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33章上坟

时间:2017-10-21作者:柳赋雨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板知道冰箱里会有一盅汤,反正他一回来就说要喝汤,连黄鳝都不吃了。

    江梦娴老脸一红,那个鸡汤就是她瞎炖的,没想到被连羲皖给喝完了,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呢,她做的又没有大厨做的好吃,指不定连羲皖会怎么吐槽呢!

    可是男神居然吃自己做的东西了,江梦娴心里还是有点小满足,在厨房找了点东西吃了就洗漱睡觉了。

    一早回家的时候球球早就睡着了,他才没江梦娴那份闲心还去追星。

    江梦娴今晚睡主卧,想着一会儿要和男神睡觉,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她独自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打滚,脑子里全都是今天机场里连羲皖出场的模样,冷峻的黑色西装,俊酷的黑色墨镜,一身黑色西装透着神秘的氛围,每一个棱角都是这么锋利神秘,真是好帅啊!

    可是再帅也不是自己的啊!

    他后宫三千,自己算老几啊!

    江梦娴想让把自己全身心地交给他,可是又怕自己将来后悔。

    为什么要喜欢上连羲皖呢?

    情敌遍布全球,而且男的比女的多!

    江梦娴觉得自己一定会后悔的,可一面又觉得,男神送上门,不睡白不睡……

    白天实在是太累了,她才纠结了一会儿就昏昏欲睡,忽然门开了,球球溜了进来,钻进被窝里,江梦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还是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了球球,说:“乖儿子,你都6岁了,以后不能跟妈妈一起睡了哦。”

    球球往她怀里缩:“我怕怕。”

    ……

    连羲皖忙完自己的事情回到卧室的时候,没看见预料之中的小娇妻等着自己,江梦娴早就睡着了,她上午上半天的课,下午又在机场等了一下午,晚上还去和一群人吃饭唱歌,精力都透支了,也该是休息了。

    他狠狠地瞪着和江梦娴睡一个枕头的连小球,面露不满:“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许睡我老婆!”

    球球抓住江梦娴的胳膊:“我就要睡你老婆!”

    他拿后脑勺对着连羲皖:“我是熊孩子!熊孩子无所畏惧,说睡你老婆就要睡你老婆。”

    连羲皖摇头,笑了笑。

    臭小子气性还真是大!

    他走过去,摸摸头,软声:“好了,儿子,是爸爸错了,好不好?”

    球球闷声闷气地回答:“不好。”

    连羲皖不管他了,他还能和自己说话,说明他根本不生气,如果真的生气了,十天半个月都不跟自己说半句话的。

    追星还真是个体力活,江梦娴睡得死沉死沉的,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都9点钟了。

    江梦娴趟床上呆了一会儿,忽然看向了一边的闹钟,发现今天居然是周五,而且上午还有课!

    “卧槽!迟到了!”

    江梦娴起床,冲进卫生间匆匆洗脸刷牙抹了点素颜霜就冲下楼去了。

    餐厅里,连羲皖正一边用ipad看新闻,一面吃早餐,球球坐在他身边,正在喝牛奶。

    江梦娴背着书包冲进餐厅随便拿了个小面包就往外冲:“迟到了迟到了,球儿,咱们迟到了,赶紧走!”

    她冲到门口,打开门一看,外面下起了延绵细雨,一股冷意冲了进来,她忙让小春帮忙找伞。

    小春拿着伞‘哒哒哒’地跑过来,说:“哎呀夫人,你去哪儿啊,这么着急!”

    江梦娴一只手咬着面包,一只手撑伞:“上课啊,迟到了迟到了!”

    小春歪着脑袋,说:“可是今天是清明节啊,学校都要放三天假,老板和小少爷都要去上坟呢!”

    江梦娴呆了呆,忽然发现已经到了清明节了,要放三天假的。

    正好连羲皖也吃好了,穿戴整齐走到了门口:“既然你都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去上坟吧。”

    江梦娴:“咦?”

    三个车从尚品国际出发,幽冷的黑色系车冲开了如织的雨幕,江梦娴透过车窗看外面的风景。

    真是清明时节雨纷纷啊!

    清明节出去上坟的人太多了,加上天雨路滑,出了二环之后就开始堵了,等出了城都中午了。

    车子驶入了郊区,往公墓山去了。

    一路之上,连羲皖都没说话,一直闭目养神,气氛显得异常的沉重。

    上坟嘛,肯定沉重。

    连羲皖要上坟,肯定是来烈士陵园的,连家满门忠烈,烈士陵园有一片专属于连家的坟地,埋葬都是连家子弟。

    一般这个时候,烈士陵园都非常热闹,各个单位都会组织祭奠烈士陵墓的活动。

    下车之后,连羲皖带着江梦娴和球球从专门的通道进了专属于连家的那一片陵墓。

    进去之后,江梦娴看见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墓碑,满目苍凉,一股悲凉从心底而出。

    这里埋的都是连家人啊,能善终的没有多少,大多数都是壮烈牺牲的。

    当年连老爷子带着为七八个同族兄弟闹革命,都一个个地战死了,只有他一个人活到了最后,还收养了兄弟的后代。

    这里的每一块墓碑都是一个悲壮无比的故事。

    这里一般是不会让人进来的,但是每年清明节,连家所有人都会来这里祭祖,显然他们已经祭祖完毕离开了,每一块墓碑前都摆满了瓜果和鲜花。

    此时的陵园,所有人都在外面等候,连羲皖带着江梦娴和球球进了连家的陵墓。

    诺大的陵墓静悄悄,只有他们三个活物,雨水冲刷着伞,发出沉郁的声音,显得一切都是这么沉重。

    连羲皖走在最前面,撑着黑色的伞,黑色的风衣上都是雨水的痕迹,他似乎不在乎,黑色墨镜遮住了他所有的情绪。

    他一言不发,在墓碑之中默然行走着,并且在其中一个墓碑前站定了,用伞遮住了墓碑,弯腰在墓碑前放下一束洁白的花束。

    虽然这些墓碑会一直有人打理,但是依旧可以看出,这个墓碑已经有些年头了,墓碑上刻着墓主人生前的事迹。

    连纵,死后追认少将军衔,牺牲于二十八年前的一场边境保卫战,他是那场战争之中阵亡的最高军衔将领。

    墓碑上有墓主人的照片,是个非常俊美的军装男人,和连羲皖长得很像。

    那应该是他的父亲吧!

    连羲皖给连纵上了坟之后,从江梦娴手中接过了另外一束花,放在了连纵墓旁边的墓碑前。

    那是一个合葬墓,墓主人分别是连羲晚和龙烈。

    还在找”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