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73章 疼吗?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沧州城,临安王府。

    深秋之夜,月华正浓。

    沈妙言无力地跪倒在地,脚步声从角落响起,一双黑底金云纹皂靴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

    她仰头望去,身着黑色锦袍的高大男人,面容冷峻而精致,正静静凝视她。

    只是,却有一道素白纱布,从他的发丝中斜穿而过,将他的左眼牢牢缠住。

    琥珀色双眸有些微迷茫:“君天澜……”

    男人俯视着她,白霜一般的月光透过窗棂洒落在地,落在她的发顶,仿佛把青丝染成了白发。

    他沉默着把她抱起来,轻轻把她放到拔步床上,又扯过锦被给她盖上。

    做完这一切,他正要离去,却觉袖角处被人拉住。

    他低头,只见一只纤细玉白的小手,正紧紧攥着他的袖子。

    他回头,床榻上的少女双眸泛出泪光,“表哥他……不在了……”

    屋中燃着两盏灯笼,朦胧的光影中,男人用仅剩的右眼凝视着她,看见一滴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淌落。

    他抬手按住那滴泪,心头却无端涌出一股烦躁。

    然而他还是耐着心在床榻边坐了,声音低沉:“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沈妙言坐起来,眼泪一颗颗顺着雪腮滑落,原想抱一抱他,问他寻一些温暖,可一想起她的身份是镇南王妃,便又止住了这个念头。

    她低头,抽噎道:“我打算给表哥和魏灵玄建一个衣冠冢。我看见他们死前最后一刻的拥吻,表哥他,大约是喜欢魏灵玄的,只是他自己并没有发现。”

    “嗯。”

    沈妙言抬起头,见他态度淡淡,便觉两人之间仿佛出现了一道鸿沟。

    她望着君天澜起身离开的背影,虽困惑不解,却还是无奈地笑了下,大约对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也很厌烦了吧?

    而君天澜离开寝屋后,靠在雕花木门上,疲惫地阖上了眼睛。

    在妙妙昏睡的两天两夜里,他收到了大梁那边的消息,魏成阳一家三口被杀,魏惊鸿已经登基为帝。

    这样的消息,他要如何告知她?

    如何……

    能够启齿?

    说到底,都怨他没用。

    红衣少年端着药,出现在回廊一端。

    君天澜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连澈面无表情地推门而入,顺势用脚跟勾上门。

    沈妙言看见他时愣了愣,“连澈?你怎么在这里?”

    “姐姐虽让我离开,可行至一半,到底放心不下姐姐,所以特地跑回来了。”连澈声音淡淡,走到床边坐了,舀起一勺药吹了吹,送到她唇边,“这是素问煎的药,对姐姐的伤口恢复有好处。”

    “多谢。”沈妙言说着,喝了那勺药。

    “镇南王不在了,姐姐以后,可要改嫁?”连澈又舀起一勺药,漫不经心地问道。

    沈妙言笑得苍白,“你这是什么话?表哥尸骨未寒,我哪里能想这种事?”

    连澈低笑,“姐姐果然薄情冷心。君天澜为了救你,连左眼都没了,姐姐却如此无动于衷……唉,想来此生,我更是无望娶姐姐了。”

    “你说,什么?”沈妙言瞳孔骤缩。

    “咦,姐姐不知道吗?”连澈好奇的挑眉。

    沈妙言呼吸紊乱,她看见君天澜脸上的绷带,只是以为他眼睛受了点伤,可她并不知道,他居然失去了左眼!

    巨大的惶然把她整个人包覆,她推开连澈的手,赤脚奔下床,踉踉跄跄地往房外奔去。

    只是到底伤口未愈,刚跑出几步,就狼狈地跌倒在。

    连澈用白瓷勺慢条斯理地搅着药碗,“姐姐莫要急着出去,我还有件大事,没跟姐姐说。”

    沈妙言呼吸艰难,扶着旁边的圆桌,努力地试图站起来。

    如今还有什么事,比他的眼睛更重要?

    连澈望着她再度狼狈地跌倒在地,轻笑道:“姐姐,魏成阳没了,小乔氏没了,你可爱的小侄子也没了。魏惊鸿造反,带领十万禁军围资宫,如今已然登基为帝了。”

    趴在地上的沈妙言,半晌没有动静。

    那张小脸隐在乌黑的发丝后,令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听说魏成阳是为了保护妻儿,带领十名亲兵对战数百名敌军。那十名亲兵全部战死,他独自守在临武殿外,即便被万箭穿心,也仍然屹立不动。”连澈语带叹息,“而小乔氏和小太子,则是被沈青青出卖,一个中毒七窍流血而亡,一个被大火活活烧死。小太子冰雪聪明,若能长大,想来也是大魏之福,可惜啊,可惜。”

    秋夜寂静。

    连澈歪靠在拔步床上,默默注视着趴在地上的姑娘,他听见“啪嗒”、“啪嗒”的声音响起,约莫是泪水落地的声音。

    沈妙言紧闭双眼,可泪水根本止不住,顺着下颌滴落在地,把地毯也渐渐晕染成了深色。

    浓黑的发丝湿透了,紧贴着白腻的面颊,她看起来憔悴悲伤至极。

    长夜漫漫,直到笼中烛火燃尽,连澈才把药碗放到床头,起身走过去将她打横抱起,把她放回拔步床上。

    沈妙言最初压抑的哭声,渐渐化为嚎啕大哭,她紧紧抱住连澈,不停地哭问为什么。

    上苍何其薄幸,做恶之人流连人世,可好人却无端入了地狱……

    凭什么?

    凭什么?!

    连澈瞳眸深邃不见底,大掌轻轻按在她的腰肢上,埋首于她的颈间,贪婪地嗅闻着她的体香。

    而沈妙言哭得筋疲力竭,在东方渐起鱼肚白时,才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连澈把她放在床榻上,给她掖好被角,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白净面庞上的神色郑重了几分:“姐姐,无论前路是怎样的艰难,我都不会舍你而去。”

    沈妙言这一觉睡到日暮,方才醒来。

    她睁开哭成核桃的红肿双眼,望着素白的帐幔顶发呆。

    君天澜推门而入,见她醒了,于是上前拿起衣架上挂着的衣裳,走到床边把她扶起来,想给她穿衣裳。

    沈妙言整个人浑浑噩噩,由着他为她穿好外裳,视线在触及到他脸上的绷带时,才清明了些许。

    她抬手抚上绷带,却被男人避开。

    琥珀色瞳眸中闪过在意,她轻声道:“疼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