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923章我危险期

时间:2018-05-10作者:柳赋雨

    龙家,龙琪拉也在看新闻,听到连羲皖说这句话,气得她狠狠地砸了遥控器。

    好啊,没想到他们两人居然合体欺骗大众!

    他们离婚的事情是摆明的,难道还想翻盘!

    想了想,龙琪拉打电话给了阿比。

    她可是沃尔门家族的,以前沃尔门家族的势力在国外,现在逐渐辐射向了帝都,这帝都之中,谁敢不卖她的面子,只要出马,一定能拿到江梦娴和连羲皖离婚的证据……

    发布会现场,骚动的记者们问了好多问题。

    问孩子的,问江梦娴的,问龙琪拉的,连羲皖一概不回答,匆忙离开。

    开完新闻发布会,江梦娴和连羲皖从会场车库出来。

    连羲皖为江梦娴拉开车门,无名指上,一枚戒指闪闪发光,和江梦娴无名指上的那一枚是配套的,就如同他们,生来就是一对。

    坐上车,连羲皖看了看那枚戒指,道:“最近风声紧,龙琪拉一定会想尽办法寻找我们离婚的线索,所以戒指暂时不要摘。”

    江梦娴点头,低头,欣赏着戒指。

    这戒指还是十分适合自己的。

    当年,她和连羲皖选这戒指,一定是精心挑选吧!

    现在他们离婚了,不仅是考虑糨糊的感受,还要顾及一下连羲皖的公众形象,所以离婚这个事情,坚决不能透露出去。

    也不知道龙琪拉是从哪儿知道的,以后一定要注意严防消息走漏。

    欣赏完了戒指,江梦娴道:“打官司的事情,我会跟进的,你放心地会剧组去拍戏吧。”

    连羲皖点点头,两人坐车回了家。

    龙城不在,出去找儿子了,根据连羲皖的人汇报,他们正在一家家地排查城南当地二十七年前移民出去的高知夫妇。

    这范围就广了。

    连羲皖要适当地给他制造点困难,然后在他最着急的时候适当地出现给一点线索,刷一下存在感……

    但是这个套路简直就是在刀尖上跳舞,随时在被剁成肉沫的边缘上试探,兴许什么时候龙城闻出味道来,他分分钟被他剁成肉沫烩茄子!

    吃过晚饭之后,连羲皖回了客房,秦扇打了电话过来。

    “老家伙,赶紧回来拍戏了,你是主角啊,你再不回来剧组要乱套了!”

    秦扇就知道他回去不干好事,果然不干好事,在人家家里白吃白喝白住的,脸皮可真厚!

    龙城肯定恨不得赶走他!

    连羲皖回:“明天就回来了,你先顶住。”

    挂了电话,连羲皖登自己的微信,和江梦娴聊天。

    正好,一打开就发现江梦娴给他发了东西过来。

    “咦?不是说要公布糨糊上综艺的事儿吗?怎么都没说。”

    连羲皖回答:“暂时不公布,糨糊年纪小,没经验,我怕她到时候不适应,我签约的合同上有标注,如果不行的话,可以把我们的镜头后期给删减掉,二手准备。”

    江梦娴发了个红红的土味爱心过来。

    连羲皖又道:“而且,我们开这个发布会的目的是要起诉龙琪拉,公布糨糊的话,记者们的注意力难以避免会转移。”

    两人聊着聊着,一会儿语音,一会儿文字,一会儿视频,从糨糊聊到了龙琪拉。

    这次龙琪拉的所作所为触碰到了连羲皖的底限,他的老婆被人叫成了弃妇,一些小报报纸还胡乱编排说江梦娴私生活混乱,出轨而被净身出户,龙琪拉看不下去了才出面指责。

    可江梦娴觉得,现在杀龙琪拉还不是时候,如同当年她养着龙柠一样,她要让龙琪拉丢脸!

    她要看着她一次次地丢脸,一次次地败坏她爸爸的名声!

    就昨天,她来龙家闹了一场之后,龙萧那边又偷偷地有人来投靠了龙城了。

    正面的碾压由龙城去做,侧面的小动作,就让江梦娴来干吧!

    她找人调查了一下那个左阿碧,发现这货最近在帝都十分活跃,龙琪拉应该是被她给骗了,为了讨好她,龙琪拉已经先后花了好多钱了。

    她有预感,龙琪拉马上要作一个大死!

    两人东拉西扯,聊到了十点,江梦娴道:“糨糊都睡了,我也要睡了。”

    连羲皖忙道:“……我明天就要走了,我想见见你。”

    过了许久,大概是敷个面膜的时间之后,江梦娴才回话:

    “不好吧,我今天很危险。”

    很危险……

    连羲皖瞬间来劲儿了,双眼精光大作,翻身而起,一手拿手机打字回复,一手穿衣服。

    连羲皖:“没事,我就蹭蹭,不进去。”

    江梦娴发了个害羞脸,然后说:“门都关了。”

    这口吻,一听就是欲拒还迎。

    连羲皖高兴得要飞起来,换了双运动鞋,脚步轻快地就出门了,还一边打字:“没事,你把管家关了,我一会儿就来。”

    江梦娴一会儿回答:“关了,重启系统要十分钟,你来蹭吧。”

    连羲皖几乎是飞出客房,出去鬼鬼祟祟地一看,似乎没人,那套管家安全防卫系统遍布整个宅子,就连角落里出现一只陌生耗子都能被发现,更别说是人了。

    只有十分钟,对于连羲皖来说,已经足够了。

    到了江梦娴住的小姐楼外面,连羲皖的目光越过那一道墙看见某个小房间里还亮着幽幽的一丝弱光。

    就是那里了!

    可惜,通往那边的大门早就锁了,连羲皖摸了一下那冷冰冰的门,再看了一眼那高高的墙。

    找人开锁是来不及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翻墙了。

    连羲皖估算着墙的高度,测算出了最佳的助跑举例,后退几步,而后,飞毛腿一顿狂奔,几步上墙,新鞋子没有在墙上留下脚印。

    他悄无声息地上了墙,踩在墙上,看了看这夜色之下的江宅,他熟悉这里的每一处地形,因为经常过来取景度假,他鬼鬼祟祟,悄然落地,几步上房,翻上了二楼,朝那个亮着灯的小房间去了。

    站在亮着灯的房间阳台外,他整整自己的衣装,轻轻地敲敲门,小轩窗里面很快就有人影晃动,甚至还有笑声。

    连羲皖回头看了看自己翻过的墙,内心窃喜——还好自己练过,这点高度的墙还真是难不到自己!

    恩……爬墙窃美,也是挺不错的美事,有意境!

    江梦娴很快就来开了门,刚才管家系统虽然没开,可是监控还开着,她从监控里看见了连羲皖飞檐走壁爬墙的模样,心里一动。

    想蹭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