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印之尊 第二章 搅动白云

时间:2019-05-31作者:乱血的墨

    白云山庄门口,大广场上此时已经没有了多少人,随着宴会的开始,这里现在只留下了十来个白家的家仆看守着。天空阴沉沉的,风没有减小,反而是越来越大了,使得这些看守的家仆一个个身子卷曲着,只能无奈地站着这外面。

    就在这些人觉得很是无聊的期间,这条通往着远方的古道上有着声音传来,这些心中发闷的家仆一个个便好奇地看了过去,这么晚来的,肯定是庄主的大儿子,也就是那位白水城的副城主,白兴为了。传闻当中白兴为清正廉洁,经常帮助百姓,这些家仆平日也很少见这位大少爷回来,这次正好看看这位副城主是何等模样。

    古道上的黑影在这些人的眼中不断地放大,但是随着眼前景象的越来越清晰,这些家仆从原本期待的模样慢慢地发生了变化,本来充满了期待的双眼中出现了惊慌的神色。

    一辆无人驾驭的马车疯狂地冲撞了过来,若是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但是在这辆马车的后面,还有着一辆马车跟着冲过来,那辆马车上倒不是没有人,但是那个人身子僵硬,犹如木头一样,没有任何举动,任由马车冲的飞快。

    在这两辆马车旁边,还有着二十多匹马,这些马匹的背上不是空荡荡的了,每一匹马上都有着一个人,只是这些人不是骑着马,而是趴在了马背上,一动不动的!

    白云山庄的这些家仆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眼力还是有一点的,他们一下子就认出了其中的九只马和背后的九个人,就是刚刚出去迎接他们的白兴为的!这样看来,白云山庄这些人背后的两辆马车,以及另外那些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见到这一幕,这些家仆一个个就慌了神,立马就有人大吼着跑到了山庄里面禀告了。在此期间,马车的速度没有丝毫慢下来,眼瞧着就要撞在这白云山庄大门的时候,那些家仆一个个心惊胆战中围了起来,企图用自己的身子来挡住这前行的马车。

    这举动在平常看来,无异于自杀一般,速度那么快的马车,带来的冲击力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了,更何况后面还有那么多的马匹,这些人都会被践踏而死。但是他们却又不能上,一旦他们退缩了,等到事后,白高永都不会放过他们。

    马车狂奔还未撞击到他们,但那股带来的风就已经吹在了他们的脸上,家仆当中已经有几个人发抖了起来,仿佛想要后退。

    就在马车要撞到他们的时候,一个黑影从山庄里面跃了出来,重重地落在了地上,随即从地上弹起,一掌拍在前方那辆马车的马背上,那只马嘶鸣了声,就停了下来。此人动作未停,再次一跃,后面的那辆马车也被他用同样的方法停下来。

    从第二辆马车上再度跃起,此人落在了地面上,看着马车之后的二十多匹马,大吼了一声,双手猛然朝前一推,身上有着淡淡的气流升起,一股强劲的力道从他的双手中爆发,隔空拍在那些马匹的身上,使得那些马匹发出疼痛的嘶鸣,全部都停下来了。

    就在此人将这些马匹全部控制好的时候,一个中年模样的人影骤然从山庄中冲出,手中一抽,三尺长剑浮现,白光一闪,一剑就已经挥出。

    只听得一声断裂声,第一辆马车的车顶就已经被削开,残破的车顶飞出了十多丈外。中年人落在了地面上,脸色冰冷,手中长剑并未收起,整个人对着那被他一剑破开的马车,此人正是白高永的二儿子,白兴德!

    自幼拜入震雷剑派的白兴德,剑法高超,一出手就带来了冷冽的杀气,若非是他心有顾忌收了力,刚刚他那一剑完全可以把马车彻底劈开。

    随着白兴德的一剑,刚刚凭一己之力制服了所有马匹的那个人也转过了身,面朝着第一辆马车,这个时候那些家仆才看清此人的面容,三十来岁的模样,身子壮硕,留着络腮胡,皮肤黝黑,一双手大大的,一看就是擅长手上功夫。

    看清了这个人的模样,家仆当中就有着人喊道:“力掌童志!”

    这个叫童志的中年壮汉与白兴德一前一后,分立于马车两旁,童志皱着眉头,右掌微微抬起,不知道在犹豫什么。

    “阁下这是还不肯现身吗,还想要躲多久?”这声音冰冷中带着一丝杀气,正是白兴德所说出的。

    “哈哈哈,通北府第一掌的传人,再加上震雷剑派二代弟子中的翘楚,看来我今天的面子也是挺大的啊!”这声音冰冷,说出后一道黑影自破碎的马车中掠出,在空中翻腾着,就要离开。

    就在这个黑影出现的那一瞬,童志的双眼爆出了精光,整个人凌空跃起,右掌直接拍出,掌中蕴含着恐怖的力道,掌未到,就可以感觉到有着劲风吹出。

    黑衣少年并没有躲避,在空中翻腾的身子猛然一转,同样是一掌拍出,与童志的那一掌碰在了一起,两人就这样在空中对了一掌。

    只听见啪的一声,黑衣少年和童志就分开了来,童志整个人落回了地上,而黑衣少年飞出了十多丈外,脸色有一瞬间的苍白,不过脚步还是沉稳的。

    童志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的内心已十分骇然,看起来是这个少年吃了亏,可实际上在刚刚那一掌的比拼当中,因为他是突然出手袭击,本就占据了便宜,可就算是这样这个少年也不过稍稍后退了几步而已。自己的功力已至锻体境中期,这样看来,这少年的功力绝对是与自己相仿,如此年纪有了此等实力,未来难以想象!

    “竟然能在我一掌下毫发无损,看来阁下也并非无名之辈,何不道上姓名,童某从不杀无名之辈!”虽然心里对于这少年的武功很是震惊,但是童志在嘴上却没有认输。

    “你这一掌力道挺强,但火候上还差了不少,比起你师父那通北府第一掌的威名来更是差了许多,所以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黑衣少年的语气平淡,仿佛一点都不把童志放在眼里。

    童志看到这少年一副轻视他的模样,哪里还受得了,一气之下就要冲出,但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山庄大门处有着一个老妇人快步跑了出来,神色惊慌,跑到了白兴德的身旁,看到了被劈开的马车,脸色煞白。

    这老妇不是别人,正是白高永的妻子,白老夫人颤颤巍巍地拉开了马车车厢的帘子,猛地发出了一声惊呼,整个人向后一倒,瘫在了地上。

    白兴德大惊,连忙把老妇搀扶了起来,喊道:“娘,怎么了?”

    白老夫人浑身僵硬,全身都在颤抖,憋了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死了,为儿死了,都死了!”说完以后好像又想起什么事情,哀嚎了一声又晕了过去了。

    “来人,快把我娘扶进去。”两个婢女听到了白兴德的声音,立刻把白老夫人带了回去。

    白老夫人被婢女带进去以后,白兴德手上长剑一挥,车厢的车帘被割开,映入白兴德眼中的就是两具尸体,其中一具就是他的大哥,白兴为。身上的血海没有干,模样惨淡。

    白兴德大怒,虽然早就猜测了他大哥遭遇不测,但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难于忍受,大吼一声手中长剑挥舞,一道剑气呼啸而出,在空气中擦出,眨眼间就临近了黑衣少年顾凡。

    黑衣少年并没有惊慌,身子一侧,脚步灵活地变化,在外人看来无比迅猛的一剑就这样被他轻松地躲避了开来。

    眼见自己的一剑被人轻易地躲开,白兴德大怒,手持长剑直接冲出,长剑在他的手中舞动,白光闪闪,每一剑都是无比猛烈,混乱的同时却又不失规律,如此气势,正是震雷剑派的独门剑法第二式,千剑穿心!

    在白兴德出剑的同时,童志也出手了,本来他身为一个正道人物不想与人一起围攻一个少年的,可是又想到这个少年的武功不凡,又与他结下了梁子,今天如果不趁这个机会把此人扼杀了,日后恐怕再难下手了,最后还是决定与白兴德联手。

    两人本来在通北府当中就颇具名气,乃是高手,这次联合出手,一掌一剑,动起手来气势凶猛,若是寻常锻体期,在面对着这两人的攻击下,恐怕早就顶不住了。

    只是顾凡也并非常人,他那诡异的身法再度展现出来,明明童志和白兴德的每一招都是致命一击,但是顾凡每一次都能轻松地躲过。

    这一下可刺激到了白兴德和童志,他们二人在通北府中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拉下脸皮对付一个少年,竟然还制服不了,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白兴德的心中本来就有着一团怒火,大喝道:“童兄让开,我就不信我收拾不了他,雷剑穿心!”

    童志闪开,长剑离手漂浮,白兴德把身上所有真气施展出来,汇聚在长剑当中,长剑上剑气爆发,剑身外带着一圈剑气直接冲向了顾凡。

    此时山庄当中白兴富与一干江湖名流也是都已走出,甚至在家仆的禀告下,就连白高永也是走了出来,只是那个钟姓中年人不知为何没有出现。

    白高永刚走到这里就看到了白兴德使出了这招雷剑穿心,神色一紧,急忙呼喊道:“不好,德儿收手!”说话间人更是一把跃出,奔向白兴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