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57章 我的小丫头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不好。”君天澜冷声,“魏元基惜命如金,身边不知潜伏了多少高手。那狼崽子今日能全身而退,是他走运。若换做其他人,绝对活不过半刻。”

    沈妙言推了他一把,“那你说怎么才能杀了他?!”

    只有魏元基死了,南境才会大乱,皇兄才能有机会一统南境。

    君天澜薄唇微翘,凤眸中都是冷讽:“朕与魏元基又不曾有仇,为何要杀他?”

    沈妙言倒是无言以对了。

    也是,她如今与君天澜并没什么关系,又怎能指望他帮自己……

    君天澜把她小脸上的惆怅纳入眼底,抬手抚了抚她的长发,低声道:“你若肯答应朕一个条件,朕倒是愿意相助魏成阳,拿下南境。”

    “什么?”

    君天澜凑到她耳畔,把她洁白的耳垂轻轻.含.入口中,“与魏长歌和离,重新做朕的皇后。”

    “妙妙,念念还在镐京等你。”

    他垂眸,带着薄茧的大掌轻抚过那孕育生命的地方,“如今大周强盛,朕可以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咱们一家四口住在一起,难道不好吗?”

    沈妙言有些出神。

    若是放在过去,自是再好不过。

    可如今……

    她轻轻抚开他的手,仰头看他,“我此生负过很多人,已不愿再辜负更多。或许回到镐京是很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享尽天下间的荣华富贵……可那样,我的心会不快乐。如你过去一心要守护你的亲人,如今,君天澜,我也要守护我的亲人了。你帮我,是情分。你不帮我,我也不会勉强。”

    她说着,站起身,平静地朝门外走去。

    有时候,明知道前方等着自己的或许是万丈深渊,而转身回头就是鲜花着锦的光鲜,可她偏偏不能回首。

    再艰难的深渊,她也得跳。

    除却爱情,还有责任。

    身为大魏皇族、守护大魏国土的责任。

    君天澜目送她离开,英俊的面庞宛如凝结了霜雪,看起来颇为摄人。

    “沈嘉,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朕明明,应该遗憾才对。”

    “可为什么,在你做出这样的选择后,会更加喜欢你?”

    “喜欢努力认真的你,喜欢充满斗志的你。”

    “这样的你,才是我的小丫头啊……”

    沈妙言回到凝霜阁,却见楼阁外,夜寒拼命和素问解释什么,素问扬手给了他一巴掌,他不依不饶地缠上去,涨红了脸仍旧努力地解释。

    呃……

    她呆了呆,要不要回避?

    那厢争执的两人看见她,急忙道:“郡主!”

    沈妙言只得走过去,“好好的,你们在吵什么?”

    素问低头,“他非要我跟他回镐京,还说郡主也会跟着皇上回去……”

    “喔,”沈妙言点点头,“我可能不会回去,不过素问,你若是要跟他走,我不会拦你的,本来你们就该是一对儿。”

    素问闻说此言,眼圈却红了红,“谁跟他是一对儿!他,他养了女人在外面,以为我不知道!负心如此,又怎敢指望我与他回去?!”

    沈妙言恍然,原来当初素问来大梁投奔她,其中还有这么个缘故在里面!

    她转向夜寒,训道:“夜寒,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家素问哪里不好,你要养别的女人?!再说,你既已有了女人,就不该再如此纠缠素问。你不媳她,还有别人媳她呢!素问,咱们进去,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夜寒紧追不舍,“郡主,敏儿根本不是我养的女人!她是我妹妹,是从老家投奔我的表妹!”

    “不听不听!”

    夜寒追着两人进了凝霜阁,此时连澈正昏迷不醒地躺在房中,小脸苍白得毫无血色。

    沈妙言又是心疼又是无奈,打发了素问和夜寒两个出门去争执,自个儿在榻边坐了,拿帕子帮他擦脸。

    过了会儿,连澈悠悠转醒,看见沈妙言时,桃花眼中流露出一抹深邃的暗芒,扯起唇角轻笑,“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心思很龌龊?”

    沈妙言捧着热茶暖手,淡淡道:“别再有下次。”

    连澈从她身上收回视线,静静凝视帐幔顶部,“小时候在鬼市,我因为生得瘦弱,所以大家都欺负我,指使我做这做那,把我当成狗一样使唤。尽管后来有大哥护着我,可在大哥看不见的地方,那些人仍旧没有停止对我的欺凌。所以对我而言,世上最好的两个人,一个是大哥,一个是姐姐。”

    沈妙言垂眸注视茶汤,并不言语。

    “那么多人喜欢姐姐,可姐姐此生,大约只能爱一个君天澜吧?不过并没有关系,对我而言,哪怕只能以弟弟的身份守护在姐姐身边,我也甘之如饴……”

    连澈声音渐渐小了,缓缓阖上眼,再度陷入晕厥。

    沈妙言望向他,他肌肤雪白细腻,侧脸轮廓秀美妖孽,眉梢眼角满满都是倔强。

    心中的某块地方柔软了下,她上前,正欲给他盖好被褥,却看见他手臂上那深深的的刀伤。

    她轻轻为他掖好被角,站在床边呼出一口气,抬步走到窗前,俯视远处的风景,琥珀色瞳眸满是复杂。

    不知过了多久,她似是终于下定决心,回到自己房间,花了半个时辰仔细沐浴过,又从衣柜里挑了套艳丽的绯红色繁丽宫裙换上,让素问帮她梳了个漂亮的发髻,抬步离开了凝霜阁。

    魏元基绝不能留,哪怕要她豁上性命,她都要取了他的狗头!

    正是黄昏,花园中的菊花争相盛放,景致极美。

    而比那景致更美的,却是白玉拱桥上临风而立的少女。

    唇不点而朱,眉不描而翠,肤若凝雪,细腰如柳,宛如从仕女图中踏出来的倾国美人,立在那里的模样,自成一道风景。

    君天澜正应魏元基之邀,与他在园中漫步闲聊,不经意间一抬眸,正好看到桥上的那抹风景。

    魏元基正说着话,说了半天见他不曾回应,偏头一看,却见他正望着远处出神。

    他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天地间,便只剩桥上的那抹艳色。

    ——

    谢谢今天两位宝贝的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