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印之尊 第一章 黑衣少年

时间:2019-05-31作者:乱血的墨

    风在狂舞,天阴沉昏暗,这天气看起来很不好,本来应该没有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出行的,可就在这个地方,却聚集了不少人。

    这是一个很大的广场,通往广场的是一条青砖古道,这古道很大,很长,一眼看不到尽头,通往远处。此时有着阵阵马蹄声从古道远处传来,虽然踪影未现,但声音十分响亮,想来距离这里也并非多远。

    果然没过多久,就有着两三辆马车和五六匹马飞驰赶来,马车和马有马夫牵着带入了广场左侧的马房当中,而那些骑着马来的赶路人一个个都是练家子模样,脸上更是带着笑容,一个个快步走进了广场后的庄园。

    这个庄园规模庞大,巍峨壮观,青砖绿瓦,周围的墙都修建的有三丈高。庄园上此时张灯结彩,挂着大红灯笼,就连大门外的两个石狮子都是挂着红布,庄园大门上方悬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四个刚劲有力的大字,白云山庄!

    白云山庄今日热闹无比,如同刚刚那样赶来的人还有很多,门口此时也是安排了不少家丁接待来客。来往之人络绎不绝,尽显白云山庄的气派。

    这白云山庄名声极大,在梁魏国通北府中都具有着威名。白云山庄的庄主,白家当代家主白高永,乃是武林高手,十多年前就以“火雷掌”、“穿云手”两门绝技名震通北府武林,死在他手中的武林魔道恶徒数不胜数,在江湖当中深受不少人敬仰。

    除了他本人外,他还有着三个儿子,大儿子白兴为官居通北府三大城之一白水城副城主,位高权重。二儿子白兴德,拜入了江湖大派,震雷剑派门下,一身剑法不俗。三儿子白兴富,没有当官也没有学武,而是经商,多年来积攒的财富,就算是在通北府中,也是排的上号的。

    白云山庄,人声鼎沸。今日乃白云山庄庄主白高永六十大寿,通北府武林江湖各门各派都前来祝贺。甚至因为他的三个儿子也都纷纷回家,各路的名门望族也是前来祝贺。

    山庄当中摆了上百桌,座无虚席。尤其是金碧辉煌的主厅当中,摆了四张锦绣大桌,坐着的都是名流,白高永的二儿子和三儿子满面春风,带着妻儿招待着这些名人侠士。

    在这个热闹非凡的时候,山庄后面的一间院落当中,与前方的热闹不同,这里显得是十分的安静。院落当中种了不少花草,院子里面散发着淡淡的花香,院子中央,摆着一张棋盘,此时有着两个人正在下棋,其中一人发须皆白,不过面色十分红润,若是外面的那些宾客看到了,定会一惊,因为此人就是这场寿宴的主人,白高永!

    在他的对面,与他下棋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面貌普通,不过他的双眼却是十分明亮,身上不经意散发出来的气势,十分惊人。

    这个中年男子手握黑子,落在棋盘上有着清脆的声响,开口说道:“白兄,今日是你六十寿宴,怎么看你下棋的模样还有些分心?”

    “我也不知道是为何,今日总是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也不管他了,有钟老弟在这里,我相信应该还没有什么不开眼的人敢来闯我白云山庄。”白高永面带笑容的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中年人,说话间落了一子。

    那个中年男子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拿起了一子落下。就在这二人悠闲地下着棋的时候,正在招待着宾客的白家二少爷白兴德身旁管家走进,小声禀告着:“启禀二少爷,前面有白水城的仆从刚到,说大少爷此时走过了子岭山,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到了。”

    白兴德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对着这管家吩咐道:“外面风大,你现在带上几个人,出去迎接大哥,不能在外人面前落下了我们白家的面子。”

    听到了白兴德的吩咐,管家快步退出了大厅,立刻点了八个家丁,骑上马盯着狂风,沿着古道快速离去,要去迎接白兴为。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了,刮在人的脸上,隐隐作痛。

    穿过了子岭山,便接近了白云山庄,古道上马蹄声响亮,两辆马车奔着,当头的一辆宽大奢华,赶车的大汉面色严肃,正在全力赶着车,车内却有着男女的嬉笑声传出。

    在这辆马车的背后还有着一辆马车,那马车比起这辆来更大,车轱辘动起来还有着嘎吱的声音,仿佛车内装着重物一般。除了这两辆马车外,四周还有着十多个骑着快马跟随的劲装打扮的随从,这些随从一个个面色冷峻,紧盯着四方。

    就在这车子刚刚走过子岭山没有多远,赶车的大汉驾车到一半,突然大声喊道:“前方何人,快快让开!”

    在马车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衣衫的人,这人看起来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模样,他的头发衣衫被风吹得飘舞起来,身子瘦弱,面孔寻常,肤色有点黝黑,这不高的身子却十分坚定的站在地上,他的背后背着一把剑,看到了前方疾驰来的马车,双眼显得十分明亮。

    赶车大汉看到了自己的呼声没有让这个黑衣少年移动,情急下用出全力想要让马车停下来,还没有等到马车彻底停下来,他身旁一位骑着快马的随从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右手张开,朝着站在那里不动的黑衣少年一抓而去。

    一声马嘶,载着白兴为的马车骤然停了下来,那大汉正要发作骂人,从马背上跃起的那个随从的一掌就到了这黑衣少年的头顶上了,距离不过一尺!

    就在这一掌将要落在黑衣少年头上的时候,黑衣少年动了,他的右手动了起来,不过却并不是去拔放在他背后的那把剑,而是伸出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爆发出了极快的速度,直接点在了那个随从的胸口上。

    那个随从的双眼睁的大大的,满是不可相信的色彩,他的一掌再也没有机会落下了,因为他已经倒在了地上,倒在了刚刚他以为可以轻易杀死的那个少年的脚下。

    赶车的大汉完整的看见了这一幕,不仅是他,周围的其他随从也都是看到了,那一指看似简单,可实际上,换做他们任何一个人,也都接不下。

    其余还留在马上的随从也是意识到了不妙,一个个纷纷从马上跃起,更是各自抄起了刀剑,包围住了黑衣少年,刀光剑影冲向了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慌张的神色,平静中黑衣少年再次动了起来,他背后的剑依然没有拔出来,动的是他的身子,他的脚步迅速,几个晃身间,他就躲开了所有的刀剑攻击。

    那些随从神色骇然,直到他们出手了才明白眼前的这个少年有多恐怖,至少他刚刚所施展的身法,就不是寻常人所能够匹敌的。

    就在此刻,马车中的白兴为缓缓走出,当他离开车厢后,看到了他此生最为难忘的一幕!

    黑衣少年拔剑了,他的剑离开了他背后的剑鞘,那一刻冷冽的剑气出现在了古道上,这些白水城来的随从,这一生都没有见过这么快的剑,这一剑,在他们的面前,只是一道光闪过而已。

    他们眼中的世界定格了,这一剑,将他们这十几个人的生命全都带走了,也包括了那个赶车大汉,他的身子就倒在了车厢口。

    白兴为呆呆地站在马车上,他刚刚出来的时候这少年的手中已经没有了剑,他的剑已经回到了背后。而他看到的,则是这满地的尸体,甚至就在他的脚边,赶车大汉的尸体就在那里。

    白兴为已经被吓得不行了,他出生于江湖,虽然位居高位,但是在武功上也是没少下功夫,能够在一瞬间将他的这些随从杀死,如果这个少年没有帮手的话,那只能说明这少年的武功,可以和他的父亲相提并论!

    “少侠,少侠,你不要杀我,我乃白水城副城主,我父亲白高永江湖人称火雷穿云手,这一生都在除魔卫道,我们家族一直在为武林正义做出贡献,你如果敢杀我,不仅我父亲他绝对不会放过你,就连其他的正道人士,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白兴为瘫坐在地上,他的声音听起来都在颤抖,在他的背后还有着一个美妇,不过此时这美妇的脸上同样是一副骇然的神色。

    黑衣少年一声不吭,没有回答白兴为的话,只是一步一步地朝着马车走了过去,他每一步迈下去,都是沉稳无比,更是在他的身上有着一股凌厉的气息透露出来。

    白兴为眼见此人不断靠近,害怕间不断求饶:“饶命啊少侠,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为何要杀我!”

    “正道?你们也配自称正道人士吗?你当日在杨家村强抢民女,屠戮村民。更是勾结贪官,夺取百姓利益,你这样的人也配称作正道人士吗!”黑衣少年的声音里面不带一丝感情,话音一落,他骤然拔剑,剑光一闪,白兴为二人倒下。

    黑衣少年站在马车旁,他的身形依然和先前看起来一样瘦弱,他站在原地不动,呼呼地风声吹过他的耳边,他的头发在风中飘舞,他的心却飘到了远方,依稀在他的耳边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顾凡,别跑那么快,会摔倒的!”只是这声音很快就消失了,剩下的是一声声哭泣声。

    黑衣少年的眼角此刻留下了几滴泪水,拭去了眼角的泪水,黑衣少年的双眼坚定,在心中自言自语道:“爹,娘,顾凡一定会把你们找回来的!”

    就在此刻,有着马蹄声从古道的另一头传来,随着时间的流逝,马蹄声越来越响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