上已在碧波亭置办了一桌宴席,还望郡主与卑职一同回宫复命,也好赶上那桌宴。”

    沈妙言的指关节轻轻叩击着腰间弯刀,声音清脆:“若我不肯呢?”

    那名将领大笑,“郡主,你置身于何种境地,莫非自己不知道吗?你瞧瞧这四周的数百名铁骑,你有把握能杀了他们全部?”

    沈妙言此时已然取下腰间弯刀,眉目平静地扫过那些人,“那场宫变,你们也有份吧?”

    那将领饶有兴趣,盯着沈妙言的脸,嘴里道:“是啊,魏成阳被万箭穿心,其中有几箭,正是我等所射。可郡主问这些又能如何,终究要成为皇上万的玩.物了,等皇上玩够了,说不定还会把郡主赐给我等,充作军女支。而郡主势单力薄,如何报仇?”

    他说着下流话,盯着沈妙言的眼神越发狂热,甚至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

    沈妙言唇角微翘,“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弯刀横亘于眼前,她抬眸,唇角的笑容消弭无踪,眸光陡然变得冷厉:“欺我魏家者,我魏天诀便是拼了这条命,也绝不会放过一个人!”

    她的身影突然消失在马背上,那名将领一怔,等回过神时,才觉脖颈处一凉。

    他缓缓抬起手,一模就是一手的血。

    他这才恍惚想起,眼前这个娇娇嫩嫩的女人,似乎出身大魏皇族。

    而大魏皇族的人,都是变态啊!

    然而他已经来不及后悔自己嘴贱了,他重重栽下了马,丢了性命。

    月色如水。

    沈妙言踩在他的坐骑上,扛着巨大的弯刀,素白裙角在风中飞扬。

    那白嫩的小脸上,还沾着温热的血液。

    她舔了舔唇角的鲜血,扬起一抹邪肆的笑容,“下一个,换谁来送死?”

    这情景太过诡异。

    数百铁骑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几步,有不怕死的怂恿道:“皇上有旨,抓到凤仪郡主者,赏金千两。咱们这么多人,岂会怕她一个?上!”

    众人被鼓舞,纷纷激动地策马上前,一同攻向沈妙言。

    连澈毫不犹豫地跃至沈妙言身边,与那群铁骑大打出手。

    沈妙言面无表情,手中弯刀收割着这些铁骑的性命,所过之处,尸横遍野。

    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眼见着那数百名铁骑只剩下十几骑,可被围攻的四人都没了力气,重重喘着粗气,双目赤红地盯着他们。

    十几人喜不自禁,原本若是捉到沈妙言,这份功劳还得与其他人分,可如今就只剩下他们十几个人了,自然得到的封赏也能多些。

    “郡主,你乖乖束手就擒,咱们兄弟几个也不会为难你。否则,瞧郡主细皮嫩肉的,若是受了伤,多可惜啊!”

    “是啊,想来皇上也更喜欢完美无瑕的郡主吧?嘿嘿嘿嘿。”

    那十几个男人慢慢逼近沈妙言,包围圈逐渐缩小。

    其中又有人眼热她的美貌,搓手低声笑道:“我说,这凤仪郡主长得真好看,不如咱们先尝尝鲜?老子活这么大,可从来没有碰过这样漂亮的女人!”

    其他人纷纷心动,又有人迟疑道:“若是给皇上知道,怕是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这里就咱们几个,只要咱们不说出去,皇上又怎么会知道?”

    “有道理啊!”

    他们议论着,盯着沈妙言的目光越发炽热,仿佛她已经是板上钉钉跑不了的鲜美食物了。

    “该死!”连澈的桃花眼中凶光毕露,然而他足足杀了两百多人,身上也受了重伤,此刻胳膊酸胀疼痛,根本就抬不起来!

    沈妙言单膝跪地,全身的力气都倚在那柄弯刀上,此刻正双眸紧闭,抓紧分分秒秒来补充体力。

    那些铁骑已经靠近,小心翼翼地跨下马,其中一个胆子大的,伸手就去摸沈妙言的脸。

    就在这时,一柄利刃从黑暗的远处呼啸而来,精准狠地斩断了那个男人的手腕。

    “啊——!”

    男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响起,断腕处血雾喷薄,直溅了沈妙言一身一脸。

    男人痛晕过去后,其他人纷纷惊恐地望向那不知名的黑暗处,高声嚷道:“是谁?!是谁敢妨碍我们行公事?!我们可是奉了圣旨办事的!”

    黑暗的丛林里,安静得可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