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71章 生不能白头,惟愿死共一穴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呵。”

    无寂发出一声冷笑,整个人陡然消失在原地。

    半空中的君天澜面无表情,回转身就是一刀。

    “好小子!”无寂叹息一声,再度凭空消失。

    而君天澜如影随形,竟分毫没再落于下风!

    两人在半空中交手上百招,原本整洁干净的无寂,周身也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那污血染上他那张阴柔俊俏的面容,细长的双目深不见底,越发显得他幽暗恐怖。

    刀光剑影中,无寂的手里剑深深捅进君天澜腹部。

    君天澜咯出大口血,握着长刀的手被无寂擒住,不过眨眼,就被对方从半空中重重踢落!

    君天澜却狞笑了下,左手猛地拔出插在他左眼中的手里剑,骤然刺向无寂心脏。

    这一招快得令人猝不及防,无寂瞳眸倏然放大,低头望向插在自己心口处的手里剑,下一瞬,两人同时砸落在地,生生把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

    君天澜浑身是血,从土坑中缓慢地爬出来,终是体力不支地摔倒在地,仰望漆黑的上空,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又望向沈妙言等人离开的方向,他拖延了这么长时间,小丫头应该已经活着离开了吧?

    悬着的心渐渐放下,他渐渐失去了意识。

    而土坑中的无寂一动不动,没了丝毫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夜凉带着十几名暗卫寻了过来,在看见君天澜时,双眸一亮,急忙上前把他背起来,“主子失血过多,快离开这里去找大夫!”

    十几人风一般消失在原地。

    半刻钟后,原本应已死去的无寂,缓缓睁开了双眼。

    沈妙言这边,魏长歌带着人马一路飞快朝前疾驰,可再快的宝马,终究跑不过那令人恐怖的自然力量。

    落在后面的暗卫连人带马被岩浆吞噬,魏长歌神色冷静严肃,目光落在前方,见周遭岩壁上凿有不少洞口,冷声命令道:“弃马!”

    说话的功夫,马儿已经跑到前方。

    众人毫不犹豫一跃而上,堪堪落在凿出来的洞口时,那岩浆已经把十几匹骏马吞噬。

    众人惊魂甫定,尚未来得及喘气,魏长歌、沈妙言、魏灵玄三人所站的地面,就陡然塌陷了!

    魏灵玄眼疾手快,一手攀住块凸出的岩石,一手紧紧握住魏长歌的手腕。

    魏长歌吊在半空中,另一手紧紧拉着沈妙言。

    而沈妙言脚下岩浆翻滚,落下去便是万劫不复。

    魏灵玄手臂吃痛,她并非大魏皇族血统,力气不大,拉魏长歌一人已是吃力,又哪里拉得住两个人!

    明媚美艳的面庞,此时看起来灰头土脸,她低头望向魏长歌,美眸通红:“哥哥……”

    魏长歌所站的地方根本无法发力,他低头望着沈妙言,桃花眼中全是浓浓不舍与温柔,“天诀……”

    沈妙言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立即高喊出声:“不要——”

    “要”字尚未说完,魏长歌猛地一蹬岩壁,拼尽力气把沈妙言抛上去,自己则朝着炙.热翻滚的岩浆坠落!

    沈妙言的泪水瞬间溢出眼眶,无力地朝他伸出手,大吼出声:“表哥!”

    鲜衣怒马的男人,桃花眼好看地弯了起来,醇厚的声音,带着极致的温柔,“我说过,此生,必以命相护……”

    沈妙言呆呆望着他,过往的一幕幕,逐渐浮上眼前:

    ——姑奶奶放心,我这人没什么别的好处,唯有守诺。妹妹既嫁了我,我必把她捧在手心珍爱,若有任何危险,必以命相护!

    ——我答应你,此生,对她,必以命相护!

    ——她的过去我不曾参与,可她的未来,我势必参与到底!

    一语成谶吗?

    沈妙言趴在岩壁边缘,眼泪一颗颗砸落在地。

    有些事情,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注定好了?

    正在此时,下面陡然响起一声“哥哥”!

    她紧忙望过去,只见魏灵玄竟然松开握着岩石的手,不顾一切地跳下岩浆,在半空中紧紧抱住魏长歌的腰。

    那晶莹的眼泪在流出来的瞬间,就被岩浆的热气所蒸发,她笑着吻住魏长歌的唇,“生不能白头,惟愿与哥哥死共一穴……”

    魏长歌的桃花眼惊愕地放大,仿佛是想起了过往的什么事情,突然不顾一切地扣住魏灵玄的后脑,与她辗转亲吻在一起。

    两人拥吻着,双双坠进翻滚的岩浆中。

    滚热的火焰,吞噬了他们所有的过往和故事。

    不知过了多久,岩浆裂缝终于不在扩大。

    看不见的神奇自然力量推动着整座庞大的地下岩洞,那些裂缝重又缓缓合上。

    沈妙言盯着完好如初的地面,泪水无声地潸然而落。

    她掠到地面,使劲捶打着那坚硬的土地,发疯般嘶吼出声:“你还我表哥!你还我表哥!呜呜呜……你把我的表哥还给我!!”

    然而再如何声嘶力竭,魏长歌已是永眠地底。

    夜寒背着夜凛,其余暗卫一同掠到她身边,沉默地望着她,不知如何安慰。

    沈妙言蓬头垢面,哭得趴倒在地,十指深深抠进地底,血液从指尖渗出却浑然不觉,悲哀的模样,令人动容。

    夜寒把夜凛交给一名暗卫,自己上前抓起沈妙言,不顾她的抓挠反抗,手刀劈到她的侧颈上,把她劈晕后背起,沉声道:“这里还不知藏着什么机关,咱们必须赶紧离开!”

    众人应是,一同朝着来时的道路飞快掠去。

    沈妙言醒来时,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

    身体疼得厉害,周身都裹着绷带,伤口大约已是处理过了。

    她偏过头,透过窗棂,看见夜幕之上一轮圆月,衬得这秋夜格外孤独寂寥。

    “月缺尚有月圆之日,可表哥不在了,莫非还能再生还吗?”

    她喃喃自语,撑着床榻艰难地坐起来,不知是想去哪里,踉踉跄跄地迈出几步,却因为体力不支而跪倒在地。

    脚步声从角落响起,一双黑底金云纹皂靴停在她面前。

    她仰头望去,身着黑色锦袍的高大男人,面容冷峻而精致,正静静凝视她。

    只是,却有一道素白纱布,从他的发丝中斜穿而过,将他的左眼牢牢缠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