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924章 爬墙

时间:2018-05-11作者:柳赋雨

    ,精彩小说免费!

    十一月的天气,帝都已经开始下雪了,整天都飘着小雪花,连羲皖翻墙进来,身上还带着雪沫,江梦娴打开门,一阵暖香迎来,他浑身都是舒爽温暖。

    两人关门进了房间,一下子就暖和了,他一伸手便将那温软的身体勾入了怀中,这还是糨糊出事之后,他们之间第一次亲密接触。

    他紧紧地抱着那小小的温暖的身体,像抱住了自己的整个世界,把自己的吻小心翼翼地印在她的脸上、她的额头上,用嘴唇感受着她的皮肤,最后吻在了她的红唇上,紧紧贴住,逐渐深入。

    这久违的温暖感觉,让他感觉自己就是个游子,忽然就找到了家。

    吻过了之后,江梦娴才道:“小声点……”

    连羲皖打量起她的小房间来,古色古香的布置和装修,点着熏香,糨糊睡在隔壁,糨糊有一个自己的房间,晚上和保姆睡,有时候过来和江梦娴睡。

    江梦娴已经沐浴更衣,洗得香喷喷的等着他了。

    连羲皖便不客气了,狂野无比地把那香喷喷的身体往肩膀上一抗,便扛上了床,自己整个压了上去,像对待什么珍宝般的小心翼翼……

    夜半,楼下忽然传来龙城的声音。

    “宝宝,你怎么还没睡?”

    二楼香闺里的江梦娴浑身一紧,下意识地抱紧了身上的连羲皖,他们正蹭到关键时刻,江梦娴半天不让他进,趁着这个时候,连羲皖直捣黄龙,一举拿下战略要地,吓得江梦娴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立马又禁声,怕龙城知道自己屋里有人。

    可是她又不能不回了,便高声道;“这就睡了。”

    她把夜灯都关掉了,房间里只剩下黑乎乎,楼下龙城的脚步声才远了……

    连羲皖听着脚步声远去,才敢放心大胆地开始干正事,而江梦娴整晚都提心吊胆的。

    第二天,天都没亮,连羲皖就溜了出去,江梦娴被蹭了一晚上,像摊烂泥一样趟床上‘疗伤’,早饭都是让佣人送到了房间里,龙城问起,就说天气变化,下雪了,有点不舒服,要休息一天。

    糨糊一大早就起床,准时到餐厅吃饭,餐厅里,连羲皖和龙城又大眼瞪小眼。

    若不是糨糊在,龙城真想两句话把他给怼走。

    糨糊穿着粉红色的小棉袄,带着可爱的猫咪帽子,美滋滋地嘬着奶,见龙城眼睛瞪着溜圆,噘嘴问道:“外公,你是不是又不喜欢我拔拔了?”

    龙城忙澄清:“怎么可能,你拔拔是外公的乖女婿,相当于半个儿子,外公怎么能不疼自己的儿子呢!”

    连羲皖在一边,听着龙城咬牙切齿的话,忽然觉得自己被占了天大的便宜了,可他又能怎么样。

    这便宜他龙城非占不可。

    他低头默然吃饭,顺便将糨糊给抱在怀里。

    下雪了,正好拍雪山的剧情了,他抓紧时间在过年之前拍完回家。

    一想到又将是两三个月见不到自己的小可爱小甜心,连羲皖的心还是酸酸痛痛的。

    自家的宝宝真是可爱到爆炸,哪儿都好看,吐口气都是粉红色的泡泡,只想抱在怀里,还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举一天。

    连羲皖抱着糨糊摸摸头,亲亲脸,还忍不住用自己的下巴在糨糊的脸蛋上蹭来蹭去。

    一边的龙城看得羡慕嫉妒恨,看他抱了糨糊十几分钟还不撒手,忍不住道:“好了,你赶紧走吧,糨糊给我抱!”

    他伸手就把糨糊给抢了过去,连羲皖以唇形骂了骂,吃了饭起身就走了。

    唐尼全程憋笑脸。

    这两人,简直了……

    连羲皖收拾好了东西,车也准备好了,出了客房,看了一眼小姐楼那边,昨晚江梦娴差点被蹭破皮了,现在应该还在睡觉,肯定是不能出来送他了,他也不想这离别太刺眼,便默然坐车离开了。

    车上,连羲皖总觉得自己有东西忘记带了……

    今天依旧下雪,院子里堆了一层薄薄的雪,龙城还有找儿子大业要做,抱着糨糊在院子里走了走,就出门了。

    唐尼出门上班,和糨糊的新幼儿园同路,就顺便送她过去。

    唯独江梦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打开窗帘一看,外面还在飘小雪花,她起床,两条腿疼得合不拢,走路还得小心翼翼的,撅着屁股才行。

    穿上裤子更是觉得火辣辣的疼,真是难受至极。

    起床之后吃了点东西,发现家里人都不出去了,还是感觉空荡荡的。

    但是吃完饭,就听见外面‘嗷呜呜’地传来几声悲愤的狼嚎。

    穿着一身花裙子的裁决冲了进来,对着江梦娴不满地嚎叫着。

    “咦?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在?”

    江梦娴摸摸狗头,昨晚连羲皖答应了让它去演电影,连羲皖都走了,按理说已经带走裁决的,可是裁决怎么在这儿?

    难道是连羲皖忘记了?

    恩……忘记了也好,她无法想象等片子出来,一堆狼里面冒出来一只哈士奇,那该是何等的荒谬!片子这么严禁壮烈,不能让裁决的王八之气给玷污了。

    “好了好了,他都走了,现在都上飞机了,这次你赶不上下了,下次吧,下次一定一定让你演狼。”

    江梦娴安慰着狗,揉揉它的狗头,道:“我今天不工作了,我一会儿给你拍视频发微博,让你火。”

    裁决对着江梦娴悲愤无比地嚎叫着,中午吃了一大碗狗粮,江梦娴以为它是化悲伤为食量,没想到是吃饱了存着力气拆家。

    知道自己被抛弃的裁决彻底疯了,下午吃饱了就开始拆家,咬桌子板凳沙发地毯,咬江梦娴的鞋子、衣服,咬她的狗子和草泥马,咬得泡泡哭唧唧的,咬得草泥马满地乱跑,它疯起来连自己的儿子都咬,追着自己两个儿子咬,狗咬狗,一地毛,连自己最爱的小猫咪都舍得下手了,把菊花一嘴咬得差点秃毛。

    江梦娴知道自己对不起它,可现在人都走了,总不能让连羲皖为了它再回来一次,便将它给关进笼子里冷静冷静。

    没想到裁决把笼子咬穿了,逃了出去,简直就像恶狼下山一样,钛合金狗爪子把家里的门都刨穿了,到处坑坑洼洼,像养了只土拨鼠,它还冲进客厅把龙城养在客厅大鱼缸里老乌龟给抓出去扔进了水池子里。

    江梦娴着急了,忙派人去水池里捞乌龟,可那水还是有个一两米深,乌龟下去之后就找不到了。

    这可把江梦娴给吓坏了,那可是龙城养了多年的老心肝老宝贝儿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