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44章 丰收祭妙言换太子(1)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魏长歌和沈妙言默了下,魏长歌换了个方式问:“那你想娶她吗?”

    魏锦西向来老实,拧巴着一张憨脸,绞着手指头,轻声道:“我,我不知道。但是以前母妃在的时候,说男孩子占了姑娘家的便宜,是要负责的。我,我……如果,如果她愿意让我负责,我,我肯定不会逃避。”

    魏长歌与沈妙言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见了无奈和叹息。

    痴人如此,终不知是福是祸。

    傍晚时分,沈妙言在重华苑中刚沐浴罢,韩叙之从外面进来,皱眉道:“我打听过了,皇上已经下旨,赐婚永乐王和乔宝儿,还赐了永乐王府给他们婚后居住。”

    沈妙言身着干净的素色丝绸裙子,正临窗描摹窗外池塘的莲花,闻言问道:“永乐王府在哪儿?”

    “就修建在咱们隔壁。”

    “哦……”沈妙言松了口气,如此也好,她也能帮忙看顾些三表哥。

    而大约是丞相乔以烈怕夜长梦多自己孙女儿出事,因此魏锦西与乔宝儿的婚期安排得很急,就定在七日后。

    婚礼那日,沈妙言起了个大早,特地赶去隔壁永乐王府帮忙。

    府中宾客盈门,她帮着招待女眷,待到晌午时分,魏锦西终于把新娘乔宝儿接了回来。

    两人在喜堂行大礼时,柳依依凑到沈妙言旁边,低声道:“天诀姐姐,听说乔宝儿出相府时,死活不肯上花轿,闹了好一阵,永乐王都快急哭了,她才不情不愿地上花轿。旁边那么多百姓看着,永乐王的脸都要丢光了。天诀姐姐,你别怪我多嘴,乔宝儿这样泼辣的姑娘,恐怕并非永乐王的良配。”

    沈妙言望着一身新郎服、面容憨俊的魏锦西,她何尝不知这婚姻大约是不会幸福的,然而知道又如何,她终归不是当事人,总不能代替三表哥对那乔宝儿下手。

    她叹息一声,只盼着表哥以后行事能强硬点儿,别让乔宝儿爬到他头上去了。

    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时,她忽然竖起耳朵:“依依,你有没有听见琴声?”

    “琴声?”柳依依不解,“没有呀!天诀姐姐,你是不是太累出现幻听了?”

    “是吗?”沈妙言蹙眉,再凝神细听时,那隐隐约约的琴音又似乎真的没有了。

    她正出神间,喜堂上的司仪高喊道:“夫妻对拜!”

    魏锦西深深呼吸,憨气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郑重,转过身,正要与乔宝儿对拜,乔宝儿忽然当众一把扯下红盖头!

    原本喧哗热闹的喜堂陡然一静,所有人都呆呆望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沈妙言眸光幽深,盯紧了乔宝儿,却见她含泪转向自己身后:“你当真不打算带我走吗?!”

    沈妙言侧眸,自己身后站着的人正是连澈。

    琥珀色双眸中涌现出浓浓的戾气,乔宝儿竟然在喜堂上来了这么一出,置她表哥颜面于何地?!

    众人好奇探究的视线中,连澈面无表情地负手而立,“乔小姐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

    乔宝儿大怒,还要发作,沈妙言运着诡谲的步伐出现在她身边,手刀利落地劈到她侧颈。

    乔宝儿翻了个白眼,立即晕厥过去。

    魏锦西急忙抱住她。

    沈妙言负着手,淡淡道:“一点误会,让诸位笑话了。时辰不造,请诸位移步正厅用膳。”

    她生得极美,可站在那里的模样,却透着凛凛尊贵,宛如一朵长在九重天之上的圣莲,不容人亵渎.侵.犯。

    众人默默收回探究的目光,纷纷在侍女的带领下往正厅走。

    沈妙言转向魏锦西,“三表哥,她是你的妻子不错,男人需要尊重女人的道理也不错,但你记住,尊重是相互的。一味的忍让,只会纵出无法无天的女人,迟早会给你惹祸上身。”

    魏锦西呆呆望着她,不知怎的竟觉得这样的表妹有点儿令人敬畏。

    沈妙言望着他那副呆相,蹙了蹙眉,估摸着他大约未曾听进去多少,因此摇摇头,拂袖离去。

    用罢午膳,永乐王府中请了戏班子前来表演,沈妙言听了会儿,觉着甚是无趣,于是悄然离席,独自去了后花园,躺在一处无人的花荫中午睡。

    四周静悄悄的,偶有一两声鸟鸣,越发衬得午后静谧。

    沈妙言迷迷糊糊间,仿佛听见一阵轻灵的曲子,朦朦胧胧的,再睁开眼时,竟发现自己站在一处景致幽雅的院落里。

    梨花落英缤纷,她听见正对面的屋子里传出娇笑声。

    她下意识地寻着那笑声走去,踏上青石台阶,透过糊着薄纸的窗棂,隐约看见窗边的软榻上坐着两个人。

    男人一身纯黑绣金蟒锦袍,黑玉冠束发,一手抱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一手按着摊在矮几上的书卷,声音低哑而富有磁性:“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那小姑娘声音软软糯糯,摇着小脑袋跟着念起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国师,我是淑女吗?”

    男人顿了顿,淡淡道:“不是。如你这般顽劣的姑娘,哪里算得上是淑女?”

    小姑娘扭过小身子,环抱住男人的脖颈,娇笑道:“国师心机叵测,也不算君子。既然我不是淑女,你也不是君子,那咱们正好凑一对儿!”

    她的笑容天真无邪,眼睛里都是纯净。

    暖阳透过窗棂,洒在他们身上,他们看起来那么好……

    沈妙言站在窗外,静静注视着他们,一滴泪顺着面颊缓缓滑落。

    “谁?”

    男人似是察觉到窗外有人,整个人化作残影掠至屋外,手中长剑出鞘,笔直刺向沈妙言的心脏。

    而沈妙言不避不躲,生生挨了他这一剑。

    眼泪充盈了眼眶,樱花色的唇瓣轻轻勾起,“君天澜,当初你救了我一命,如今这条命,我还你就是……”

    双眸对视间,男人蹙眉,刺到她心口的长剑生生收住。

    大风起,梨花瓣纷纷扬扬。

    睡在花荫下的姑娘陡然睁开眼,只觉心脏处疼得紧,她撑着青石坐起身,竟生生咯出了一口血!

    清媚的声音响起:“咦,居然没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