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925章 叫拔拔!

时间:2018-05-11作者:柳赋雨

    ,精彩小说免费!

    这乌龟是龙城年幼的时候跟着连家子弟出去野营的时候抓回来的,一直偷偷地养在连家,后来他走了,连半只乌龟都没带走,连乌龟带猫拖家带口地扔给了连夏,连夏替他养了多年,一只猫养出了一窝的猫,那只乌龟还是那只乌龟,后来江梦娴继承了这只乌龟,养了几年,被鬼狼抓走了,连羲皖又好吃好喝地待着,养了几年。

    现在龙城回来了,又把乌龟给接回来了。

    这是一只饱经沧桑的乌龟啊!

    比江梦娴的年纪都大!

    还下了雪,乌龟养在家里一直不冬眠,现在出去了,大概都冬眠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了,池水还是活的,冰冷刺骨,还快要结冰。

    玩球了,龙城回来发现自己的老心肝没了,一定会把裁决炖汤的。

    裁决疯了,跳水自杀了,跳进水里胡乱扑腾着水花,众人合力把它捞起来,谁知道一上来,‘滋溜’一声就跑进江梦娴卧室。

    还上了床。

    还在被窝里打了个大滚,。

    还在她房间里甩毛。

    江梦娴的内心是崩溃的。

    折腾了半天,终于把乌龟给捞上来了,还把狗给洗干净了,房间和床弄干净了,重新熏香了,裁决洗干净之后被关在了狗屋里,江梦娴忍无可忍抽了它屁股一巴掌,如今正在狗窝里哭唧唧地流泪,心爱的小猫咪都不吸了,谁哄都没办法。

    江梦娴身心俱疲,打电话给连羲皖。

    “喂,糨糊爸,你到哪儿了?”

    她以为他现在都应该到剧组了,谁知道连羲皖道:“别提了,出城遇上机场高速大拥堵,等磨蹭到机场,发现今天因为下雪而航空管制,咱家的飞机被禁飞了。”

    “我现在正被堵在回城路上,回城路发生了好几起车祸,一直拥堵。”

    江梦娴‘啊’了一声,赶紧问:“那你怎么办?剧组那边岂不是就延误了?”

    连羲皖叹了口气:“飞机申请下来的航线被禁了,今天是飞不了了,机场的飞机也遇上了航空管制,大多数都飞不了了,剧组那边已经请假了,他们也能理解我的,大丸子最近也十分给力,没事的。”

    江梦娴道:“那你赶紧回来吧,裁决因为你把他给忘了,在家里大闹了一场。”

    连羲皖顿了一下:“恩……我要是回来,你今晚还让我蹭蹭吗?我今晚保证就蹭蹭,绝对不进去!”

    江梦娴顿时脸红如血。

    可恶,隔着电话就被撩了。

    和连羲皖讲电话,仿佛在听什么偶像剧似的,他声音实在是太苏了,苏到人合不拢腿。

    “讨厌!”

    江梦娴飞快地挂了电话。

    连羲皖也红光满面地挂了电话,看着手机壁纸,笑了又笑。

    坐他对面的凌云:“……”

    连羲皖并没有去机场,而是来了缙云山。

    缙云山之中,早已经白雪皑皑,连羲皖对面坐着许久不见的凌云。

    凌云一年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帝都,三分之一的全世界跑,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缙云山上,去年得知龙城回来了,连夜收拾包袱逃了。

    近来更有传闻,龙城喜欢把人剁成肉沫做肉沫茄子,他更吓得不敢回来,最近感觉风头过去了,才敢悄咪咪地露头,但是一直都是秘密躲在缙云山。

    他师傅去年仙去了,他回来继承了缙云山的事务,最近又悄悄地开张了。

    但是不敢大肆开张,提心吊胆,生怕什么时候龙城就杀上山来,把他剁成8万溜肉条。

    今天,连羲皖专程上山来找他,说明了来意。

    “兄弟,这次不是我不帮你,这次的事情……有点棘手啊!”

    连羲皖这狗日居然让他下山去忽悠龙城把女儿嫁给他!

    他八万块卖了龙城的女儿,足够让龙城记恨他一辈子,他现在找上门,不是找死嘛!

    连羲皖端着香茶抿了一口,道:“我最近发现龙城在家里摆了个财神,还每天上香,我觉得他还是相信鬼神的飘渺传说,在这方面,你最在行,而且最有威信。”

    “你们凌家和龙城也是有渊源的,你若是出手的话,一定事半功倍。”

    当年龙城出生,明明是双胞胎,却夭折了一个,龙隐怕另外一个也保不住,连夜上山找凌云的爷爷求了护身符,蒙凌老爷子指点,他又给龙城找了个能护住他命的干爹,就是连夏了。

    凌家祖上十分牛逼,在前朝封建时期,他们是国师,钦天监,前朝没了,他们照样牛逼,开国大典的日子都是凌老爷子选的。

    华国几次整风打击迷信活动,凌家都没事。

    凌云出马的话,肉沫茄子是不可能,龙城还带过凌家的护身符,他现在对于缥缈之事十分看重,自然是不会真的动凌云。

    可是让凌云一个劲儿推辞:“不行不行,我害怕,”

    连羲皖开始威逼利诱:“我给你翻修道观。”

    “下个片在你这儿取景,给你免费打广告。”

    “我给你多修两个上山缆车。”

    对于钱财诱惑,凌云是完全不放在眼里的,他这道观的金主多得是,帝都富豪们跪着求他收他们的钱。

    最后,连羲皖打开手机,翻到了裁决的微博,江梦娴把裁决拆家的视频发了出去,他把视频拿给凌云看。

    好家伙,神挡咬神,佛挡咬佛,铁笼子来了当场咬穿,劲儿大,疯起来几个壮汉都按不住,咬得江梦娴家里坑坑洼洼破破烂烂,养只哈士奇宛若养一个拆迁办。

    就拍视频这会儿,又咬穿一个铁笼子。

    连羲皖;“你若是不答应,明天这条狗将出现在你的道观里。”

    凌云:“……”

    他看了看自己这全实木道观,恐怕经不起裁决两嘴啃,忍痛答应了。

    得到了凌云的答复,连羲皖下山,往市中心去了。

    他本来就已经做好了一大堆理由还要回去‘蹭’住一晚,这下正好可以回去接狗顺便蹭住。

    他下山之后回到了城南,先去公司里晃悠了一下,查看一下自己接代言的进度,又去幼儿园把糨糊给接了,回去正好吃晚饭。

    到家的时候,裁决‘嗷’一声就冲了上来,扑上去就一通大哭,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龙城看见他又来了,眉心一皱:“连先生怎么又来了?”

    连羲皖抱着裁决,礼貌地笑着:“梦娴让我回来接狗,今天航空管制,也飞不了,我就过来了。”

    龙城冷冷地看了一眼那正在哭的蠢狗,一眼就看出这是他故意的,就是想找个借口再回来一次而已!

    今天丢狗,兴许明天就丢身份证,丢钱包,丢人,反正就是不想走!

    吃晚饭的时候,连羲皖眼珠子一转,不动声色地问道:“龙先生,不知道您的儿子找得怎么样了?”

    龙城还未回答,唐尼怀里的糨糊就严肃地纠正了:“什么龙先生,叫拔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