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60章 丹药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她挑眉望向门口,外面传来侍女毫无感情的声音:“郡主从踏进挽知阁起,就是王爷的人了。王爷素喜金屋藏娇,在王爷玩.腻郡主前,郡主都不可能再踏出这屋子半步。”

    她不以为意地在大椅上坐了,随手斟了杯茶,一边喝着,目光一边落在她那涂着朱色丹蔻的指甲上。

    素问花费这么多天研制出的毒药果然厉害,还能压薄了覆在指甲盖上,看起来与普通丹蔻毫无差别。

    她的唇角勾起一点邪肆的轻笑,慢条斯理地品着茶,只等夜晚到来。

    此时临安王府中,连澈虽然不情愿,却还是按照她的吩咐,带素问与韩叙之离开。

    魏灵玄本不欲放人,然而有君天澜施压,三个人走的倒是挺容易的。

    听松阁中,君天澜独自坐在窗边,双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桌上的一颗碗口大的珠子。

    这珠子颜色与沈妙言发簪上那颗珠子的颜色完全一样,称之为“子母珠”,只要子珠被捏碎,这颗大珠子就会发出盈盈浅光。

    这子母珠原是白清觉送给念念的满月礼,只要念念佩戴着子珠,就不怕遇见危险了。

    谁知,却被君天澜拿来给了沈妙言。

    滴漏里的时间一点点过去,黄昏,终于笼罩了整座沧州城。

    挽知阁内,沈妙言所在的金屋子被侍女打开,几名年长的侍女伺候她沐浴更衣过,又把她打扮得极为明艳动人,这才退下。

    没过一会儿,魏元基便踏了进来。

    雕花金门在他背后重重合上,他负手望着坐在桌前的大美人,眼中闪烁着饥.渴的光芒,含笑靠近她,“世人都道你魏天诀是明珠归来,与魏长歌天赐良缘,金童玉女,极为般配。可如今,你却自愿成了本王的掌中.玩.物。若是天下人知晓,不知会如何评说你?”

    沈妙言唇角轻勾,眼波流转间媚态天成,“我被凤兮郡主劫来南境,将来生死未为可知。还不如赶紧抱住临安王的大腿,也好享受些富贵。”

    “你倒是个聪明人。”魏元基大笑出声,“十年前,本王在鬼市也曾遇到过一个大美人,本欲带她来南境享福,谁知那美人张口闭口就是别的男人,本王气不过,只得当场强了她。啧,那销魂的滋味儿,本王至今不能忘却。”

    沈妙言拢在袖中的手微微收紧,眼前浮现出姬如雪眉眼弯弯的面庞,心中对魏元基的厌恶与憎恨又多了一笔。

    可她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惆怅道:“我虽愿意侍奉王爷,然而如今的身份却还是镇南王妃。王爷若果真爱惜我,不如等我与王爷和离之后,再与我行那鱼水之欢。”

    魏元基双眸眯起,开什么玩笑,到嘴的肥肉,难道还要等上好一段时间才能吃?!

    他寻思着是否需要用强,可是沈妙言在灯火下泫然欲泣的模样实在太美,他所有珍藏起来的美人加起来,也不及她容色的一半。

    这么想着,不觉对她多看重了几分,也多了些难得的耐心,笑道:“那美人儿便赶紧写和离书吧,本王自会让人送去大梁城,叫魏长歌签字按印。”

    沈妙言笑着道了声好,魏元基立即让人取来笔墨纸砚。

    沈妙言提笔,心中道了声“事出突然,惭愧”,便提笔写下了和离书,暗道希望表哥明白她是在用这种法子拖延时间。

    魏元基仔细看过这封和离书,见上面并无不妥,于是让侍卫连夜送去大梁城,赶紧让魏长歌签字了再送回来。

    待闲杂人等都离开金屋子后,他搓了搓手靠近沈妙言,垂涎道:“今夜……”

    “王爷刚刚答应过我的话,莫非都忘记了吗?”沈妙言佯怒。

    “自然没有。”魏元基干笑了声,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立即有侍女捧着锦盒与水盏进来,伺候他用丹。

    沈妙言起身,从侍女手中接过锦盒,笑道:“既然以后我要伺候王爷,不如先从伺候王爷服食丹药开始?”

    魏元基透过浑浊老眼打量了她一下,见她笑容纯净不似作假,暗道自己虽然年迈可魅力却不减当年呐,于是喜上眉梢,朗声道:“那你来吧。”

    沈妙言先喂他喝了一口水,又拈起朱红丹药送到他面前。

    背后的侍女立即出声道:“郡主,王爷服食丹药有个规矩,必须伺候的人先服食一半已验证无毒。”

    这还真是惜命如金,幸好她没有急着给他下毒,沈妙言心中腹诽,垂眸轻笑,软声道:“我倒是不知还有这个规矩。”

    立即有侍女上前,用精致讲究的小匕首把丹药一分为二,呈上其中一半给沈妙言:“郡主请。”

    沈妙言盯着那丹丸看了片刻,暗道只服食一点儿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大大方方地吞食了下去。

    丹药入口清凉,她吃了之后,只觉浑身仿佛轻了些许,一股莫名的快乐自心底升起,叫人还想再吃一颗。

    她克制住这种心思,服侍魏元基用过丹药,乖巧的模样,令魏元基怜爱不已,想着法儿地想占她便宜,却被她四两拨千斤地拨了回去。

    魏元基终于恋恋不舍地走了之后,她在圆桌旁坐了,托腮凝思,暗道虽然躲过了今晚,可是按照魏元基的急色程度,恐怕她躲不过第三晚。

    琥珀色瞳眸暗芒毕露,这也就是说,她动手的时间,只剩下两日。

    而听松阁中,君天澜不眠不休地守着那颗大珠子整整一晚,见珠子并未亮起,虽稍稍松了口气,可到底不敢大意,唤来夜寒,让他一刻也不许离开地守着珠子,自个儿去榻上稍稍眯一觉。

    正是清晨。

    沈妙言还在睡觉,金屋子被人打开,她立即从睡梦中坐起,只见魏元基正带着几名侍女进来。

    她定了定心神,好在昨晚睡觉时并未更衣,因此直接掀开被子下床,朝魏元基行了一礼,“给王爷请安。”

    魏元基抬手示意免礼,在桌边坐了,闪着精光的眼睛扫过她,笑道:“昨晚美人儿服侍本王食丹药,服侍得极好。所以本王决定,今后的丹药都交由美人儿来。”

    沈妙言瞟了眼那只锦盒,这就意味着,她也要跟着吃丹药?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