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50章 沧州城郡主会周帝(3)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明月半墙,亭台楼榭,树影斑驳,风移影动,临安王府的夜景自是极好的。

    沈妙言云鬓高耸,簪一根莲花玉簪,艳绝的面庞上一点朱唇,脖颈纤长。

    她穿雪色轻纱长裙,这长裙无比轻.薄,勾勒的她腰肢纤细,迈步之间,纱裙摇曳飞扬。

    雕花回廊间的宫灯拉出纤长明暗的光影,扶栏外重重叠叠的牡丹花影洒落在映她的裙裾上,使她看起来宛如从楚辞中走出来的美人,称之为颠倒众生亦不为过。

    连澈默默跟在她身后,整个人都隐在黑暗中,俨然一副守护的姿态。

    转过廊角,从另一条岔开的廊道上正好有人走来。

    连澈看见那人时瞳眸微动,淡淡道:“姐姐。”

    沈妙言顿步,回头看他:“何事?”

    连澈弯腰从她裙裾上拾起一片落叶,“无事,风吹了片叶子在你裙子上。”

    就是这么一耽搁的功夫,原本会交错而过的人,便在廊中相遇了。

    那位走过来的贵公子生得颇为俊俏,看见沈妙言时双眼一亮,手摇折扇上前,“好一位倾国倾城的姑娘!比起我表姐,竟是分毫不差!”

    说着,见她穿得单薄,不由勾唇:“你是今夜宴会上的舞姬?”

    连澈上前凑到沈妙言耳畔,低声道:“他是临安王妃的侄子,魏灵玄的表弟,陈笑。”

    沈妙言微微颔首,在男人炽热的目光中,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陈公子。”

    “你芳名叫什么?”男人饶有兴味儿地逼近两步。

    沈妙言并未回答他,只淡淡道:“夜宴即将开始,告退。”

    正要离开,陈笑长臂一伸拦住她,腆着脸笑道:“小美人这么急着走做什么?总归到夜宴上也是陪男人的,不如在这里陪陪本公子我?若是陪得舒服了,我问表姐把你要了去,让你做妾可好?”

    说着,椅着被酒色掏空的身子,色眯眯就想去摸沈妙言。

    沈妙言握住他的手腕,琥珀色瞳眸冰冷无情:“陈公子,你似乎误会了什么。我是魏灵玄请来的客人,不是什么陪酒的舞姬。”

    “哟,姑娘够辣的!本公子喜欢!”陈笑完全没把她的话听进去,伸出另一只手就想去摸她的脸蛋。

    沈妙言周身杀气四溢,冷笑了声,反手掐住他的脖子,把他从地面高高举起:“你既喜欢我,我送你上西天,你可欢喜?”

    陈笑一个娇生惯养的贵公子,哪里遇见过这种厉害女人,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双脚在空中打着晃晃,因为被掐着脖子的缘故,渐渐涨红了脸,竟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连澈望了眼不远处隐在昏暗中的君天澜,不觉扶额。

    他知晓君天澜居住的院落就在这附近,所以特地掐着时间领姐姐出凝霜阁,又故意让姐姐撞上这好色成瘾的陈笑,本想来个英雄救美,也好验证一番姐姐如今在君天澜心中,是否还是有很重的分量,谁知她竟然这般凶残……

    这还怎么让君天澜英雄救美?

    正无奈时,却听见惨叫声响起!

    他连忙望过去,只见沈妙言悠闲地坐在扶栏上,一只手抓着那陈笑的脚踝,直接倒提着人家,把人家的头戳进游廊外的池塘中!

    这……

    “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饶命!”

    陈笑吓得三魂去了六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哪里还有半分嚣张跋扈的模样:“不知道姑奶奶天生神力,触怒了姑奶奶,求姑奶奶放过小的!嗷咕咕咕咕咕……”

    后面的声音,是沈妙言直接把人家的脑袋戳进水里,他不知喝了多少口池水发出来的声音。

    沈妙言见他喝了不少水,不禁把他拎出水面些。

    陈笑吃了苦头,又气又怒,悬在空中大喊:“你可知我是谁?!我乃凤兮郡主的表弟,陈家大公子陈嗷咕咕咕咕咕……”

    沈妙言一手托腮,一手提着他的脚,慢条斯理道:“我曾立誓,再不让人家欺负我。我管你是谁,你欺负到我头上,便该做好挨揍的准备。”

    话音落地,一阵夜风吹来,送了些龙涎香到她鼻尖。

    她回过头,从阴暗角落中踏出来的男人,身着纯黑绣金山茶锦袍,墨玉冠束发,凤眸幽深,鼻梁高挺,不是君天澜又是谁?

    “连澈,我怕是出现幻觉了吧?”她盯着君天澜。

    君天澜负着手,嘴角微抽。

    连澈望了他一眼,淡淡道:“未曾。”

    “哦……”沈妙言拖长音调。

    廊中寂静,只要陈笑不停挣扎怒骂的声音。

    微凉的夜风穿廊而过,沈妙言把陈笑的脑袋戳进水里,淡淡道:“那就是咱俩出现幻觉了。”

    连澈又望了眼君天澜:“并不是。”

    “砰!”

    沈妙言松开手,陈笑整个人落进水中。

    她拔腿就跑。

    君天澜如影随形,从后面扣住她的手腕,把她摔到廊壁上,继而欺身而上,紧紧掐住她的双颊,迫使她仰头看他。

    对上那双暗红幽深的凤眸,沈妙言心尖微颤。

    “看见朕就跑,你跑什么?朕会吃了你?”

    君天澜垂眸盯着她,声音低沉喑哑。

    沈妙言动弹不得,努力地推了推他:“你能不能不要靠我这么近?我害怕。”

    君天澜却不肯松手,揽住她的腰肢,足尖一点离开了长廊。

    “嗷嗷嗷嗷嗷……”

    池塘里的陈笑还在不停挣扎,好不容易爬上来,连澈轻笑了声,一脚又把他给踹了下去。

    如此反复,不过片刻功夫,那陈笑便再没能浮上来。

    而与此同时,君天澜所居住的听松院内。

    他拽着沈妙言的手,直接把人摁在榻上,并不言语,只是用一双泛红的凤眸静静盯着她。

    沈妙言与他对视良久,摸不大清他的套路,于是把他推开,理了理衣裳,淡淡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说着,整理衣领时,触摸到锁骨下方的烙印,神情不禁冷了几分。

    君天澜这才想起自己来魏国的目的,哑声问道:“外祖母去世了?”

    “是啊,你欢喜不?”沈妙言含笑望着他,“若你当初不曾隐瞒我的身世,我可以在外祖母膝下尽孝好多年。可你偏偏瞒了我,以致我陪伴外祖母不到一年光景,她就撒手人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