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印之尊 第十五章 一剑交锋

时间:2019-05-31作者:乱血的墨

    顾凡目光平静,蓝衣男子站在门口,身子慢慢地从靠着门边站直了起来,神情慢慢地变得严肃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我之间的差距有多大,虽然你现在的实力在锻体境中已经是不错的了,可在我面前,依旧是不堪一击,也就是说,在我这一剑下,你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性。”蓝衣男子的语气平淡,看着站在他对面三丈外的顾凡,有些捉摸不透这个人。

    “现在强不代表以后强,我不懂认输,你出剑吧。”顾凡的右手搭在了背后的剑柄上,双眼闭上了,整个人的气息竟在这一瞬间变了空灵起来。

    蓝衣男子的眼中有着异芒闪过,也不再说话,手上的青锋已现,在握住剑的那一刻,蓝衣男子的神情变得无比庄重,与先前的模样判若两人。

    起手,剑出,两道剑光同时出现,速度太快,只留下了残影存在。叮的一声,大厅当中的剑光又消失了,整个过程,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罢了。

    顾凡的双目依然是闭着的,他回忆起了自己跟着师尊生活的日子,师尊对他很严格,在五岁那个年纪,他在开始接受着常人所无法想象的生活。五岁的他拿着一把木剑,每天都要反复练习拔剑、挥剑的动作,练习两个时辰,练习了整整八年才停下。

    从小的训练使他的手无比稳健,就算是劈到了金石,也绝对无法让他的手颤抖,可现在,他的右手在颤抖,抖得很是明显,手上的剑也是随着手在抖动,若是再挥出一剑,那将是顾凡入江湖以来,最差的一剑。

    可现在的顾凡想不到这些了,他也不再回忆曾经,因为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右手上,他正在用所有的力量克制住自己的右手,渐渐地,顾凡的右手终于抖了不是那么明显了,顾凡心中长出了一口气,把剑收了起来。

    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目中深处有着一丝疲惫,不过转瞬就不见了。他发现还有着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目光的主人正是蓝衣男子。

    蓝衣男子的脸上又出现了笑容,摇了摇头说道:“没想到啊,你竟然真的接下了我这一剑,虽然只是我三分力量的一剑,但也没有过锻体境的可以承受的住,你还是第一个。虽然你受了点伤,但还是我输了,你走吧,下次见面,我就不会放过你了。”

    顾凡沉默着,径直地朝着外面走了过去,当他走过蓝衣男子身旁的时候,开口说道:“若是我们下一次交手,我希望你能出全力!”说完后,他那萧瑟的身影慢慢地远去了。

    马蹄声出现在这小镇上,一个黑衣少年骑着马,朝着东方而去。

    “真是一个有趣的家伙,看这模样,估计也就十几岁,这个年纪剑法上能有如此造诣,也不知道背后教导他的人是谁,恐怕师尊当年也是做不到的,回去了跟师尊说下,说不定我还能多一个师弟。”蓝衣男子自言自语着,随后也转身离去了。

    临走时一脚重重地在大厅中一踏,一股猛烈的真气扩散,直接把那些昏迷的人给震醒了,这里死了些人,他没有功夫留在这里处理,就扔给这些人自己解决了。当那些官兵们醒后,蓝衣男子早已不见了。

    ……

    顾凡骑着马奔的飞快,没有多久就已走出了小镇,他没有沿着小镇外的官道行走,而是一头朝着野外冲了过去,骑着马狂奔了足有半柱香的功夫,这才一头钻进了无人的林子当中。

    林子当中树木丛生,顾凡骑着马没有走多远,顾凡就把马扔在了一旁,然后一个人朝着林子深处走去,走了大概一里地后,顾凡就一屁股坐在了一个大树下,整个人都靠着树半躺着,这时如果有人能够看见他的样子,就会发现他的脸色发白,气息也不如先前强盛。

    顾凡在哭菊镇折腾了一整天,此时外面已是黄昏时分,天正在慢慢地暗下来,林子当中光线黯淡,若是没有人仔细看的话,压根就不会发现,这里的大树下,还躺着一个人。

    挣扎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顾凡勉强坐直了起来,只见他右手垂着,有着一滴滴鲜血从右臂肩膀处滴了下来。

    解开了自己上衣,顾凡瞥了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右肩上,有一道三寸长的伤口,伤口很大,血肉被割的很整齐,一直蔓延到脖子,鲜血现在就从这伤口上流下了。

    顾凡尝试动了下自己的手臂,结果一阵剧痛传来,整只右臂都疼的不行。强忍着剧痛,顾凡拿出一瓶金创药,用左手倒在了伤口上。药粉洒在伤口的时候,又是一阵剧痛传来,疼得顾凡差点叫了出来。

    直至一盏茶的时间过去,顾凡才敷好了药,把衣角撕开,大概地包扎了一下伤口。而后,大汗淋漓的他又靠在了树上。

    看着这道伤口,顾凡就想到了蓝衣男子,这伤口,正是那蓝衣男子一剑留下的。当时他是与蓝衣男子同时出手拔剑,两人在速度上竟是不相上下,当二人的一剑对在一起的时候,差距立刻就显现了出来,顾凡一剑的力量,比起蓝衣男子,还是逊色了不少,故而只是一接触,顾凡就知道若是任由那一剑下来,自己必败无疑。

    关键时候是他用出了柔力,那是他师尊传授给他的,以柔克刚,以力化力,利用蓝衣男子自己的力量化去了这一剑之力,只是这蓝衣男子的实力太强了,为了化去这一剑,顾凡用出了全力,结果右臂差点被废掉,而蓝衣男子的剑气也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才让顾凡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只是当时顾凡不敢露出太严重的伤势,用自己体内的真气封住了伤口,这才在花酒楼中表现出一副安然无恙的模样,其实早已不堪,出了小镇外,立刻就暴露出来了,这才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停下来休息。

    顾凡此时浑身乏力,外面的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只有稀稀落落的月光能够穿透茂密的树叶,落到林子里面,浑身乏力的顾凡,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昏睡了过去。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顾凡仿佛听到自己的耳边有说话声,他立刻就惊醒了过来,沉下心神一听,听到了周围有两个男子的声音。

    “大哥,你真的确定这里有人吗?”这个说话的男子声音比较粗犷,说话的声音也很大声。

    “你小声点,就你这样吼出来,就算这里有人,也都让人跑走了。”这个声音小声了许多,也比较细。

    “我不是都和你说了吗,那匹马旁边的地上既然有血,而且马还是完好的模样,那就说明,那匹马的主人肯定就在这片林子里,没有走远。”说话的是那个被称作大哥的人。

    “可我们都找了快半个时辰了,什么也都没有发现,我感觉我们就是在浪费时间啊,况且你不说那些江湖人士一个个都是武功非凡,像我们这样的十个也打不过人家一个,我肚子好饿,今晚饭都还没吃呢,我好想去把我们今天打的那只兔子给炖了。”

    “你个呆子,天天就惦记着吃吃吃,我们就依靠着打猎,每天都只能勉强保持温饱,那些行走江湖的人,手里要是没有些钱财,不早得饿死了,我们若是能够抢到一个,那就可以休息好多好多天了,你就不想休息一段时间吗!武功高强又怎么样,你没看见那匹马旁边的血吗,那个江湖客定是受了重伤,否则不可能就连坐骑都扔在那里,趁他病要他命,我们直接做了他就好了!”

    “大哥高啊,高啊,那我们赶紧找一找,做了那人,好久没有去镇上吃点好料了,我很是想念啊……”

    顾凡的口中喘着大气,他花了不少精力这才听清楚这两人说的话,从他们的话语当中看来,他们正在寻找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顾凡了。

    他的目中露出了凶芒,他不是一个喜欢滥杀无辜的人,可当有人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那么他绝对不会给那个人一点机会的。他刚想要伸手去拿自己的剑,可是手臂一动,伤口就发作,剧痛使得顾凡使不上力气。

    无奈下顾凡扶着身旁的大树站了起来,他现在身受重伤,就这副样子,恐怕要对付一个普通人都有点困难,何况是两个,不得已的话,只能够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他的左手按在树干上,撑着身子能够站起来,只是没有想到,他刚刚站起来,突然这树干嘎吱一声,树干表面朝里翻开了一层,露出了一个五尺大小的树洞,漆黑一片,完全看不清里面。

    从树干翻开,树洞出现,不过就一眨眼的时间,重伤的顾凡来不及反应,失去了支撑的地方,整个人就直接栽了进去。

    当顾凡的人落到了树洞里面后,被翻开的树皮又从树里面掉落了出来,将树洞重新挡住了。

    那两个猎人听到了这里的动静,快步跑了过来,可是当他们跑了没有几步后,突然有着一声惊人的吼叫声发出,地面震动了起来,仿佛有个怪物走了出来,两人的脚步声就此停下,紧接着的是两声惨叫声传出,然后过了一会儿,林子里就又变得安静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