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908章抚养费有点高

时间:2018-05-06作者:柳赋雨

    江梦娴被那一个小小的离婚证给压得无法呼吸,可还是在门口站定了,对连羲皖道:“连先生,离婚手续也办好了,糨糊我会照顾好的,你放心。”

    说这话的时候,她不敢看连羲皖,站在他几米以外,他身上散发着的独特味道,让她窒息。

    连羲皖看起来并未有什么异样,笑道:“江小姐,糨糊以后就麻烦你了。”

    可细看之下,还是可以看见他眼里,那一点微红和泪光。

    车开来了,江梦娴垂着头,道:“我先走了,有机会再见。”

    说完,她快步上了车,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最后一点理智崩溃了,她缩在车里哭得稀里哗啦。

    原来,她比自己想象的,更爱他。

    就算没了记忆,可是她的心,却一直为他跳动,如今失去了她,她的心如同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撕裂,撕得血淋淋,像是将她整个心从胸腔里掏出来一样。

    她为什么爱着他,为何还要分开?

    连羲皖看着江梦娴的车慢慢离开,他带着口罩,揣着离婚证,站在街边,一直到她的车看不见,才挪动了一下步子。

    身后,秦扇和连雪篙一直在等着他,他们怕连羲皖因为离婚而受刺激做出什么傻事或者不体面的事情,一直跟着看着,见连羲皖全程都十分平静,揣着离婚证站在路边吹了好久的凉风。

    可这种出乎预料的安静,更让人心惊动魄。

    秦扇叹了口气,拍了一下连羲皖的肩膀:“你真的就这么离婚了?”

    连羲皖没说话,从兜里拿出了打火机,秦扇以为他要抽烟,还道:“少抽点烟,你的嗓子还要不要了?”

    可谁知道,他没抽烟,而是一火机把离婚证给点了。

    连羲皖看着那被点燃的离婚证,带着口罩的脸体现不出神情,可是连雪篙看见了他的眉眼弯了弯——他在笑。

    烧了离婚证,连羲皖快步上了车,留下连雪篙和秦扇面面相觑。

    玩球了,离婚受刺激了,疯了,疯了!

    车上,连羲皖摘下口罩,看着窗外,扶着额头,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痛彻心扉,一会儿又流着泪笑,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命定的离别来了。

    该还的恩债还完了。

    一切归于起点了。

    连羲皖曾以为,她回来了,她忘记了他,他们重新开始就是起点。

    可今天忽然明白,那个该死的绿本本才是起点!

    连羲晚解脱了,司天祁和连家的恩怨也终于结算清净了,江梦娴失忆了,用她的半条命和一个绿本本把司天祁给的恩都偿还完了。

    从今以后,他、司天祁,江梦娴,三个人之间,谁也不欠谁了!

    离婚?

    红本本可以变成绿本本,他也有本事让它重新翻红!!

    江梦娴是爱他,她永远都是他的!

    等连羲皖回神的时候,发现车已经停了,他以为到家了,下车一看,眼前十分陌生,抬头一看,只看见几个大字——帝都第一精神病院。

    连羲皖:“……”

    他坐回车上,不哭不笑了,阴沉着脸,连雪篙一脸怕怕地凑过来:“叔,你怎么不进去看看?”

    连羲皖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吓得连雪篙缩了回去。

    精神病掐死他都是不坐牢的!

    连羲皖收回目光,对开车的黑七道:“去尚品国际。”

    车开到了公司,在公司看见了楚晓轩。

    楚晓轩现在持有尚品国际的股份,也是尚品娱乐的高管之一,自己拍戏还带新人,也培养了一批不错的当红艺人,她看见连羲皖和秦扇一起来了,还惊奇:“小凤哥,你还没走啊!你最近,没事吧……”

    她和江梦娴保持着联系,也知道她和连羲皖的婚姻出了问题,连羲皖这一两个月把剧组晾在了影视城,在帝都处理自己的私人问题。

    连羲皖风风火火地来了,道:“晓轩,最近有什么适合我的代言,就给我接了吧,接洽《爸比去哪里》,第二季我要上,别忘了给我争取高一点的出场费。”

    “恩?”

    楚晓轩疑惑了一声,可是连羲皖已经风风火火地坐上了自己的专属电梯上了高层,不给她任何解释。

    连羲皖以往都是非常低调的,少有接代言,就接了自家狗链子店和的代言。

    无论多大牌、多红的品牌找他代言他都不干,别更说是真人秀了?

    这是怎么了?

    楚晓轩从秦扇那里得到了答案:“……大概、可能……离婚了,财产被分走了,抚养费有点高,还得存钱找第二春,他得多赚点钱。”

    离婚了?

    楚晓轩一怔,下班之后便打电话给了江梦娴。

    电话那边江梦娴的声音很嘶哑,似乎哭过,她道:“晓轩姐,我没事的,我们是和平分手,不用担心我。”

    楚晓轩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了,也不知道从何安慰,和她说了几句话便挂了。

    挂了电话,江梦娴把手机关了,放在一边,对着眼前的一架钢琴默默流泪。

    他们的离婚手续办妥之后,连羲皖把她留在尚品帝宫号的东西都送了过来。

    有那件定制婚纱,有那颗血红色的钻石戒指,还有眼前这架钢琴。

    钢琴是定制的,还刻着她的名字,黑白琴键似乎还有她的味道和指纹留在这上面。

    她对着钢琴默默地哭着。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就离婚了,可是离婚,对他们彼此似乎都是有益无害的。

    唐尼推开了门,轻轻地走了进来,她难过的啜泣声,盖过了他的脚步声。

    看着她在那里偷偷哭泣,他的心也宛若刀割。

    他轻轻地走了进来,抱着肥肥,轻轻地坐在了她身边,把猫放在了一边,拍拍她的肩膀,低声道:“好了,别哭了,事情都过去了,我教你弹钢琴,好不好?”

    江梦娴点点头,用手背擦擦泪水,然后把手放在了琴键上。

    唐尼的手放了上去,轻轻地握着她手,手心触到了她手背上残留的一点温凉泪水,心,被微微一触。

    她以前应该会弹钢琴,可是现在失去了记忆,弹也弹不好,随便戳了两下就不想戳了,她看向了唐尼,一边流泪一边哽咽道:“我不想弹了。”

    唐尼给她擦擦泪,道:“那我唱个歌给你听吧。”

    江梦娴点点头。

    唐尼的手放在了钢琴上,轻按琴键,音乐声起,他唱起了新学的歌。

    “抱一抱

    就当作从没有在一起

    好不好

    要解释都已经来不及

    算了吧

    我付出过甚么没关系

    我忽略自己

    就因为遇见你……”

    他的嗓音很好听,很性感,和连羲皖唱歌的时候比起来,又是另外一种感动,江梦娴听着歌,让泪水放肆地流,无力地将头靠在唐尼肩膀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