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37章 穆铭与狗,不得入鬼市!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韩叙之点头,“正是。穆家垄断南境盐铁财富长达数百年,家业深厚。穆铭虽为人阴狠毒辣,但却是魏灵玄的裙下之臣,因此带领穆家效忠了魏元基。”

    沈妙言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淡淡道:“咱们过去瞧瞧。”

    她来到七星楼,这次门口倒没人拦她。

    顺利上了七楼,只见连澈正亲自守在一处雅室外。

    “姐姐。”连澈看见她,软声轻唤。

    她微微颔首,走到他面前,“这几日都未见你,特地给你做了些糕点,你拿着。”

    连澈接过她递来的食盒,宝贝似的抱在怀里,随口道:“刚刚就在那摊位上看见了姐姐,顾忌着穆铭和魏灵玄在那里,因此不曾打招呼。姐姐是特地来探望我的?”

    沈妙言含笑:“自然。”

    连澈眼中便多了几分笑意,“晚上我请姐姐尝尝鬼市的羊肉锅。”

    “刚刚我听见穆铭说,鬼市五年不曾给南境供奉,这是怎么回事?”

    “鬼市的创造者是南境那边的人,自打问世以来,每年都给南境上贡巨额金银。五年前,大哥成了鬼市新帝,直接断了这个制度,把省下的钱财用于发展鬼市势力。这五年魏元基不知忙什么,始终未曾过问。今年不知怎的,那穆铭突然代替魏元基过来讨要供奉……”

    沈妙言听他说完,认真道:“那鬼帝会补这笔银钱吗?”

    “五年的供奉并非小数目,大哥约莫是不肯的。”连澈望向紧闭的雅室大门,眼中隐隐闪烁着崇拜,“更何况,鬼市已今非昔比,由不得魏元基肆意妄为。”

    正说着,雅室内陡然传出茶具碎裂的乒乓声音,紧接着便是男子的怒吼。

    连澈小脸一绷,立即冲进雅室。

    沈妙言跟进去,看见穆铭被鬼帝狠狠踩在地板上,正怒吼着想挣扎起来。

    视线落在旁边,只见魏灵玄随手从墙上摘下一把古琴,旋身盘膝落座,白腻纤细的指尖从琴弦上抚过,琴声铮然。

    原本处于劣势的穆铭如有神助,从地面一跃而起,拔出腰间佩着的一把细剑,与鬼帝大打出手。

    鬼帝冷笑,毫不犹豫地一迎而上。

    沈妙言扶着门框,观望他们的战斗,那穆铭显然是个嘴贱的,一边打一边低笑:“听魏老王爷说,鬼市有一美人甚是艳丽动人,他至今仍旧思念在她身.上.驰.骋的滋味儿。不知那美人现在何处,可否让在下一亲芳泽?”

    沈妙言手指倏然收紧,这穆铭说的,该是姬如雪吧?

    果不其然,鬼帝被他激怒,招式越发狠厉。

    沈妙言盯着他们,眉尖却惊诧地挑起,这鬼帝原本还占着上风,却不知怎的,招式越发凌乱。

    倒像是……

    倒像是曾经君天澜走火入魔时,凭着身体本能打出来的招式。

    穆铭这边有魏灵玄那古怪的琴音助阵,一时间稳稳占了上风,嘴里念念有词:“那美人好似是唤作姬如雪来着?哈哈哈哈哈,她既然能让魏老王爷牵肠挂肚,又能让鬼帝如此动怒,想必定是个绝代佳人!今日过来,若不能一亲芳泽,倒是白跑了这一趟!”

    沈妙言清晰地看见,从鬼帝面具后的双眼中一闪而过的暗红光泽。

    她的手指深深抠进门框,鬼帝他疯狂的模样……

    像极了君天澜。

    眼见着局面一发不可收拾,连澈正要拔刀助阵,楼顶忽然响起一阵清风朗月般的舒缓琴音。

    若林间山泉,若春阳融融,顷刻间就化解了魏灵玄琴音中的杀意。

    沈妙言眼中涌出光彩,雪姐姐不愧是她的老师,果然琴艺比起她这个半吊子,不知强了多少!

    那厢魏灵玄猛地吐出大口血,面色瞬间苍白,不可置信地仰头望向上方,“什么人?!”

    绵柔的琴音还在继续,君天烬眼中的暗红疯狂光泽渐渐消弭,神智回笼,不过三招就制住了穆铭。

    穆铭还在不怕死地哈哈大笑,“莫非是那位美人弹奏的?果然才艺双绝,不愧是被鬼帝金屋藏娇的人哈哈哈哈哈……”

    君天烬踩着他的胸口,犹如看野狗般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小莲儿。”

    连澈皱了皱眉,“能否换个称呼?”

    君天烬无视他的话,冷冷把穆铭踹到他脚边:“把他丢出去。在鬼市门口竖牌,穆铭与狗,不得入鬼市!”

    穆铭宛如癞皮狗般在地上翻了个身,哧溜一下从连澈手底下溜走,径直滚到魏灵玄裙边,竟没了刚刚的阴狠yin贱,谄媚笑道:“郡主,事情办砸了……”

    说着,就着躺在地上的姿势,伸手就去掀魏灵玄的裙子。

    魏灵玄抱起古琴砸到他手上,起身望向君天烬,笑得妩媚,“鬼市是要脱离我南境了?很好,待我回南境之后,自会禀报父王。”

    她抬步往门口走了几步,闻见那绵绵不绝的古朴琴音,又回头笑道:“鬼帝乃是出尘绝艳的人物,若非我已有了心上人,怕是要对你动心了。只是你这般人物,却配一个破鞋,当真可惜。”

    语毕,拖着死狗一般的穆铭,大笑离去。

    沈妙言望向君天烬,他竟也不在乎,只随意端起暗紫色绘金蝶细烟枪抽了几口,斜睨向她和莲澈:“杵在这儿做什么?还想继续看热闹?”

    连澈拉了沈妙言的袖角,退了出去。

    沈妙言离开时,回头望向君天烬,却见他独坐在窗台上抽烟,朦朦胧胧散开的烟圈,遮掩不住他俊美却寂寥的侧影。

    连澈带着沈妙言离开七星楼,找了个羊肉馆,点了一锅炖羊肉和炖菜,抬袖给她斟了杯酒,“这家羊肉馆的米酒很好喝,姐姐尝尝。”

    沈妙言却挂念着君天烬和姬如雪,好奇问道:“连澈,你在鬼市呆了这么久,你说雪姐姐真的恨鬼帝吗?刚刚鬼帝遇见危险,她明明出手相救了……”

    连澈呷了口米酒,抬眸定定盯着沈妙言,“爱情这种事,外人谁说得清楚。正如姐姐,姐姐嫁了魏长歌,就果真不爱君天澜了吗?”

    沈妙言默了下,脸色不大好看,“别提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