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930章 龙先生,您有王侯将相命

时间:2018-05-13作者:柳赋雨

    ,!

    山上,秦扇也询问了一下连羲皖的进度。

    别看外景地是深山,可是信号还是挺好,秦扇看了他们的新闻发布会,没想到他跑回去竟然是这么个事儿。

    其实这种事儿哪里需要他亲自出马啊,委托律师就好了,可他还是像屁股着火的野马一样冲了回去。

    没便宜可占的事儿他肯定不干。

    听说,他回帝都这几天,一直住在龙城家里……

    龙城忙着找儿子,肯定管不了他了。

    秦扇就知道他占了天大的便宜,他缩在军大衣里看剧本,剧本都快被冻住了。

    “听说,你钻狗洞被龙城抓住了?”

    在一边看剧本的连羲皖一惊,忙问道:“谁说的!”

    秦扇神秘一笑:“嘿嘿,保密。”

    连羲皖回来了几天,秦扇已经听不只一个人说连羲皖钻狗洞被抓的事儿了。

    龙狄和龙城说话的时候被糨糊听见了,糨糊告诉了江梦娴,江梦娴告诉了姜苗苗,姜苗苗告诉了秦扇……

    龙狄告诉了龙戒,龙戒告诉了龙烈,龙烈告诉了连羲晚,连羲晚告诉了秦扇。

    并且这一层传一层,每个人嘴巴里蹦出来的都不一样。

    传到秦扇这儿的时候,已经变成了连羲皖钻狗洞去勾引江梦娴被龙城逮住,当场扒光了一顿鞭子抽打!而且还是狠狠地抽,狠狠地打,皮开肉绽那种!据说还有视频!

    心酸啊,都四十岁的人了,可怜可怜……

    连羲皖瞪着秦扇,还想是谁走漏了风声,谁知道,一阵‘铃铃铃’响起,三头彪悍的雪橇狗拉着一辆小木车穿越山岭上来了,剧组的大家看见那辆小木车,便发出发自内心的欢呼与赞美,因为小木车里载着大家的零食。

    每天大家想吃零食的时候,就列个清单给裁决,它带下山去最近的村里小卖部采购,老板看见了清单,打电话上来报价格,这边扫老板留下的付款二维码付款之后,老板那边就给裁决拿货装车,它带着两个儿子给大家拉上来。

    裁决一来,大家也吃得饱了,拍戏也更有干劲儿了,今天拉完一趟车,大家拿了自己的零食和东西,每人凭良心摸点零钞出来给裁决当小费,五块十块的攒下来,一趟能挣百多块。

    剧组找村里老乡拉器材、拉零食,一趟一千,还经常半途加价。

    裁决来了之后总算是改善了这一情况,而且也消耗了它的精力,每天收工跟着剧组回酒店,冲个凉吹个毛,倒头就睡如死狗,再也不拆家了。

    秦扇从小木车的保温箱里拿出了自己点的咖啡,还热乎着,美滋滋地喝了一口之后,裁决过来收小费了,他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零钞给它,裁决差点蹦起来给他一个天大的么么哒。

    收钱完毕,连羲晚努力地给裁决数小费,她把钱数好,扎成一扎,整整齐齐地放在自己的包里,替裁决保管着,连羲晚比较老实,从来不偷拿,裁决也放心地把钱给她保管。

    裁决是雪橇狗王后代,不仅长得帅,精力还十分旺盛,一天能跑好几趟,随叫随到,一天下来能挣几百上千,而且还没有糨糊这黑心中间商赚差价,所有血汗钱都是裁决和它儿子的,不拍戏也美滋滋。

    秦扇觉得若是有一天江梦娴和雪糕知道,他们的狗被这么折腾,一定会杀上山屠了整个剧组。

    可转念一想,若是真的有那一天,遭殃的也是连羲皖!

    ……

    帝都。

    龙城忽然主动提出要去缙云山看看,江梦娴便主动约了凌云,以往约凌云,他都要问一句龙城去不去。

    江梦娴知道他怕龙城,这次她主动道:“凌大师,我爸爸也和我一起来。”

    “啊?龙先生啊,欢迎欢迎,凌某人在山中恭候两位贵客大驾。”

    既然凌云不怕,江梦娴就真的和龙城一起上山了。

    坐缆车上山之后,山中白雪皑皑,出了白色看不见其他的东西,就算是天寒地冻,还是繁忙的工作日,这里只要不是大雪封山,都是游人如织,到了观里,父女俩还是到处拜了拜,既然来了就不能失礼数。

    凌云亲自出来迎接。

    “欢迎欢迎,二位贵客,请寒舍一叙。”

    龙城上下打量着凌云,凌云长得很嫩,一张娃娃脸十分亲和,而且还透着隐约的仙风道骨。

    他看着他,像看一道肉沫茄子。

    凌云却面色如常,带着他们进了自己的会客厅。

    对于凌云,江梦娴反而是感激的,当年若不是他把自己给看中了卖给连羲皖,她的命运或许就是另外一番情景了。

    会客厅里,龙城坐着,不说话,江梦娴和凌云熟络地说着话。

    “凌大师,你可以给我们看看我哥哥现在在哪儿可以吗?我们还有团聚的机会吗?”

    江梦娴虽然不是特别相信凌云能算出来,可算算总是没坏处的,至少有个心理安慰。

    凌云看了看那冷冷的、冰冰的,一句话都没说的龙城,道:“自然是可以。”

    他看着龙城的脸,左看看,右看看,高深莫测地掐指算算,道:“龙先生,您面相尊贵,有王侯将相命。”

    “哼。”

    龙城哼口气,这个套路跟天桥下面的骗子有何区别,十个有八个拉住人就说有王侯将相命。

    但是这套路用在龙城身上却毫无违和感,岂止是王侯将相,龙城的命可比王侯将相好多了!

    凌云继续道:“您一生顺利,但是罪恶滔天,手中血债累累……”

    龙城不曾说话,不曾反驳。

    搞军火的,谁手里没有血债?

    凌云看着龙城的手相,道:“道家有云: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龙先生,您手中血债累累,便就是恶,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你有恶却无报,实在是有点不合理。”

    龙城依旧静默着,可是内心深处却有根线被触动着。

    凌云默默地观察着了龙城的神色,道:“至于合不合理,想必龙先生内心比我更清楚。”

    龙城依旧不为所动,可内心却是极度悲凉。

    他没有报应吗?

    他和最爱的女人阴差阳错,和敬爱的父亲阴阳相隔,自己的女儿从小吃苦受难,自己的儿子如今下落不明。

    外人只看见他的风光,却不知道他背后的惆怅和绝望。

    他终究还是开口了:“少废话,我要知道我儿子在哪里!”

    凌云被那杀气腾腾的声音吓得内心一颤,可面上还是高深莫测,一脸的仙风道骨,他看着龙城的手相,继续忽悠:

    “龙先生命中的确有子,您的手相显示,您的公子如今定然还在人世,你们父子俩今生缘分未尽,还有相见之日。”

    龙城舒口气,无形之中,其实已经把凌云的话给听了进去。

    凌云继续道:“可是,龙先生,您还有一笔恩债并未偿还,这笔偿还不了,您的儿子大概也回不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