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陈阵事务所 第二章 必杀

时间:2019-03-24作者:龙城飞雪

    在这个世界,执行委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情报,行动力,执行力,实力,包括执行任务所需要的经费,都需要经过深切的考虑。

    所以陈阵在事务所建立之初,就建立了等级制度用以区分各种各样的委托任务。

    这不得不说是一件极其高瞻远瞩的事情,在事务所建立之后,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接到任何的生意,但是,陈阵却并不紧张。因为很快,那些仍然存活的老主顾就找上了门。

    ——不用问他们是怎么知道陈阵事务所的位置,只要想知道,自然会知道。

    当然,世界的变化也会导致相关的委托事项发生变化,从以前抓小三偷窃商业机密之类的任务,慢慢转移到了消灭各种奇怪的异类以及处理各种各样的怪奇事件。

    这就需要相当的实力了。

    而很不凑巧,陈阵的实力,是绝对经受的住考验的,无论是自身定位变化之前的陈阵事务所,还是变化之后,他的任务完成率,永远都是百分之百。

    “到了。”陈阵忽然停住脚步,将手里的地图递给拎包小弟:“胖头鱼,把地图收起来。”

    “是。”

    主要职务为拎包的胖头鱼点了点头,接过地图,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入箱子里。

    这份地图的价值,可是远远超出了这一趟委托的酬劳,由不得他不小心翼翼。

    男子拘谨的跟在陈阵身后,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此时终于忍不住问道:“陈先生,你说的暗河,不应该是在前面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鼓起了巨大的勇气的。哪怕他再怎么觉得自己是顾客,在陈阵面前总是会不由自觉地感到一种压抑的紧张。

    这是一种气场。往往身居高位的人总是会给人这种感觉,陈阵以前是不会给人这种感觉的,只能说经历太多事,总会令人有很大的改变。

    “其实暗河的源头就在这里,你不必太过担忧。”陈阵蹲下来抓了一把地上的沙砾,凑到鼻尖嗅了嗅:“有一股潮湿的海水味道,奇怪,上次过来的时候,明明没有这一股味道的。难道是存在于这里的异能者数量发生了变化”

    他完全没有往暗河发生变化的方向想,因为在此之前,他已经将这段区域探测的明明白白。那么,令暗河区域沙粒味道发生变化的原因就只有人为。也只能是人为。

    “今天的太阳也不怎么热了,是极昼的时间要过去了吗到时候这附近应该会刮起一阵沙尘暴。”

    极昼和极夜交接的时候,在交界处附近会掀起一阵极大的沙尘暴。沙尘暴可不是这些半吊子的异能者所能抗衡的,所以,这一次的任务,还要赶在日夜交换之前完成,并及时撤回先前准备好的地下防空洞。

    “沙尘暴”男子打了个哆嗦:“没有这么快吧。”

    “极昼和极夜的交接其实是有一定规律的,但是在我这里。”陈阵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切全部都可以靠我的直觉。”

    “直觉”

    “没错,我的直觉一向很准。”陈阵拍了拍手站起来:“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情,很快就可以解决。”

    “有多快”

    “你想有多快”

    “来了!”

    毫无征兆,原本埋藏于沙漠地下暗河的河水,骤然化成水刃从三人脚底下猛然斩出。

    爆溅的沙砾将凶险的水刃掩盖其中,即使早有防备,在场三个人也直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陈阵双手攥拳,左脚对着地面一踏,以他左脚为中心的地域,所有的沙砾亦在同时爆开。

    “救命,救命!”委托任务的男子却差点被斜斩过的水刃切成两半,此时正顶着掉了一半的假发,一边哭嚎着一边连滚带爬的往远处跑去,意图脱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但对手已经在这里等待了那么久,又怎么会轻易放他离开

    尤其他看起来是三个人之中,反抗力最小的。

    所以所有的水刃登时放弃了看不清楚身影的陈阵,转而化成一串螺旋桨,呼啸着向奔逃的男子席卷而去,仅有一两道不痛不痒的水刃抛射向另外二人。

    “我们被小看了啊,胖头鱼。”陈阵双手插兜,脑袋微斜,躲过了斩过的水刃,仍然还有余裕对不远处奔逃的男子提意见:“那个,这一次酬劳要另算啊,异能者有两个,任务等级要上升到a级,诚惠2000火焰水晶,先生你有什么异议没有”

    “哧!”

    一道水刃掠过下身,男子胯下一凉,眼泪鼻涕登时全部都吓了出来:“加钱!加钱!你要多少我都给!要死要死要死,救命啊!”

    他一个狼狈的恶狗抢屎扑在地上,顺势避过了回旋卷过的水螺旋。

    “唉,很长时间没有遇上过这么通情达理的委托人了。”

    陈阵拍拍旁边胖头鱼的肩膀:“这视频录下来了没有”

    “已经搞定了,boos。”

    “很好。”陈阵这才施施然的走到男子身边,把吓得瑟瑟发抖的委托人拉起来,非常殷勤地帮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其实你之前就应该提出来的,你也知道,现在的生意不好做啊。”

    这边陈阵云淡风轻的聊着天,那边男子已经吓得尿都要流出来了,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掏出根烟,点了半天火都没有点着,陈阵连忙搓了搓手指,为自己忠诚的顾客点燃了香烟。

    吸了两口烟后,男子这才勉强冷静下来:“陈先生,请务必将对方杀死,我愿意出一倍——不!两倍的价格!”

    “不不不不不,我们可是诚信的事务所,怎么可能会擅自去拿不应该拿的钱呢。”他话锋一转:“当然,委托人这么诚心的想要赞助我们事务所的发展,我们也会将这一份赞助好好的利用起来。”

    他整了整自己衣领,环视四周,沉声道:“所以,你们还不准备出手吗如果你们还在等待所谓的良机的话,我觉得并不怎么靠谱哟。”

    这时候当然没有人回应他。

    能够无声无息做出那么大件事的潜伏者,可不会因为陈阵这无关痛痒的几句话就暴露出来。

    “哟,还挺沉得住气嘛。”

    陈阵左脚尖微微点地:“你们不来进攻我的话,那就轮到我出手了。”

    他理所当然的说出这样的话了。仿佛潜伏到现在依然没有现身的异能者在他的眼中就如同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

    事实也的确应该是这样。

    左脚尖微浮,右脚狠狠地往地面跺了下去,如果地面是硬实的水泥路面的话,此时一定会以他为中心,爆散出强烈的气波并显露出饱含视觉冲击力的蛛网画面。然而这是沙漠,他这一脚跺下,溅起的是满天的沙砾,满天的沙砾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包括陈阵自己的视线。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潜伏的两个人也确实把握住了。

    沙砾之下,一道水刃划过,轻巧的好像在空中做一个下滑翔的燕子,随后,漫天黄色的沙粒在瞬间变黑。

    “不动念力全力全开!”

    嘶哑的好像是蜥蜴被攥住喉咙拼命挣扎时候发出的声音,这也是在场所有人第一次听见潜伏的对手发声,随后,一头身形健硕的科莫多巨蜥从沙漠底下忽然钻出,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对着躲开水刃的陈阵喷吐出带有剧毒的绿色黏液。

    “雕虫小技。”拳头包裹着红色的气劲,反手就将粘液轰开。

    “那这一招呢”一个浑身几乎已经腐朽的老人从漫天黄沙之中慢慢走出,他的脑袋就像一个倒放的漏斗,身上只穿着一块蓝色的破布片,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占据了一半脸的凸眼和额头上的那对触角。

    “我的念力全开的话,大言不惭的小子,你们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而在场的三人立即发现,除了自己的嘴巴和眼睛,浑身都动不了了。

    “念动力”陈阵凝神看向老者:“那么上一次我探查到的痕迹就是你的吧”

    “探查”老者怪笑着:“有趣,原来上次偷偷跑过来的小老鼠就是你啊,怪不得我感觉气味这么熟悉。上次你幸运的逃走了,这一次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科莫多,上!咬死他!”

    巨蜥吐了下舌头,身下四肢一阵快速的刨动,忽的一下出现在陈阵的面前,流淌着恶性粘液的大嘴“啊呜”一下合紧。

    “喀”

    “咔咔咔咔咔咔”

    半晌不见动静,只听见散碎的骨头断裂声,老人有些不耐烦了,两三步走到巨蜥面前:“喂,科莫多,不要玩了,快点把这家伙吃掉!我们行踪可不能轻易暴……露……。”

    “暴露了会怎样”

    陈阵一脸嫌弃的收回放在科莫多巨蜥嘴里的拳头,顺势在上前查看的老人身上擦了擦血渍。

    轰!

    长达五米的变异巨蜥轰然倒下,满是獠牙的大嘴一片血红,已经没有一颗尖锐的牙齿,嘴巴大张,甚至连合上都成了奢望。

    “……牙齿……你……”牙齿不停地打着架,老人踉跄着退后两步。

    “哦,我只是觉得这只大家伙嘴里的东西比较碍眼,所以帮他修剪了一下。”

    陈阵动了动脖子,安慰道:“别怕,动手术的时候只是比较痛而已,不会死的。”

    斜眼瞥到在地上不断抽搐的巨蜥,老人下意识捂住自己嘴巴,然后好像想起什么,双手对着陈阵一阵用力的挥舞:“念动力全力全开,我要你窒息而死!”

    “……很少见的能力呢……能够使人窒息,除了定住别人的身体,还有控制空气的能力吗”陈阵发觉自己身边的空气瞬间被抽干,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说不出话来了吧!哈哈,就死在我无敌的念动力下面吧!”老人脑门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明明流着冷汗仍然不忘大声叫喊为自己壮胆:“自以为是的年轻人,吃下这充满我满满的爱的一击!然后下地狱去吧!”

    “地狱的阎罗恐怕不怎么喜欢我。”陈阵脚下一顿,整个人犹如一只在高空瞧见猎物的老鹰悠然掠下。

    “不可能,你怎么还会动给我静止啊!”老人再次对着天空伸出手,还没再说出什么口号,脑袋已经爆开。

    陈阵收回干净的拳头,背对着死去的老人,缓缓说:

    “抱歉,这一招对我似乎也不怎么管用呢。”(https://)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