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12章新婚之夜

时间:2017-10-21作者:柳赋雨

    连羲皖打开门,就依靠在门框上,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p>

    跟白天似乎是两个人,小腰上的结放下了,又成了规规矩矩的衬衫,遮住了小蛮腰,一身牛仔裤把线条包裹得很是好看,墨镜摘了,乌黑的卷发头发披散在肩膀上,垂着头,不敢说话,乖巧了得,哪里还有白天惊鸿一瞥时候的小野猫模样。</p>

    “回来了?”</p>

    连羲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他还故意靠她很近,热气扑着她,让她红了脸。</p>

    她豁出去了,伸头是被睡,缩头也是被睡,不如躺平了让他睡两回。</p>

    她点点头,声音如蚊子呢喃:“回来了。”</p>

    连羲皖继续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跟一年前真的有很大的区别,一年前的她像只干瘪的鸡,现在总算是养出了身段,像只遒劲十足的小野猫。</p>

    而现在这只小野猫收敛了爪子,正乖巧地站在自己面前,就差翻出肚皮让自己摸两下了。</p>

    他故意逗她:“小鸡儿,你怎么低着头,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p>

    江梦娴赔笑:“不敢不敢。”</p>

    那笑容要多勉强,就有多勉强。</p>

    连羲皖在她腰上捏了一把,还意外地摸到了马甲线,吃了一把豆腐,他才侧过身子,让开路:“先进来。”</p>

    他才洗过澡,只围了一条浴巾,精壮的身躯像是完美的大理石雕刻,毫无瑕疵,似乎还留着几丝诱人的水珠。</p>

    一进房间,江梦娴就看见卧室大变样,平时自己睡的被子全部变成了大红色的鸳鸯踏花被,整个房间的色调都变成了诡异的红色,墙头上还贴了个的‘囍’字,还点了醉人的熏香,似乎整个房间都染上了一层淡粉色的雾霭。</p>

    踏花被上点缀了朵朵玫瑰,一边的小几上还放着两瓶红酒。</p>

    这情景,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p>

    江梦娴目光偏移,打量着这透着诡异的房间,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整箱子未开封的避孕套。</p>

    她目瞪口呆。</p>

    这**的是批发的吗!一整箱子,这得干多少次才用得完啊!</p>

    连羲皖躺上了床,那长挑的身躯故意横陈,喝了一杯酒,拍拍那一箱子没开封的套子,对她露出迷之微笑:“快去洗澡,水已经放好了,记得洗干净点,一会儿爷好下口。”</p>

    江梦娴眼前一黑,差点撅过去,受了惊吓的灵魂强撑着躯体进了浴室。</p>

    她龟速洗澡,一边想着一会儿的说辞,她捅了大篓子那事儿总得开口的,没有连羲皖出头怕是不行。</p>

    她这一洗就洗了一个小时,连羲皖也不催她,知道她跑不掉。</p>

    最终,她还是慢吞吞地吹干了头发,裹着浴巾从浴室了走出来,洁白得脖颈像天鹅绒一样,泛着圣洁的光,连羲皖已经关了灯,点了两盏蜡烛。</p>

    气氛浪漫且诡异……</p>

    连羲皖把一整箱子的避孕套都拆得差不多了,一整套颜色摆在,还兴致勃勃地招招手:“来来来,小鸡儿,你喜欢什么颜色?”</p>

    江梦娴满脸僵硬,随便点了个颜色。闪舞网</p>

    一脸生无可恋的江梦娴躺下了,像是一个粽子泛着美味,连羲皖把作案工具在铺成一条线,兴奋地搓搓手。</p>

    他明明很猴急,可又觉得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得又新婚之夜的样子,假装正经倒了两杯的红酒。</p>

    “来,小鸡儿,喝交杯酒。”</p>

    江梦娴依言,跟他喝了交杯酒,美酒入喉,她双颊很快就染上了一层微醺浅红。</p>

    连羲皖喝了一口酒,含着,吻住了江梦娴的小嘴儿,慢慢地把美酒渡入她口中,从此回忆起初吻,都是82年拉菲的醇厚香气。</p>

    一吻完毕,江梦娴小脸微红,鼓起勇气把今天的事情说了,没想到连羲皖听完,只是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多大的事儿,叫声老公来听听,老公立马给你摆平了。”</p>

    江梦娴高兴,异常乖巧:“老公!”</p>

    “再叫声?”</p>

    “老公!”</p>

    连羲皖如痴如醉地吻了上来,顺势把她往那一压,准备正题,但是没想到……</p>

    “老板,那个、秦老大和凌大师已经来了,你什么时候下去啊!”小春在门外急匆匆地喊。</p>

    连羲皖正在带作案工具,满脸阴霾:“让他们等着!”</p>

    小春蹬蹬蹬跑下楼,一会儿又蹬蹬蹬跑上来,此时,正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连羲皖正在试探着发起进攻,江梦娴都做好了见血的准备,紧张地抱住了他的肩膀。</p>

    “老板,秦老大说有急事要找你啊!十万火急!您再不下去,他们就上来了!”小春一个劲儿敲门。</p>

    “妈的!”</p>

    连羲皖低咒一声,望着眼前的江梦娴,雪白的身躯上点缀着几片玫瑰,诱人无比,他强忍着起身,批了身睡衣下楼去了。</p>

    江梦娴趟,像条案板上的鱼,一脸任人宰割的表情。</p>

    她裹了被子,在滚了两圈,看见那一箱子吓人的。</p>

    她觉得自己得搬到学校去住,不能在家住了,连羲皖一回来,她的零件肯定磨损得特别快!</p>

    她在滚了一会儿,小春又蹬蹬蹬跑了上来:“夫人,老板让你下楼去见见客人。”</p>

    江梦娴极不情愿地起床,打开衣橱找衣服,她的夏装大多数都是漏脐装,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好这一类的衣服,可今天打开一看,她的漏脐装一件不剩,全都没了,一整排的衣服全部换成了正规中举的连衣裙。</p>

    “我的衣服呢?”</p>

    小春弱弱地说:“老板一回来就说,有伤风化,全部做抹布了,这都是老板才给您买的新衣服!”</p>

    江梦娴两眼一翻,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p>

    不过她还在强自安慰:总比住桥洞好!</p>

    她随手抓了一套中规中矩的连衣裙穿了,她一向不喜欢裙子,不能大步走路了。</p>

    此时的楼下,客厅坐着三个人。</p>

    连羲皖、凌云和金毛。</p>

    金毛秦扇笑得夸张得不行:“哈哈哈,史上第一个啊,你连羲皖总算是打破了爱一个残一个的诅咒?快叫出来我看看,到底是什么史前母恐龙,居然能镇得住你这个母狗都能克秃毛的命!”</p>

    连羲皖抽着一支烟,优雅地吐着的烟圈,眼里全是阴冷杀气,他们那所谓的十万火急的事情,就是为了来看看连羲皖心心念念的‘小鸡儿’?</p>

    连羲皖得意地撇了一眼秦扇:“一会儿就让你看看,不要太羡慕。”</p>

    秦扇:“切,我对你的妞才没兴趣,我只想知道昨天那个小辣妹什么来头!够味,够野,我喜欢!”</p>

    一边的凌云还一脸菜色,没从晕车里缓过劲儿来:“得了吧你,人家不一定看得上你!”</p>

    秦扇不悦了:“怎么看不上了!他还对我送飞吻呢,飞吻啊,你们有吗!”</p>

    听到飞吻两个字,连羲皖额头上青筋暴起,使唤一边的黑八:“再批发一箱套子备用!”</p>

    黑八点头,并且在心里默默为江梦娴点了根蜡……</p>

    </p>

    还在找”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