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爆萌宠妃:邪帝,要抱抱 第1129章 结珠胎妙言空遗恨(1)

时间:2017-12-08作者:风吹小白菜

    话未说完,锋利的刀子已经划到了她脸上。

    疼痛来袭,她尚未来得及发出惨叫,沈妙言已经割下了她的舌头。

    她面无表情地把玩着匕首,“你这张嘴,还真是讨厌。”

    荷官满脸都是血,不可置信地盯着她。

    下一瞬,过度的疼痛,让她彻底晕厥过去。

    沈妙言冷声:“水。”

    韩叙之立即端来一盆冷水,把荷官给泼醒。

    荷官惊恐地望着沈妙言,犹如望着一尊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沈妙言轻笑着拎住她的头发,迫使她直起上身:“你家好主子要了我侍女的命,作为回报,我便也要了你的命。不过在此之前,咱们不如玩点儿有意思的。”

    荷官的瞳孔中倒映出沈妙言的面容,那是一张没有表情的脸,琥珀色瞳眸平静如深潭,一眼望去,不见边际。

    ……

    两刻钟后,沈妙言去掉身上的血腥味儿,带着韩叙之回到荷香榭,那些贵女由作诗改为兴致勃勃地划拳喝酒,水榭中好不热闹。

    魏灵玄已经喝了半壶莲子酒,见她回来,荷官却不见踪影,心头不禁咯噔一下。

    沈妙言款款落座,挽袖朝她盈盈举杯,“上次鹿肉宴不欢而散,以致本妃还未来得及与凤兮郡主敬酒。这杯莲子酒,本妃敬你。”

    魏灵玄见她如此表情,猜到荷官约莫是出了事。

    然而场面却还是要做足的,她笑着举杯,“多谢。”

    两人同时仰头饮尽杯中酒水,一名侍女匆匆进来,脸色苍白,附在沈妙言低语了几句。

    沈妙言蹙眉,“诸位姐妹,园子里出了点儿事,本妃要去处理一下。”

    说着,匆匆离开。

    乔宝儿笑得不怀好意,“这个镇南王妃,把我们晾在这里,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诸位,咱们不如跟过去看看热闹?”

    其他女子本不敢去,乔宝儿再三怂恿,于是成群结队地起身,一同寻着沈妙言离开的方向而去。

    魏灵玄捏着酒盏,眯了眯杏眼,起身跟上。

    众人很快来到湖边,只见沈妙言一手扶着柳树,一手拿锦帕遮着口鼻,正静静注视着地上躺着的一个人。

    “她在看什么?”乔宝儿好奇地凑过去,顿时瞪大眼睛,只见湖边草地上躺着一具女尸,大约是从水里捞出来的,身体已经泡得有点儿发胀了。

    最可怕的是她身上全是伤口,一张脸皮肉外翻面目全非,口鼻中全是水草湿泥。

    众女看清楚了,胆子小的忍不住尖叫出声,急忙退后几步。

    乔宝儿呆愣片刻,忽然笑道:“看她身上穿的衣服,好像是凤兮郡主的侍女。哟,上次鹿肉宴才拿鞭子抽过我,居然这就死了!真是老天开眼!”

    她说话向来不顾忌诚,周围一片静默,只有她独自大笑的声音。

    魏灵玄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那具尸体,荷官身上的伤口,与那名鹿儿的伤口位置完全吻合。

    她的唇角忽然噙起一点微笑,目光落在沈妙言身上,原以为这女人不过是个胆小懦弱的中原女子,却没想到,竟是个睚眦必报的妙人儿。

    有趣,有趣!

    她缓步上前,笑得令园中百花都失了颜色:“镇南王府这片湖里的莲花开得真好,既然荷官死在这里,也算是与这里的荷花有缘。”

    话音落地,她抬脚,直接把荷官的尸体踹进湖里:“便让她给这满湖莲花添些颜色吧,明年这花儿大约能开得更好。”

    周围贵女的目光俱都盛满了对她的恐惧,沈妙言却不置可否,只垂眸抚了抚裙摆,语气十分客套:“凤兮的侍女死在我府中,我会替你查明真相的。”

    魏灵玄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我与王爷乃是旧识,这里听戏没意思得紧,我去前院找王爷了。”

    说罢,优雅地转身离去。

    她走后,沈妙言随手掐了枝嫩柳叶把玩,眼中满是讽刺。

    却说魏灵玄来到前院,魏长歌自然是不肯见她的,只待在书房处理卷宗。

    魏灵玄对着拦她的小厮冷笑一声,“告诉魏长歌,今日他若不见我,我便将他对我做过的好事,全都告诉魏天诀!”

    她语气太狠,小厮打了个哆嗦,急忙进去通传。

    魏长歌不耐烦地搁了笔,“让她进来!”

    魏灵玄踏进书房门槛,一眼看见魏长歌正端坐在书案后,桃花眼中满是戾气,冷冷盯着自己。

    她嫣然一笑,款款在他对面落座,“来者是客,镇南王这么凶做什么?”

    说着,挽起长袖,为自己斟了杯茶。

    “你进京,到底想干什么?”魏长歌皱眉。

    “王爷这话真是多余,皇上传旨让我父亲进京,我父亲年迈不方便,我代他前来,又有何不妥?”纤纤玉指捏住青花瓷杯,她的声音越发清媚,“此外,听闻王爷大婚,我也是特地赶来,想喝一杯喜酒的。”

    魏长歌盯着她,并不说话。

    她又道:“原以为王爷苦苦等待的表妹是个怎样惊才绝艳的人物,如今看来,与我也没什么区别。”

    魏长歌斩钉截铁:“她与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她与我容貌同样出众,与我同样手段毒辣。唯一不同的……”她忽然起身走到魏长歌身后,玉手探到他的心口,俯身在他耳畔呵气如兰,“唯一不同的,是她这里,没有你。”

    魏长歌面色骤变。

    魏灵玄大笑出声,一张芙蓉般的面容越发艳丽,“魏长歌啊魏长歌,你娶了个破鞋回来,却如珠如宝地捧在手掌心,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听闻新婚之夜,你不曾碰过她。那你可知,她新婚之夜在做什么?”

    “够了。”魏长歌脸色已然黑沉如水。

    魏灵玄歪了歪头,围着他缓缓转了一圈,指尖轻柔地拂拭过他的面颊,“新婚之夜,可怜王爷孤身睡在前院书房,她却与那大周皇帝在房中颠鸾.倒凤好不快活……那大周皇帝倒是个有情.趣的,还在她锁骨下面烙印出‘妙偶天成’四个字,君天澜,沈妙言,名字各取一字,啧啧……”

    “本王说,够了!”

    “这烙印,大约会伴她一生吧?以后,若王爷和那沈妙言行夫妻之事,这烙印时时落入眼中,王爷就不会觉得碍眼吗?就不会想起新婚之夜——”

    “砰!”

    ——

    啊,这里的结珠胎,是妙言有孕的意思,对,是四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