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904章开始治疗

时间:2018-05-06作者:柳赋雨

    除了鬼狼外,无人知道他的金主都是些什么人,那些金主在请他杀完人之后,往往会反转枪口通缉他,这就有趣了。

    他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底牌非打出一块不可,可是他依旧高高在上,觉得是连家欠他,是江梦娴欠他。

    他或许会利用自己救过江梦娴一命做文章,可没想到,龙城击破了他的心理防线,让他轻易妥协了。

    因为他对江梦娴,是真爱啊!

    连羲皖第一次得知江梦娴曾经的事情,也差点崩溃,这个时候,还谈什么恩,还谈什么债?

    凌云说得对啊,她生来,就是为别人还债的。

    龙城的债,连羲皖的债,都落到了她的身上。

    若说欠债,他们都欠了她的!

    她明明是最无辜的!

    病房里,司天祁穿上了白大褂和几个精神科医生一起为了连羲晚做治疗。

    此刻的连羲晚还是清醒的,以连羲晚的人格为主导,她还不知道自己即将经历什么。

    “烈哥,我真的能治好吗?”

    连羲晚的脸憔悴极了,她和连羲皖一样大,却已经有了皱纹,看起来比连羲晚老了不只十岁,也有白头发了。

    龙烈含着泪,勉强笑道:“能治好的,你放心,等你醒了,我们就去看球儿。”

    连羲晚点头,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可是,治好又能怎么样,她伤害了糨糊,伤害了球儿,伤害了江梦娴,她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她们?

    龙烈扶着连羲晚在病床上躺下了,司天祁的设备已经调试好了。

    龙烈看了一眼穿着白大褂口罩的司天祁,十分不信任,可眼下,除了他,已经没人有办法了。

    他给连羲晚带上了特制的头盔,那种特制的头盔能对人的脑电波产生微妙的影响,从未影响整个人的情绪。

    连羲晚睡了过去,司天祁将她的手脚绑在了病床上,启动设备。

    很快,便看见那病床上的连羲晚似乎是梦到了什么让自己难以接受的噩梦,睡梦之中的她发出痛苦的惨叫,在病床上疯狂地扭动着身体,却还是难以从噩梦之中抽身,那梦魇随影随行,她根本无法摆脱!

    龙烈暴起:“住手!住手!放开她!”

    司天祁淡淡地将他看了一眼,道:“这是在清楚她的记忆,你想前功尽弃吗?”

    龙烈愤怒无比地瞪了他一眼,却最终还是什么都不能干。

    司天祁之前已经说过了,要想杀死她的所有人格,就要彻底清除她的记忆。

    要想清除一个人的记忆这是很难的,神话剧里才有‘忘情水’现实是不存在的,宋青鸾摔坏了脑子医生说她脑子里有血块影响了记忆,那都是偶然,绝大多数脑子被摔坏的人都当场死了,他们也不可能直接摔连羲晚的脑子让他失忆。

    鬼狼的办法就是彻底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对她进行彻底地催眠,彻底地忘记了那段记忆。

    如今,他正在摧毁连羲晚的意志。

    这是一种比肉体摧残更残酷的精神摧残,通过影响她的脑电波,人为地为她制造噩梦,让她神志不清,甚至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

    第一天的治疗下来,连羲晚彻底疯了,惊恐无比地躲在病房的某个角落里,见到人来就发出惊恐到极点的惨叫。

    她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因为她看见了自己的儿子、弟弟和爱人都死在了自己面前,她信以为真,精神彻底崩溃,谁也不认识了。

    连羲皖站在透明的病房外,看着那缩在角落里惊恐尖叫的连羲晚,终于扭头离开。

    他的小鸡儿,就是在这样的折磨之中失去了自己的记忆。

    他和连羲晚是龙凤胎,她此刻的无助恐慌仿佛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他仿佛成了她,正在和她一起经受着一切。

    他一闭眼,竟然看见了江梦娴。

    她还怀着糨糊,大着肚子,无助地被困在那黑暗之中,绝望到了极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似乎还能听见她微弱的呼救:

    “老公,你在哪儿……救救我。”

    可是他,却救不了她!

    连羲晚痛苦嘶哑的惨叫声还在耳边,连羲皖不管走多远,似乎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那声音,从心底传来。

    他经受着此刻连羲晚正经受的,和江梦娴曾经经受过的痛苦。

    那种绝望,那种痛苦,毕生难忘。

    “叔——叔——你振作点!”

    连雪篙的声音在连羲皖耳边响起,之前大家就有点忧虑了,双胞胎之间奇妙的心灵感应可能会影响到连羲皖,此时看见他精神恍惚地坐在一个角落里默默流泪,忙上前摇了几摇。

    连羲皖毫无反应,只是默默流泪。

    连雪篙和龙戒等人忙把连羲皖给送走了,走得越远越好,一直走了大半个帝都,把他送到了海边连雪篙的房子里。

    连羲皖被送到了海边别墅,依旧精神恍惚,谁叫他都没反应,给他吃了点安眠药才安稳地睡了过去。

    连羲皖这一觉睡了好久,连雪篙本想给江梦娴打个电话,可还是算了,免得让她担心。

    他这一觉从上午睡到了深夜,被糨糊的晚安电话吵醒了。

    此时的连羲皖才总算是有些精神了,心里那歇斯底里的惨叫声也消失了,可还是头疼欲裂。

    他深呼吸一口,接了糨糊的电话,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轻松:

    “拔拔的乖宝宝今天又干了什么啊!”

    对面传来糨糊欢快的声音:“拔拔!我上了新的幼儿园了,幼儿园里好多小朋友,我是全班最漂亮的!”

    听着那悦耳的声音,连羲皖的心纵然有天大的伤痛,也仿佛被瞬间治愈了,他笑道:“糨糊乖,在新的幼儿园里要好好听话读书,不要再让小狗进去咬其他的小朋友了!”

    他还补充道:“要是有别的小朋友掀糨糊的小裙子,一定告诉拔拔麻麻!”

    糨糊回答:“噢!拔拔,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外公说你去外地拍戏了!”

    连羲皖苦笑:“拍完了就来看糨糊了。”

    和糨糊聊了一会儿,连羲皖挂了电话,看了看手机壁纸上那欢乐的一家三口,起床,冲了一下凉,下楼,到了客厅。

    海景别墅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海风咸味,连小球正坐着客厅和裁决一起看《小猪佩奇》,连小球想看《动物世界》,才一换台,裁决就蹦起来作妖,非要看小猪佩奇,不然就拆电视,谁也休想看!

    这是它家,它是一家之主,窝最宽,盆最大,食最多,屎最臭,大家都必须顺着它!它看哪个台就必须看哪个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