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印之尊 第三章 全身而退

时间:2019-05-31作者:乱血的墨

    白兴德这一式雷剑穿心乃是震雷剑法的第三式,是白兴德目前所能够施展的最强一剑,不过弊端也很明显,那就是以白兴德目前锻体境中期的功力,只能施展出一剑而已,而是还是不完整的一剑。

    面对着这一剑,在顾凡的眼中,这一剑可谓是漏洞百出,身子略微一动,便有了十足的把握躲开这一剑,甚至他的右手已经放在了背后的剑上,随时都可拔剑发出致命一击。

    白兴德这来势汹汹的一剑顾凡轻松地躲过,但是他刚想要出剑的时候却有着一只粗糙的大手到了他的身前。顾凡的眼神从原本那平淡瞬间凝重了起来,拔剑的手立马收了回来,右手手肘直接去这只手撞在了一起。

    顾凡闷哼了一声,整个人被抛飞,足足后退了数十丈才停下了身子,右脚在地面上狠狠地蹬了一下才停住了身子,凝重地看向了白兴德身旁站着的一人。

    白高永站在了白兴德和童志的身前,这个六旬老人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就那样静静地看着顾凡,开口冷冷地说道:“就是你杀了我儿子?”

    顾凡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冷冷地看着白高永。

    “好,就算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因为我可以感觉到,就是你杀了我的儿子,杀人偿命,今天你的这条命就给我留在这里吧!”说罢,白高永身上一股狂暴的气息骤然爆发,锻体境巅峰的实力爆发,他脚下的地板甚至都开裂了。

    “且慢,今日乃白庄主大寿之日,怎可轻易动手杀人,收拾此等凶徒之事,就交给贫道来吧。”一人从人群中飞跃而出,落在了白高永的身旁。

    此人约莫五十多岁的模样,发须皆白,穿着一身道袍,手上拿着拂尘,对着一身黑衣的顾凡大声道:“贫道荆木观东来,今日要替诸位英雄收了你这妖孽,贫道从不杀无名之辈,你还不快快报上名来!”这老头把弄着拂尘,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比较出尘一些。

    东来这个名字一出,场中不少人都议论了起来,荆木观东来道长,修武数十年,曾经灭了杨谷七个村的数十恶霸,更是在昔日荆木观带头的断崖山魔道一战当中,斩下了八个锻体境魔头,声名远播。

    “原来你就是荆木观东来道长!”顾凡看着此人,脸上凝重的神情稍微淡了点。

    听到有人念出自己的名号,这老道士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愉悦了几分,傲然道:“不错,正是贫道。怎么了年轻人,你若是现在害怕后悔了,可以到我面前来给白庄主磕头认错,说不准白庄主善心大发,还能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无知之人,自诩正道人士,却与这些道貌岸然之辈混在一起,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顾凡冷冷地说道。

    “小辈找死,竟敢当着这么多英雄好汉的面前信口雌黄,我若是不将你拿下,今日我这张老脸就没地方放了!”东来道长面色通红,显然是十分愤怒,大吼了一声,锻体境中期的功力爆发,右手拂尘立即挥出,真气凝聚拂尘上,拂尘上有着风凭空出现,卷向了顾凡。

    对着比起白高永要弱上不少的东来道长,顾凡可没有太多的顾忌了,背后的剑一把抽出,一剑劈出,拂尘被他的剑劈开,丝毫不得靠近他。

    但东来道长能够在武林当中具有一些威名,岂会就这一手,右手拂尘挥舞间抵着刚刚顾凡的那一剑,左手则是连续拍出了数掌,每一掌都是对准了顾凡的要害。

    顾凡不屑地哼了一声,明明已经劈出的长剑竟然一转,削了三下,直对着东来道长的左手,东来道长没有料到顾凡的剑法竟然如此玄妙,双手抓住拂尘,更是运转了全身的功力,拼了老命地将拂尘在身前挥舞,往后几步躲避了开来。

    场中一干江湖名流看到了这一幕更是纷纷议论了起来,都在谈论这少年人究竟是谁,年纪轻轻可这剑法却是惊人,招式简单可却不失凌厉,仅仅几下就能让东来道长这个老江湖落入了下风。

    一旁观战的白兴德却急得不行,他一心想要为大哥报仇,在看到东来道长愿意出手杀了这个黑衣少年的时候他心底还稍微松了口气,虽然东来道长的武功修为与他相差无几,但论起江湖经验比起他高了不少,本以为对付一个少年不在话下,但现在看来这东来道长也不是此人的对手。

    看了看他身旁神色和刚刚没有什么变化的父亲,又看了眼童志,朝童志点了点头,他便和童志再度冲出,与东来道长一起对付这来历莫测的少年。

    顾凡在看到自己被三人包围住的时候,却是大笑了起来:“这就是所谓的武林正道人士吗?屡屡以多欺少,你们也配自称正义吗!”

    这话一出,场上顿时安静了不少,东来道长三人的脸色也红了不少,身为通北府武林上有名的人物,此时竟然在围攻一个小辈,此战就算是胜了,他们三人的名声也要臭掉。偏偏白高永一句话都没有说,这让他们也不好后退。

    倒是白兴德率先沉不住气,大骂道:“伶牙俐齿,杀人偿命,和你这样的人需要将什么道义,小贼,拿命来!”白兴德一式震雷剑法使出,杀向顾凡。

    童志和东来道长也不再顾着面子什么呢,他们都已知道这少年的不凡,如果再不拿出看家本事,是拿不下此人的,不敢再藏着什么实力,纷纷拿出了全部手段。

    三个锻体境中期的武林高手出手,场面十分激烈,就连那凛冽的寒风都在此刻,无法停留在他们四人的身上。

    面对着三个高手的攻击,顾凡手中的剑却是十分的灵活,与大开大合的震雷剑法相比,他的每一剑都是极为实在,没有任何的花里胡哨,每一剑都能化解掉东来三人的攻势。

    突然,顾凡的双眼当中精光爆发,大吼一声,剑离开了他的手,顾凡身子朝后半倒,以气驭剑,剑在他的身上飞旋着,转了整整三圈。随着剑的飞旋,在剑身外,有着剑影幻化,气势非凡。

    就在这剑影幻化了足有数十道之后,顾凡蓦然抓住了剑,随即猛然横扫出去。

    白兴德他们三人脸色大变,在他们看来,这黑衣少年只是剑法一变,就有着无比猛烈的剑气爆发,此剑他们三人竟然都没有把握接下,三人纷纷倒退了开来。

    在三人不断倒退试图躲避这一剑横扫的时候,白高永终于动了,他一步迈出,下一刻就出现在了白兴德三人的身前,大手一抓,一股吸力自他的掌心爆发,直接将顾凡这横扫出的一剑破开。

    见白高永亲自出手化解掉了自己的一剑,顾凡并没有后退开来,手中长剑一抖,挑了白高永的手一下,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然后顾凡左手点了丹田一下,他的丹田处,一股凝聚在一起的真气分出了三分之一,散在了顾凡体内各处经脉。

    外人看不到顾凡体内的这股真气,若是有人知道了,那必然会大吃一惊,因为这股真气的精纯程度远超锻体境,就算是功力已经到了锻体境巅峰的白高永体内的真气,也是远远地逊色这股真气。

    这股真气融入顾凡的体内,他的气势没有增加,但是白高永的内心却是咯噔了一声,他突然感觉到了眼前的这个人好像有了什么不同,但却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同。

    顾凡可没有想那么多,他的右手握紧了手中的剑,全部的力量都凝聚在了这把剑上,一剑刺出,剑上凝聚了剑气,朝着白高永刺去。

    白高永不屑地哼了声,大喝道:“穿云手!”右手呈爪抓出,气势狂暴,这一抓若是落在了铁块上,就算是铁块也会被抓出个窟窿!

    顾凡凌厉的一剑与白高永的穿云手碰在了一起,一圈气流从两人所站立的地方扩散出来,以他们为中心三尺内的青砖地面全部碎开了来,就连两人的衣服,都是被吹起。

    白高永内心震惊,他全力下的一招竟然无法把眼前的这个少年撕得粉碎,反而他现在施展出了所有真气,也只能将这一剑挡在,自己掌心三寸处。

    场面并未僵持太久,剑横,一道锋利的剑气穿出,直接穿入了白高永的掌心当中,白高永顿时脸色一变,左手往自己右手手腕上一拍,在遏制住那道剑气的同时锻体境巅峰的实力全部爆发,大力震出,逼的顾凡只能后退。

    顾凡后退中将这一剑还未散去的剑气朝着古道右侧林子某处射去,随即才把剑收回了剑鞘,大笑道:“痛快,白云山庄看来也不都是一群沽名钓誉之辈。”

    “年纪轻轻武功不低,看来你背后定然有一位名师存在,我那儿子死在你手中不冤。但是杀人偿命,无论你背后的人是谁,我都会杀了你,好祭我儿在天之灵!”白高永身上杀气腾腾,本来是他的寿宴,硬生生被人搞成了这样,对于眼前这个人他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

    “哈哈哈,白庄主放心,你我之间肯定要有个了断的,下个月十五北川山,我会在那里等你,届时,我会让整个通北武林知道你的真面目,你若是想为你的儿子报仇,记得过来。”话音一落,比之先前更加猛烈的风吹来,顾凡的踪影在狂风吹起的那一刻就不见了。

    在场的武林人士一个个都沉默了下去,白高永拳头紧握,双眼出现了血丝,就在这安静的时候,一个人影缓缓从古道旁的树林中走出,众人看见了此人,纷纷动容,就算是白高永的表情也是变了些,此人正是方才与他一起下棋的钟姓男子。

    这钟姓男子并不在意这些人的目光,说道:“不是我不想出手,而是此人一开始就发现了我的存在,行了,先进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们在慢慢谈。”说完后,钟姓男子就走了进去,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少,只剩下了几个家仆在收拾着这狼藉的场地,青砖古道上,陷入了一片沉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