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76章 流连忘返于这难得的温暖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沈妙言承受着他的欢好,尽管那种事已经做过无数次,可回应却还是无比生涩。

    然而偏是这样生涩的动作,最能挑起男人的***。

    君天澜把她抱上软榻,不顾此时还只是傍晚,也不顾昨天一整夜的荒唐,再度不满足地索取起来。

    等到夜半时分,沈妙言又不争气地晕厥过去。

    此时两人已经试过软榻、大椅、圆桌等等,君天澜把她抱回到拔步床上,凤眸深邃幽暗,再度覆身而上。

    守在外面的夜寒竖着耳朵,只听得浑身难耐。

    夜凛走过来把他拽到远处,皱眉训道:“你靠那么近做什么?!听这种壁角,有意思?”

    夜寒满面通红,“我不是好奇主子要弄多长时间嘛!不过我总感觉郡主好像有点儿不情不愿。”

    “啧,你都没进屋里去,你还能感觉到郡主不情不愿了?”

    夜寒翻了个白眼,“当然能感觉到啦,听声音也能听得出来呀!不过说起来,我觉得吞并魏国这事儿真没什么好说的,数百年前,魏国本来就是咱们大周的国域,有什么好争的。再说了,就算吞并魏国,将来继承这个国度的,还不是郡主所生的小太子吗?”

    夜凛一想也是,于是点点头,“你说的倒是有理,只是郡主自己没有拐过弯儿。如今勾着皇上不放,也不知用意何在。只盼她能早点想清楚,莫要再让皇上失望了。”

    翌日。

    沈妙言醒来时,已是晌午。

    男人难得没离开,披着件外裳靠坐在床头,正翻阅着大魏南境的资料。

    沈妙言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他怀里。

    她缓了良久,开口道:“君天……”

    “澜”字尚未唤出来,她的嗓子就沙哑得彻底发不出声了。

    君天澜垂眸看她,唇角扬起一点轻笑,拿起床头的茶水递到她唇边。

    沈妙言按住他的手腕,把那盏茶喝了个干净,又歇了一会儿,才试着开口:“君天澜。”

    她揉了揉嗓子,虽然发音依旧沙哑,不过至少能发出声音来了。

    男人的视线又回到那卷资料上,尾音低沉撩人:“嗯?”

    沈妙言垂眸,把连澈想要盗取南境兵符的计划在脑中过了一遍,继而似是随意提起一般:“你拿下南境,不开庆功宴吗?”

    君天澜翻了页书卷,“庆功宴?”

    “就是……把南境的将领都聚集起来,宣告主权什么的那种……”

    君天澜望向她,凤眸中掠过复杂的冷意,这两日伪装出的乖巧,终于要开始撕破了吗?

    然而那冷意瞬间即逝,他揽住她的腰身,随口道:“妙妙若是喜欢热闹,自然是可以开庆功宴的。”

    “那,那就开一个吧。”沈妙言双眸弯弯地望着他,看上去一派纯真可爱。

    君天澜温柔地捏了捏她的脸蛋,暗红色瞳眸看上去深邃内敛,完美地遮掩了从前无法遮掩的戾气。

    帝王城府深沉,终究不再是当初鲜衣怒马的少年了。

    所谓的庆功宴就定在两日后,这两日沈妙言待在房中哪儿也没去,看上去一派乖巧听话。

    然而君天澜与她认识了七年半,又哪里参不透她心里的算盘。

    只是参透是一回事,不说破又是另一回事,

    说到底,也不过是流连忘返于这难得的温暖。

    庆功宴这日,沧州城落了秋雨。

    沈妙言身着素衣坐在窗台上,雨丝风片从窗棂吹进来,沾湿了她的一缕乌黑鬓发。

    她安静地注视着窗外的丛丛菊花,碗口大的墨菊在斜雨纷飞中显得零落苍凉,哪里还有晴日里雍容华贵的姿态。

    然而纵便如此……

    她伸出手,缓慢地掐下一朵于掌中把玩,纵便如此,“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的高洁品性,也不曾有半分改变。

    不点而朱的樱唇噙起笑意,她抬手把墨菊簪于鬓角。

    素问带着几名侍女进来给她打扮时,就看见少女素衣墨发,鬓角簪着一朵碗口大的墨菊,坐在窗台上看雨的姿势慵懒而艳绝,宛如泼墨仕女图,令人惊艳。

    她定了定心神,上前行了个礼:“郡主,再过半个时辰,夜宴就要开始了,奴婢伺候您梳洗打扮?”

    “好。”沈妙言跳下窗台,笑吟吟走向屏风后。

    因为她还要服丧,所以素问为她准备的是一套素白衣裙,只在袖口和领口上用银线绣了些如意纹。

    发饰也非常简单,只有两枚素银雏菊。

    然而即便素雅至此,也遮掩不了她倾国倾城的姿容。

    饶是素问每日看她,此时也免不了惊艳了一把,继而又有些惋惜,“郡主生得这样好,若是能穿石榴色的裙子,定然要惊艳整座沧州城。”

    沈妙言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带着她离开寝屋,往举办夜宴的厅堂而去。

    穿过蜿蜒的抄手游廊,快要到大花厅时,素问看见前面扶栏处正站着几个谈笑风生的小姐。

    她轻声道:“郡主,这是沧州城几位守城将领家的千金。”

    “喔。”沈妙言应了声,不曾对那些小姐打招呼,径直从她们身边穿行而过。

    “喂,你是谁啊?看见我们也不知道行礼的?!可知道规矩二字如何写?”

    那些小姐见她穿得素雅,身上又没什么首饰,可容貌却是一等一的好,心中不觉多了几分妒意。

    沈妙言连头都没回,径直往前走。

    那几位小姐气不打一处来,其中为首的一位立即冲上前拉住她,“喂,我们在跟你说话,你听不见?!你这女人打哪儿来的,生得妖妖媚媚,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告诉你,我爹可是沧州城的李大将军,你惹恼了本小姐,本小姐要你好看!”

    说话的女子生得虎背熊腰,紧紧抓着沈妙言的肩膀,看上去很是凶神恶煞。

    沈妙言的目光落在她的手上,微微侧过身子,不动声色地握住她的手腕,“在本郡主面前自称本小姐,李姑娘好大的脸面。”

    话音落地,细微的骨骼碎裂声响起,那名李姑娘陡然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抱着手腕在地上直打滚:“杀人啦杀人啦!这臭女人杀人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