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印之尊 第十一章 老夫妇

时间:2019-05-31作者:乱血的墨

    剑光,枪影,原本就只有这两者在这花酒楼的一楼大厅当中,可却突然有一道黑光发出,与剑光枪影撞击在一起,发出了砰的一声声响。

    顾凡伸手一卷,长剑回到了他的手中,放回了背后的剑鞘里面。他的目光冰冷,扫视着一楼大厅当中的人。

    欧荣的身子酿跄了一下,双臂发力才握住了长枪,右脚用力地一蹬,地面上的石砖都裂开了一道裂缝。欧荣的双眼瞪得大大的,像是一副要发作的样子。

    顾凡的目光放在了大厅东边的窗户下,那里有一张小桌子,桌上摆着几样小菜,一对五十来岁的老夫妇坐在那里,这两人农夫打扮,看起来倒像是村子里面的农民。

    顺着顾凡的目光,欧荣也看到了那对老夫妇,顿时大喝道:“你们两个老家伙,谁叫你们插手的,我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说罢,欧荣手中的长枪一抖,好几道枪影出现,凝聚出一道道气流,刺向了这对老夫妇。

    “哭菊镇欧家的断门枪果然气势非凡,可惜还差点火候。”那老汉拿起了一根筷子,只是轻轻地点出一拨,就化解了欧荣施展出来的枪影,更是拿着筷子轻轻地再敲一下,一道劲风射出,射在了欧荣手中长枪的枪尖上,欧荣一时间只觉得一股巨力袭身,倒退了好多步。

    欧荣脸色大变,不可思议地看着那老汉,他刚刚的确是看出了这夫妇就是出手捣乱的人,因为那老妇的身前,只剩下了一根筷子。原本他以为这两人能够一击将自己和快剑客分开,不过是占据了突然出手的时机,故而才将自己的怒火转移到这两人身上,玩玩没有想到,这老汉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随手一击,就差点让自己无法招架。

    “欧家断门枪名不虚传,老夫我刚刚那一下,可没有多少锻体后期可以顶得住,可惜了,如果你这断门枪练到了第五层的话,那我今天绝不敢在你这花酒楼惹事。”老汉说着,拿起桌上的一杯酒,一口喝下。

    顾凡的表情依旧是冷冰冰的,无论对手是谁,他都不会露出畏惧的神色,丹田处的真气已经解开了,随时都可以融入体内。那是他师尊留在他体内的真气,上次在白云山庄,这道真气起的作用远比表面上看的大,顾凡有把握,激发了这道真气,就算是这对老夫妇,也奈何不了自己。

    欧荣面色难看,说道:“欧某没有猜错的话,两位想必就是白谷二老吧?”

    旁边的那个老妇哈哈笑了两声,用她那沙哑的声音说道:“没想到我夫妇二人已有十六年的时间没有出来行走江湖了,还能有人记得我们的名号。欧荣,你没有猜错,我们就是白谷二老。”

    当真正听到这两人承认的时候,本就安静的花酒楼顿时变得沉寂,原本那些人只是不敢讲话,此时却是动都不敢动一下,实在是这白谷二老的名头太可怕了。

    欧荣想起了自己曾经听过的有关这二人的事情,这夫妇二人三十年前,在元川这一带就有些声名,他们居住的地方,就在距离哭菊镇四十里不到的铜桥镇,日子过得还算可以。

    可不知道他们夫妇二人什么时候得罪了一个气血境武者,那个气血境武者竟然在三十年前杀到了铜桥镇上,当时,以他们夫妇二人锻体后期的武功,根本不是那个气血境武者的对手,五招不到,两人就已重伤。

    也不知道这对夫妇怎么惹的这个气血境武者,此人没有直接取了这两人的性命,而是当着他们夫妇的面,屠灭了整个铜桥镇,包括这白谷二老的三个孩子,也是尽数被虐杀了。白谷二老当时心境已近崩溃,本来觉得自己必死无疑,却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高人,将那气血境武者击退,救下了他们夫妇二人。

    听闻了铜桥镇被屠灭的消息,当时的通北府令震惊,更是派出了巨大的人力寻找那个气血境武者,可惜都是无功而返,搜查了数个月的时间后,通北府的府令也放弃了。

    可就在这事情过去了十年后,有着一对夫妇突然出现在了通北武林中,自称白谷夫妇,这夫妇两人武功俱是锻体境圆满,夫妇二人当时出现,挑战了许多通北武林锻体境高手,未尝一场败绩,尤其是有一次一位气血境武者与他们二人一战,最后却是不分胜负,更是让这白谷夫妇的名声大涨。

    直到有一天,有人认出了这白谷夫妇,就是昔日铜桥镇被屠的那日,唯一活下来的夫妇。也就是这个时候,这白谷夫妇二人,杀了一个气血境武者,杀的这人,就是当年屠灭整个铜桥镇的凶手。

    由此一战后,这夫妇二人在众多的江湖人士眼中,地位丝毫不逊色于气血境强者,自那后的四年,白谷夫妇依旧是在到处挑战气血境武者,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被他们挑战的气血境,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全部都当场死亡了。

    久而久之,引起了许多武林人士的恐慌,一场以通北武林四大门派中的青羽派为首的围剿行动展开了,就连青羽派的掌门,气血境后期的青临也都出手了。

    最终青临与白谷夫妇进行了一场决战,结果如何无人得知,但那一战过后,白谷夫妇宣布退隐江湖,而青临带着青羽派的人撤退了,这场围剿,就以一个这样的结果收场了。从此白谷夫妇的名号消失在了江湖上,后来的人,都称他们为白谷二老。

    原本这事情在如今的江湖当中,已经是没有多少人知道了,但欧荣却因为他父亲曾经参加过那场围剿,所以才有着印象,而哭菊镇与铜桥镇又是相邻,绝大多数镇上的人都无法忘记那事,正是因为如此,他想起了父亲提起这两人时的一种畏惧感,欧荣想不明白,为何已经十多年没有出现在江湖中的白谷二老,此次又会出现,而且还正好到了自己的花酒楼。

    欧荣硬着头皮说道:“两位,你们今日来到我花酒楼,不知道是有何要事?”

    “既然你小子直接发问了,我二人也不废话,听闻你月前得到了一株三百年的人参,这人参,我们要了,你若是识相的话,就给我交出来,否则别怪我用抢的了!”说话的不是那个老汉,而是他身旁的老妇。

    “人参?你们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的,这么贵重的灵药,我这里可是没有!”欧荣一口就说定了自己没有。

    “我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你就不必知道了,实话告诉你,你今天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可你若是不知好歹的话,就别怪老身我,打开杀戒了!”老妇一拍桌子,脸色一变,身上的杀机毫不掩饰地释放了出来。

    欧荣的心底却是十分为难,他的确是得到了一株三百年的人参,可这事情他可是做的十分隐秘,知道的就没有多少人,怎么就会被这两人给知道了,若是其他东西他为了消灾交出去也就罢了,可这人参,是他用来救命用的,无论怎样,都觉不可能交出去。

    咬了咬牙,欧荣硬着头皮摇了摇头。

    “你这是在找死,就连你父亲当年在我面前都不是对手,以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真的以为能够对付我吗!”老妇说着,已经离开了她的座位,左手伸出,有着白芒凝聚,如同骨爪一般,朝着欧荣的面门抓了下去。

    欧荣大喝了一声,双手抓紧长枪,浑身的真气凝聚于枪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老妇的身上,此时已经顾不得顾凡会不会出手偷袭他了。

    只见欧荣长枪一抖,一圈枪影出现在他的枪尖上,长枪往前一刺,所有的枪影融为一体,形成了如螺旋一般的气流与老妇的一爪碰在了一起。

    欧荣喷出了三口鲜血,整个人倒退了十多步,右手拿着长枪,左手捂着胸口,有着鲜血从手指缝从流出,欧荣稍微拿开了自己的左手,能够看到胸口上多了三道长长的伤口,鲜血正从里面流下来。

    老妇就站在方才欧荣站着的地方,戏谑地看着欧荣,道:“你欧家断门枪原本七层,可惜流传到你父亲那一代的时候只有六层了,可就算是这样,你的父亲也没能练至第六层,没想到到了你这一代,竟然连第五层都练不到了,实在是可悲,如果今日你练到了断门枪第七层,可能我还真的不是你的对手,可惜,你再也没有机会了。”

    老妇面容狰狞,就要再度出手杀向欧荣的时候,欧荣大吼道:“门外的各位,你们还不出手,今日我们哭菊镇就不保了!”

    当他这一声喝出的时候,一道刀光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扫出去,替他顶开了老妇的一击,不过这刀光的主人,也是蹬蹬退了好几步,露出了一张留着长须的面孔,此人正是哭菊镇的第一捕头,泽意!

    当泽意进入了花酒楼后,门外的官兵们也都冲了进来,一部分围住了顾凡,一部分围住了白谷二老。

    老汉大笑道:“老婆子,你去杀欧荣,这些不长眼的家伙,就交给我了!”老汉的身上破旧的外套甩出,一股劲风直接卷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