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70章 此生遇你,无憾矣!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夜凛!”

    沈妙言惊叫一声,撑着身子去扶他,却见他肌肤上泛出诡异的青灰色。

    夜凛顺着她的视线看见自己皮肤的颜色,顿时大骇,急忙把她推开:“郡主,不要碰我!”

    魏灵玄蹲在地上,给穆铭检查了下,淡淡道:“尸毒。”

    “尸毒?”沈妙言瞳眸微动,想起刚刚他们和那些四人军团交手时,夜凛身上的确溅到了那些死人的血液,“有解药吗?”

    魏灵玄拨了拨穆铭的衣裳,“有倒是有,只是这玩意儿少见得很,谁没事儿揣一包尸毒解药在身上?又不是去盗墓!”

    沈妙言望着夜凛,那诡异的青灰色已经逐渐遍布到他的周身,而他躺在地上,紧闭双眼,已经无法动弹。

    她咬牙,冷汗从精致的下颌滴落在地,沉声道:“那怎么办?”

    “怎么办,等死呗!”魏灵玄起身就往外走,“我是不奉陪了,这鬼地方我再也不想待下去!”

    沈妙言望了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穆铭,即便再如何厌恶他,此时却仍然忍不住为他出言:“魏灵玄,你还有没有良心?!他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

    魏灵玄顿住步子,回眸一笑,“这世上除了哥哥,我谁也不在乎。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她说罢,正要继续往前走,却觉脚踝处一痛。

    她低头,一只青灰色的大掌正紧紧握住她的脚踝!

    原本被推下岩浆的死人士兵,居然没掉下去,而是顺着岩壁爬了上来!

    魏灵玄尖叫一声,下一瞬,她整个人被那名士兵拽着往岩浆跌落!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残影掠过,原本无法动弹的穆铭竟然拼尽力气冲了过来,抱住魏灵玄,把她往旁边一推,自己代替她被那个死人士兵拖下岩浆!

    快要跌下去的刹那,他捧着魏灵玄的脸,轻轻啄了口她的唇瓣,素日里吊儿郎当的吊梢眼深情毕露,声音深沉:“此生遇你,无憾矣!”

    即便被她当做一条狗对待,即便痴心换来的只是辜负……

    可他仍然喜欢她。

    即便她被人诟病阴毒狠辣,即便她心中满满装着的只是魏长歌……

    可他就是喜欢她。

    他大笑着松开手,整个人往后跌落,漆黑的瞳孔中,满满都是魏灵玄。

    魏灵玄奔到巨大的岩浆裂缝旁,呆呆望着他落进那翻滚的岩浆里,再没了动静。

    她跌坐在地,眼中惶然。

    沈妙言已经不想再管她,亲自背起夜凛,“咱们走!”

    然而尚未迈出步子,四面八方响起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竟然又有一波死人军团涌了出来!

    沈妙言握紧长弯刀,琥珀色瞳眸森寒毕露。

    就在这时,马蹄声陡然响起!

    众人急忙望过去,只见十几骑装备精良的暗卫骑马而来,为首的男人手持沉黑长弯刀,桃花眼眯起,英俊的面庞上遍布杀气。

    “表哥?”沈妙言惊喜地唤了声。

    魏长歌纵马而来,长弯刀挑起篝火,火焰所过之处,烧死了大片死人军团。

    “哥哥……”

    魏灵玄呆呆望着他,却见他朝沈妙言伸出手,“上来。”

    而沈妙言望着他带来的暗卫把筋疲力竭的夜凛等人托上马,这才跨上魏长歌的马。

    “哥哥!”

    魏灵玄跑到他面前,伸开手臂拦住他的马,美眸中泪光盈盈。

    魏长歌沉默了下,终是朝她伸出手:“上来。”

    魏灵玄艳丽的小脸上扬起一抹笑,“哥哥果然还是最疼我的。”

    说着,刚把自己的手放到他的掌心,陡然一阵地动山摇,竟有无数巨大的石球滚了出来,径直朝众人碾压而来!

    魏长歌神色一变,顺势便魏灵玄拉上马,一勒缰绳,朝对面岩浆缝隙疾驰飞跃而去。

    沈妙言一颗心高高提起,幸得那马儿是好马,三丈宽的岩浆裂缝,竟直接一跃而过!

    魏长歌带着人往长生殿外急冲,整座高大巍峨的宫殿在他们背后坍塌。

    然而这地底却有东西,比他们逃跑的速度更快!

    沈妙言惊惧地望着地面迅速蜿蜒裂开的缝隙,滚滚热浪溢出,整个地底皆被染成火红的岩浆世界!

    而那裂缝紧追着众人而来,仿佛要把所有人都吞噬进岩浆之中!

    另一边,长生殿后。

    君天澜拄着长刀单膝跪地,低垂着头,鲜血从弧线冷峻的下颌滴落,逐渐在地面汇聚成流。

    满头青丝无风自舞,他浑身都是触目惊心的伤口,整个人仿佛是从血海中捞出来的一般。

    而对面负手而立的无寂,却是一派云淡风轻,除了黑色道袍上破了几个口子,周身竟是分毫伤口都没有。

    他居高临下地盯着君天澜:“你的所有功夫,都是我所教。你的一招一式,我都了若指掌,我甚至知道你下一招会是什么。这样的你,拿什么与我斗?”

    君天澜缓缓抬起头,左眼眶中,赫然插着一把手里剑!

    血液从眼眶中汨汨淌出,顺着英俊的面颊蜿蜒而落。

    他紧绷的唇线,却慢慢舒展开,“师父。”

    “嗯?”

    “你到底,是什么人?”

    无寂的宽袍大袖在风中翻卷飞扬,他冷漠地盯着君天澜,“是就算你君临天下,也高不可及的人。”

    君天澜低低笑了几声:“高不可及?”

    “怎么?”

    “你活了很久很久吧?”

    “不错。”

    君天澜吐出一口浊气,抬袖擦了擦脸上的污血,艰难地站起身来,“小时候,我在山中被人追捕,是你救下我,教我功夫与谋略,教我兵法与御敌之术。那个时候的师父,如同一轮暖阳。而现在的师父,是冬日的寒冰。”

    “你到底想说什么?”

    君天澜活动了下酸涩肿胀的右臂,抬起长刀横亘于眼前,右眼中倒映出无寂阴柔俊俏的面庞:“我用左眼,还了你的师恩。如今的你,已非我师父。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哦?”无寂脸上浮现出一点兴味,“刚刚的一切,都是你在退让演戏吗?”

    话音落地,只见君天澜身形较之刚刚又快上数倍,长刀在半空中划出巨大的锋利月弧,以光速袭向无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