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58章 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这是……神女?!”

    魏元基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时,那抹红色身影仍旧还在。

    君天澜已经抬步走了过去。

    魏元基紧忙跟上,越是靠近那美人,便越觉惊艳。

    踏上拱桥后,沈妙言盈盈转向两人,双眸若水,受惊般屈膝行礼,软声道:“见过大周皇帝、见过临安王。”

    声若出谷黄鹂。

    君天澜负手望着她,凤眸一片复杂。

    魏元基被那声“临安王”唤得心都化了,见君天澜不曾让她起来,于是连忙道:“快快快,快起来!瞧这可怜见儿的,怪叫人心疼的!”

    沈妙言唇角抿着笑意,缓缓站起身,漂亮纯净的琥珀色双眸只注视着魏元基,“王爷花园里的景致真好。”

    魏元基抚须大笑,老眼中的垂涎之色毫不遮掩:“美人儿喜欢就好!听玄儿说,你住在凝霜阁?不若本王叫花匠把那凝霜阁周围也布置成这般,如何?”

    沈妙言垂眸,掩饰住眼底的恶心,娇笑道:“再如何布置,也不可能一模一样。听闻贵府中的挽知阁甚是不错,我倒想去那里住……”

    挽知阁就在魏元基所居住的长生殿旁边,乃是他金屋藏娇的场所。

    “好啊!”魏元基眼中的惊喜挡也挡不住,搓着手上前,想揽住她的双肩,一亲芳泽。

    沈妙言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保持着垂眸的姿态,“王爷真好……我想明天一早就搬过去,可好?”

    “那是再好不过的!”魏元基点头,连忙笑道,“本王这便着人好好布置,美人儿明早只管过来就是!”

    他说完,察觉到君天澜身上散发出的寒意,这才想起面前的大美人,似乎与这位大周皇帝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沈妙言注意到他眼神的变化,于是仰头望向君天澜,唇角含着浅笑,“大周皇帝,你曾说过咱们男婚女嫁各不相干,不知那话是否还算数?”

    魏元基也望向君天澜,若这个男人还在意魏天诀,那么他可能暂时是碰不得她了……

    君天澜盯着沈妙言,薄唇抿成了冷硬的弧度。

    良久后,他才强按捺下心底勃发的怒意与嫉妒,配合着她,淡淡道:“始终算数。”

    与他不熟悉的人听他说话的语气,只当与平时无异,可沈妙言与他相处了七年,自然能听出他声音里的咬牙切齿。

    她不在意地笑了笑,“多谢周皇。”

    一语双关。

    魏元基也放了心,见天色暗了下来,便让君天澜先送沈妙言回凝霜阁,他自己颠儿颠儿地去找人布置挽知阁。

    君天澜与沈妙言一前一后穿过花园,途径一处假山时,君天澜忽然转身,揽住她的腰肢把她掳到假山里。

    这假山怪石嶙峋,藏身其中,从外面根本看不到。

    而假山中空间狭隘,两人几乎是相贴着站在里面。

    君天澜掐住她的下颌,认真地俯视她的双眸,声音低沉如水:“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不要以身犯险,好不好?”

    沈妙言仰望着他,精致的朱唇噙起浅笑,“周皇之前提出的条件太过苛刻,我承受不起。我宁愿,以身犯险。”

    君天澜见她态度决绝,也不再劝阻,只从袖袋里取出一根素银白玉兰发簪,轻轻插到她的发髻上。

    沈妙言皱眉,抬手便取下来还给他:“我不要。”

    “拿着,这是个好东西。”君天澜摸了摸她的小脸,“若遇到危险,就捏碎上面的珠子,我自会去救你。”

    沈妙言闻言,望向那只发簪,只见素银雕成了形状完美的花瓣,围拢着一颗洁白的东珠,乍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听他这么说,似乎珠子里还藏有玄机?

    君天澜深深凝着她,忽然低头,蜻蜓点水般啄了口她的唇瓣。

    沈妙言眉头皱得更深,仰头盯着他,琥珀色瞳眸中清晰可见不悦之色。

    男人带着薄茧的修长手指顿在她染着绯色的眼角,暗红色凤眸中盛满了不舍,“一定,一定要小心……”

    沈妙言把他脸上的担忧尽收眼底,原还想着呛他几句,可对上那双深邃的暗红色凤眸,竟说不出半个字儿来。

    良久后,她把素银发簪插进发髻,道了声“多谢”,转身离开了假山。

    君天澜目送她远去,秋风把她的裙角吹得高高扬起,露出纤细白嫩的脚踝,看起来那么纤弱,宛如随时会消失在视线中。

    他凤眸中全然都是不舍,垂在腿侧的双手已无法自已地攥紧。

    直到沈妙言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中,他才淡淡道:“夜凛。”

    “主子!”

    夜凛鬼魅般出现在假山中,朝他单膝跪地。

    “飞鸽传书,命夜凉带兵过来。”他冷冷吩咐。

    夜凛有些吃惊,“主子要对魏国出兵?恐怕不妥吧?”

    “并非是对魏国。”君天澜缓缓转动指间的墨玉扳指,“只是魏元基。”

    夜凛大惊失色:“可是,可是南境易守难攻,更何况魏元基手中握兵百万,夜凉虽然带着两万人马屯守在响水湾外,但毕竟只有两万,哪里是百万大军的对手?!”

    “她要以身犯险,朕势必奉陪。地狱黄泉,刀山火海,她要去的地方,朕定当如影随形。”

    男人铿锵有力的声音回响在假山中,英俊的面庞透出坚韧不拔,令人动容。

    夜凛无话可说,胸腔里也燃起了熊熊斗志,于是拱手道:“卑职,遵旨!”

    翌日,天明。

    沈妙言起床梳洗打扮过,早有挽知阁的侍女过来为她收拾东西,其中一名为首的侍女朝她屈膝,笑吟吟道:“凤仪郡主,挽知阁已经收拾妥当,请郡主前去入住。”

    沈妙言坐在梳妆台前,慢条斯理地为自己戴上两枚墨色的蛇形玉珥。

    那侍女从菱花青铜镜中望着她,但见她肌肤雪白,垂在脖颈间的墨色玉珥,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曳,越发衬得那肌肤欺霜赛雪。

    而玉珥偏是蛇的造型,使她看起来多了几分妖媚,再加上周身那淡淡的慑人气魄,竟莫名令人心生畏惧。

    沈妙言抿了朱红口脂,淡淡道:“你们在凝霜阁外等我,我要去跟弟弟说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