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33章 长公主魂归离恨天(3)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

    马车早已在府外等候,沈妙言带着素问来到门前,却见魏长歌身着王爷服制,正骑在一匹枣红大马上。

    他并未看她一眼,只淡淡道:“上车。”

    她便也收回视线,扶着素问的手踏进马车。

    半个时辰后,马车在宫门前停下,她与魏长歌一前一后,沿着宫墙缓缓往未央宫而去。

    两人沉默了一路,快到未央宫时,沈妙言忽然伸出手挽住他的臂膀。

    魏长歌身子僵了僵,低头看去,却见她抬起一张嫩生生的白净小脸,琥珀色瞳眸中带着几分期盼的水光。

    她站在他身边时,个子实在娇小玲珑,他一只手就能把她拎起来。

    他心下一软,终究没有挣脱开她的手。

    两人踏进未央宫,早有宫女迎在门口,含笑道:“王爷和王妃总算到了,大长公主正等着二位呢!”

    “有劳姑姑带路。”魏长歌笑言,抬步跟上她。

    沈妙言望向他,他英俊的脸上重又浮现出温柔俊雅的笑容,仿佛他们是一对极恩爱的夫妻。

    她低下头,默默抠了抠裙摆。

    还未进殿,两人就在外面听见爽朗的笑声,领路的大宫女回头笑道:“约莫是小太子正逗大长公主开心呢!”

    说着,守在殿门前的宫女撩开垂纱帘,两人一同踏了进去。

    刚踏进门槛,沈妙言只觉手上一热,低头看去,魏长歌竟握住了她的手。

    魏长歌含笑牵着她走到殿中,撩袍在宫女捧来的蒲团上跪了,“给外祖母请安!”

    沈妙言照做,软声道:“给外祖母请安!”

    “好好好!”魏涵抱着小雨点坐在榻上,眉开眼笑,抬手虚扶了一把,“地上凉,快起来!”

    小雨点从她怀里跳出去,歪歪扭扭奔到沈妙言腿边,抱住她的小腿,仰头道:“要姑姑抱!”

    沈妙言望了眼他越发壮实的小身子,心中欢喜,正要弯腰去抱,魏长歌却先一步把他拎起来,“叫什么姑姑,要叫皇婶婶。”

    “姑姑好听……”小雨点在空中打着晃晃,奶声奶气地,“我不要皇叔抱,我要姑姑抱……”

    魏长歌笑了声,把他扔给魏锦西,“你姑姑是我的,哪里容得你去蹭她。”

    说着,十分自然地揽住沈妙言的腰,转向魏涵,笑道:“外祖母,我和诀儿准备了些寿礼,您看看喜不喜欢。”

    沈妙言腰间一僵,下意识地想要挣开,却顾忌着外祖母在这里,怕被她看出什么没敢挣。

    魏涵见他俩恩爱,心中越发放心,脸上满是慈蔼,“什么礼物不礼物的,你俩好好的,再赶快给我生个重孙子,就是最好的寿礼了!”

    “小雨点不想要弟弟,小雨点想要妹妹!”小雨点在魏锦西身边扭动着圆滚滚的小身子,拿起一个毛绒小鸭子玩具,“妹妹就叫,就叫鸭鸭……我把玩具都给妹妹玩……妹妹长得和姑姑一样美,我娶妹妹……”

    童言无忌的话,逗笑了在场所有人。

    小乔氏笑着把他搂进怀里,“你怎么知道你姑姑就会给你生个妹妹?”

    小雨点噘嘴,“我就是知道……”

    正热闹时,魏长歌揽着沈妙言走到魏涵跟前,笑容欢喜:“不瞒外祖母,诀儿已经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殿中寂静了下,几人回过神时,俱都大喜过望,所有视线都落在了沈妙言的肚子上。

    魏涵急忙拉过沈妙言的衣袖,把她拉到自己跟前左右打量,“当真?!可有请太医看仔细了?!”

    “是,前几日就发现了,只是想着给外祖母一个惊喜,因此未曾说出来。”魏长歌上前拥住沈妙言,温柔而怜惜地低头看她。

    沈妙言对上他的目光,却很是懵懂茫然。

    他这么说出来,所有人都会认定,她怀的,是他的孩子……

    他不介意吗?

    魏长歌凝着她,瞳眸深谙。

    喜欢一个人,会喜欢她的一切。

    喜欢一个人,会为了她不停调整原则和下限。

    稚子无辜,他并不介意捡个女儿或者儿子养。

    沈妙言避开他灼.热的视线,心中却是越发惭愧。

    众人在未央宫热热闹闹地用过午膳,又陪着魏涵看了戏,很快就到了傍晚。

    用罢晚膳后,天色已黑。

    小乔氏做主,在未央宫里的湖边搭了席面准备放烟火,笑盈盈把人都请过去看热闹。

    湖畔立着桌椅,瓜果糕点与美酒置列其上,湖畔的灯笼倒映在粼粼湖面,晕染开团团朦胧柔光。

    沈妙言陪坐在魏涵身边,望着那些宫女内侍们点燃焰火和炮仗,耳边回响着此起彼伏的炮竹声,置身于热闹中,竟也渐渐忘却烦恼。

    魏涵怕她吓着,把她搂在怀里,慈爱地给她捂住耳朵,“筝筝怕不怕?”

    沈妙言一愣,筝筝是自己娘亲的小名。

    她仰头看魏涵,却见她仰望夜空,浑浊的眼睛里溢出神采,“筝筝最爱看焰火了,你瞧那朵红色的漂不漂亮?”

    “外祖母……”

    魏涵细细抚摸她柔软的鬓发,“那年元宵,筝筝闹着要出府看焰火,娘亲没看住你,让你走丢了,最后还落了那么个下场……我的筝筝,娘亲把你抱得紧紧,你在娘怀里,再也不会走丢了……”

    沈妙言泪如雨下,“外祖母,我是天诀……”

    “是天诀啊,”魏涵低头看她,温柔地给她擦去脸上的泪花,脸上渐渐舒展开慈爱的笑容,“天诀长大了,长得这样好看。天诀有长歌护着,外祖母和筝筝,都能放心地去了……”

    她的手慢慢垂下。

    那慈蔼的笑容,定格成她此生最后的表情。

    烟花和炮竹还在燃放,四周欢声笑语,格外热闹。

    沈妙言紧紧抱住魏涵,眼泪打湿了她的衣襟,声音哽咽几近破碎:“外祖母、外祖母!说好了要抱重孙的,你现在怎么可以走?!外祖母,你走了,就再也没有人要妙妙了……外祖母,我只剩下你了啊!”

    她哭泣的声音被焰火声掩盖。

    魏长歌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单膝跪地,沉默地把她抱到怀中,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胸膛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