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42章 魏锦西迫娶母夜叉(2)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穆铭走过来夺了她手中的酒壶,“已经着人去办了。我的好郡主,女孩儿成日里喝酒可算不得什么好事。”

    “你少管我。”魏灵玄没好气,伸手就想夺回酒壶。

    穆铭却直接把那酒壶扔出窗户,贴着她坐了,“魏长歌也来了。”

    魏灵玄周身嚣张的戾气稍稍减轻,红唇扬起一抹轻笑,“走,去见见他。”

    此时魏长歌的雅座中,有侍女端着果盘进来,瞟了眼望着楼下展台的三人,宽袖不着痕迹地拂过魏锦西面前的茶盏,放下果盘后不动声色地退了出去。

    此时台上拍卖的正是那只所谓会飞的木鸟,木鸟只有一尺长,看起来娇小玲珑,在拍卖者的操控下,居然真的颤颤巍巍飞起来了!

    魏锦西看得激动不已,把巴掌都拍红了,迭声叫好,叫的嗓子都哑了。

    而魏长歌出手,果然不负所望,成功拍下那只木鸟。

    魏锦西欢喜不已,连忙把茶盅里的水一起喝了个干净,千恩万谢过魏长歌,正想着去看一看那只木鸟,却突然肚疼。

    他皱眉,憨直的脸拧巴成一团:“我……我去下西房……”

    说着,匆匆跑了出去。

    沈妙言只当他吃坏了肚子,摇着折扇道:“三表哥知道西房在哪儿吗?要不我过去看看?”

    “多大人了,不知道问下楼中的侍女不就得了,哪里要你跟着?”魏长歌失笑,给她剥了个橘子。

    沈妙言接过他剥好的橘子,琥珀色瞳眸暗了暗。

    莫名想起,那个男人,过去也很喜欢给她剥橘子吃。

    不知他如今,又在剥橘子给谁吃?

    正出神间,雅座门口有清媚的女音响起:“哥哥今儿怎么有雅兴到慕灵阁来玩?哥哥看中什么宝贝,只消开口,我马上就让人给你送到府上,何必跑这一趟?”

    沈妙言望向门口,魏灵玄带着穆铭,正跨进门槛。

    穆铭适时提醒:“郡主,这慕灵阁是我的,宝贝也是我的,我好像不大愿意白送给镇南王呢。”

    “你憋说话!”魏灵玄恼怒地踹了他一脚,继而摇着柄珍珠团扇走进来,大大方方在魏长歌身边坐了,“哥哥想买什么?”

    魏长歌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听闻今日有柄海外的粉珍珠发钗,本王想拍下送给我家娘子。”

    正喝茶的沈妙言闻言,抬眸望了他一眼,却见他那双桃花眼中噙着浅浅的光彩和温柔,也正望着自己。

    她有点儿不自然,低下头装作继续喝茶。

    魏灵玄脸上的笑容有瞬间僵硬,瞟了眼沈妙言,淡淡道:“怎么办呢,我也正好看中了那柄珍珠发钗。正好明天是我的生辰,哥哥不如先拍下来送我?以后再寻其他好的送给天诀就是。”

    穆铭呷了口茶,“咳咳,郡主的生辰是九月底。”

    “我这暴脾气!”魏灵玄起身朝着他就是重重一脚,“狗玩意儿,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滚,滚出去!”

    沈妙言望向穆铭,他竟然一点都不生气,爬起来拍拍灰,嬉皮笑脸地在魏灵玄身边坐下,只当没听见叫他滚的话。

    而那柄粉珍珠发钗很快出现在众人视线中,魏灵玄望向魏长歌,对方幽幽报了个“五千两白银”的价钱。

    她冷笑着瞟了眼沈妙言,跟着报价:“一万两!”

    楼下叫价的人皆都一滞,这价钱抬得似乎高了点儿?

    魏灵玄含笑望向魏长歌,“怎么办呢哥哥,我偏偏就看中这一支发钗了……哥哥不如割爱?”

    “两万两。”魏长歌不动声色。

    魏灵玄挑眉,“三万两。”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价值五千两的发钗,被两人生生抬到十万两的高价。

    楼下的人不解地望向楼上的雅座,暗道这楼上的人是有钱没地方使吗?疯了这是!

    魏灵玄叫到十万两的天价,魏长歌却不再继续跟价,脸上掠过一抹黯淡,淡淡道:“恭喜郡主。”

    魏灵玄轻笑一声,嚣张地望了眼沈妙言。

    沈妙言仍旧不动声色地喝茶。

    过了一会儿,又有只火红的珊瑚手钏拍卖。

    魏长歌似是很不情愿地开口,报了个低价。

    说是低价,却也远远超出那珊瑚手钏的实际价格了。

    魏灵玄轻笑一声,没再跟他继续竞价。

    那珊瑚手钏被魏长歌拍下,管事的把锦盒送到雅座中,魏灵玄望着魏长歌打开锦盒后桃花眼中欣喜的光芒,突然明悟,刚刚那粉珍珠发钗不过是个幌子!

    哥哥醉翁之意不在酒,分明一开始就是冲着这珊瑚手钏来的!

    魏长歌坐到沈妙言身边,把锦盒放到她手中,“一直未曾送你什么像样的礼物,你穿大红的衣裳最好看,配这般热烈色彩的手钏,也是刚刚好的。等外祖母的丧期过了,便好好戴着吧?”

    沈妙言点头,“多谢表哥。”

    魏灵玄的脸色极为难看,猛地站起身,一把掀翻了八仙桌,怒吼出声:“魏长歌你好深的心计!”

    她动静太大,直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而另一边。

    魏锦西出了雅座,本想寻西房,找了半天没找着,拉了个侍女询问,那侍女指了个位置,他便急匆匆奔过去了。

    谁知进了那房间后,却闻见房中充斥着一股异香,闻着闻着,肚子又不疼了。

    他暗道奇怪,正要离开,却见房门被人从外面锁了,他只道人家跟他开玩笑,在房中喊了十几声,然而并没有人理睬他。

    他怒了,正要砸门,却感觉身体里好像藏了一团火,烧得他浑身不舒服。

    恰在这时,珠帘后传出一声嘤咛。

    他浑身一震,下意识地寻着声音走过去,却见一名容貌艳丽的少女躺在榻上,难耐地扭.动身体。

    他皱眉,双拳紧紧握起,身体像是被一团火笼罩,燎得处处生疼。

    好难受,好难受……

    他再也无法忍耐,猛地朝床榻上的姑娘扑了过去。

    而雅座中,穆铭死死从背后抱住魏灵玄的腰,“冷静冷静!这里不是闹事的地方!再闹下去你的形象可就全没了!”

    “谁他妈在乎形象!”魏灵玄盯着魏长歌,美眸几欲.喷.火,“魏长歌你居然算计我!你过去即便不爱我也不会算计我!明明说好了这辈子算计谁也不会算计我,你过去说的话,你.他.妈都忘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