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38章 天烬,我们真的有未来吗?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呵……”连澈低笑了声,没再说话。

    过了会儿,羊肉锅子端上桌,沈妙言给里面加了些调料,又惋惜道:“若雪姐姐当年学的不是这劳什子的清心曲,而是如同魏灵玄那般杀意毕现的曲子,兴许当年能勉强自保,不会被魏元基那样……”

    连澈拿筷子在炖锅里面搅了搅,“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

    沈妙言淡笑,随即招呼素问和韩叙之过来一起吃。

    此时七星楼中,君天烬缓步上了八楼,看见姬如雪正跪坐在蒲团上绣花。

    他走过去,在她身侧坐了,把她揽入怀中,摸了摸她细嫩的手指,“多谢。”

    姬如雪垂眸,“我才不是为了你!我不过是害怕你被穆铭弄死,鬼市没了做主的人,重新落入魏元基的魔爪!”

    “哦,原来小雪儿是为了鬼市着想。”君天烬失笑,摸了摸她的小脸,逗她道,“那小雪儿总想杀我报仇,万一真的得手了,鬼市还不是没了做主的人?”

    “那不一样!”姬如雪不悦地拨开他乱.撩的手,“总之你记着,我才不是因为挂念你才弹琴救你!除了为鬼市着想,我,我还想试试琴弦的音调准不准!就是这样子!”

    君天烬静静望着她涨红脸努力辩驳的模样,唇角微扬,丹凤眼中只余下无边无际的温柔,羽毛般的细吻轻盈落于她的脸庞,“无论如何,多谢。”

    姬如雪小脸气鼓鼓的。

    君天烬走后,她独自盘膝而坐,望了眼没绣完的花手帕,美眸中流露出一抹黯淡。

    她认识君天烬这么多年,自以为很了解他,他绝不会做出杀害爹爹、背叛鬼市的事。

    可他分明坦诚,所有的坏事,都是他所为。

    五年了,理智与事实在她心中不停交战,她也总怀着一丝期望,认为当年肯定是有误会在里面,他一定有难以诉说的苦衷。

    随着时间流逝,这丝期望在她心中不停放大,她不仅没有憎恨君天烬,反而更加喜欢他。

    所以才在听见楼下那陌生的杀戮之音时,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为他安抚心魔。

    桌角的烛火渐渐燃尽。

    她拨了拨脚腕上拴着的金链子,瞳眸一片苦涩。

    当年之所以不肯学那可以自保的杀戮琴音,反而去学这清心调,其实,也都是想为他消除心魔……

    她偏过头,茫然地望着鬼市的万盏灯火,呢喃出声:“天烬,我们真的有未来吗?”

    君天烬披着暗紫色外裳下楼,淡淡吩咐:“找人去魏灵玄居住的行宫,今晚本帝要在七星楼暴室见到她。”

    身后跟着小童碧落立即点头,赶紧去办。

    君天烬唇角扬起一道薄凉的笑意,雪儿觉得不可伤及无辜,那么他不取魏灵玄性命,只给她点儿教训,也是可以的。

    深夜,万籁俱寂。

    沈妙言与连澈喝罢酒,乘坐马车缓缓离开鬼市。

    此时已近凌晨,街上人烟寂静,因此当一声高呼响起时,沈妙言听得一清二楚。

    她撩开车帘,只见几名黑衣人从房顶掠过,其中一人扛着床被褥,隐约可见被褥中裹着个人。

    那人显然看见了沈妙言,厉声道:“魏天诀,你救我,我保证不再对付你!”

    是魏灵玄的声音。

    沈妙言面无表情地放下车帘。

    魏灵玄望着那马车远去,眼神几近绝望,“你怎么敢——”

    她话未说完,扛着她的暗卫似是嫌她聒噪,手刀砍到她后脖颈,直接把她砍晕了过去。

    魏灵玄再醒来时,发现自己手脚被缚躺在陌生的床榻上,几名大汉正搓手贱笑,缓缓靠近她,想做什么不言而喻。

    屋中燃着数盏明灯,她第一次感受到惶恐,然而脑袋却飞快运转起来,她的行宫守卫严谨,甚至外面还布有阵法,寻常人怎么可能闯得进去!

    她今日唯一得罪过的人是鬼帝,鬼帝的确有能力把她从行宫劫走,莫非真的是那个男人?

    在一名大汉的手即将碰触到她的腰带时,她冷声道:“鬼帝如此欺辱一位手无寸铁的姑娘,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房中角落垂着轻纱帷幕,帷幕后的太师椅上,静静端坐着一个男人,身披暗紫色宽松外裳,手持烟斗,不是君天烬又是谁。

    他缓缓吐出眼圈,沙哑的低笑声在寂静的房中宛如盯上猎物的毒蛇,“郡主骂雪儿是破鞋,本帝兴致好,特地请人跟郡主身体.力行一番,让郡主见识见识,何为破鞋。”

    魏灵玄瞳眸倏然放大,那些粗糙的男人不顾她的尖叫与挣扎,皆都扑了上去。

    君天烬端坐在帷幕后,一边抽烟,一边欣赏这幕活.春宫,魏灵玄的怒骂和尖叫成了他今夜最好的消遣。

    只是他的凤眸却仍旧冰冷,仿佛看见五年前,他的雪儿被魏元基糟蹋时的无助。

    暴室中烛火摇曳,这场暴.行持续了足足三个时辰,方才结束。

    榻上的女人衣不.蔽体、形容凄惨,早已晕厥过去。

    几名大汉整理好衣裳,恭敬地朝帷幕后的男人行礼:“主子,事情已经办妥。”

    君天烬缓步踏出帷幕,居高临下地盯着魏灵玄,唇角扬起冷笑,“把那东西拿来。”

    一名大汉从烧得火红的炉子里取出一块烙铁:“主子。”

    君天烬把烙铁按在了魏灵玄肩上。

    “啊啊啊啊啊——!”

    魏灵玄陡然爆发出惨叫,竟活生生被烫醒,因为骤然的疼痛,整个人宛如弯成了河虾。

    君天烬丢掉烙铁,瞟了眼她肩上被烫出来的“奴”字,淡漠地拍了拍衣袖上并不存在灰:“听闻郡主曾建议魏元基,在每个奴隶身上烙一个‘奴’字,如今,本帝也给郡主烙上,郡主可欢喜?”

    魏灵玄整个人都处于崩溃边缘,浑身颤抖得厉害,只觉眼前这个男人,是世上最可怕的厉鬼。

    君天烬不再多看她一眼,慵懒地抬步离开:“还不送郡主回行宫?”

    “是!”

    翌日,沈妙言一觉醒来已是晌午。

    她伸了个懒腰,偏头望向窗外的花草,昨夜劫走魏灵玄的人也不知是谁,她现在又怎么样了?

    正想着,素问匆匆进来:“郡主,不好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