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903章她唯一的良药

时间:2018-05-06作者:柳赋雨

    龙城没有回答他的话,继续道:“……我抱着她,上了车,我坐在车里,看着她,她浑身都溃烂了,我甚至感觉自己的手,已经蹭开了她那脆弱的皮肤,触碰到了她湿漉漉的骨头,被我碰触到的皮肤炸开了,脓血里面甚至已经能看见了蛆虫。”

    “我把她送到了病床上,我低头,看见自己浑身都是血,那个时候,我甚至都还不敢相信,我竟然有一个女儿,而残酷的现实却摆在我面前,我有一个女儿,她却即将死在我面前。”

    而此刻,司天祁却出奇的安静,不知何时,那玩世不恭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变成了麻木。

    龙城继续道:“我就这么看着她躺在我面前,我想摸摸她的脸,可是她脸上都是溃烂,我不敢,我就摸摸她的头发,可是轻轻一触碰,她的头发,居然成片成片的掉,我看见……我的女儿,整个头皮都溃烂了,她就像一团烂肉,在无尽的痛苦之中等死,我这个做父亲的,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所有人都说,我的女儿活不了了,甚至还建议我亲手给她做安乐死,让她走得舒服一点,我没有同意,就算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试试!”

    “我就这么看着她,连眨眼都不敢,我怕我走开一秒钟,我的女儿就悄悄地没了!她内脏衰竭,甚至一度失去了呼吸和心跳,她的一双眼睛也瞎了,可我不敢放弃,我若是放弃了,我就真的失去了我唯一的女儿。”

    监控室,连羲皖静静地听着龙城的话语,未曾说话,却泪如雨下,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了,可此时,他发现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脆弱。

    龙城的话像魔音一样灌入耳朵里,他躲无可躲,仿佛随着龙城回到了过去,亲自经历了一遍那种痛彻心扉。

    龙城双目如炬,声音虽然平稳,但是却有一种奇异的,煽动人心的魔力,能轻易让一个人被感染。

    “我龙城一生冷酷,视人命若草芥,我以为我是王者,我不信所谓的因果循环,我不信什么天理昭昭,但后来发现,冥冥之中自有注定,所有的报应,原来都落到了我的女儿身上。”

    “我那可怜的女儿,似乎生来就是为了替别人赎罪,短短一生却吃尽了苦头,那些人怀着虚情假意,一个个都说爱她,到后来,却还是一次次地把她推进深渊里,她被人打断了双腿,毁了容颜,连眼睛都瞎了……”

    司天祁忽然暴起,生生地找挣断了禁锢双手的手铐,像个野兽般地双目赤红,目露非人凶光。

    “不要再说了!闭嘴!闭嘴!”

    之前的司天祁,十分有耐心,就算身陷囫囵,也依旧将众人当猴儿般的耍弄,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可是今天,他失态了,甚至藏不住了自己身体之中的兽性,竟然被龙城三言两语就激了出来。

    司天祁忽然失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这和他之前一贯的冷酷形象大相径庭,反应过来,谈判室里瞬间冲进来四五个壮汉,像是蚂蚁抓大青虫似的,费了好多劲儿才把他给按住了。

    此刻的司天祁似乎变身野兽,发出非人的咆哮,嘴里就嚷着两个字:“闭嘴!闭嘴!”

    龙城依旧冷酷无情,就算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失控的杀手,却依旧不见丝毫慌乱,望着那被按在桌子上还在挣扎的司天祁,他上前,狠狠地揪住了司天祁的头发,把他的脸抓起来,对上了自己。

    司天祁狠狠地看着他,目眦欲裂,状若野兽。

    “司天祁,我的女儿承了你一命,她早就用她的脸和一双眼睛半条命还清了,从今以后,都是你和连羲皖欠她的!”

    说完这句话,他狠狠地把他的头按在了桌子上,扬长而去。

    司天祁狠狠地看着他,却什么话都没说。

    谈判,似乎失败了,司天祁刚才表现出来的爆发力让众人大吃一惊,他居然一下子就挣段了手铐!

    那手铐哪里是一般人能挣开的!

    联想起之前龙烈的发现,不难推测,鬼狼使用了他所研制的超级兴奋剂,大大地提升了自己力道和敏捷度,他的能力依旧被低估了。

    可刚才,他还是被龙城给轻易地激怒而暴露了自己的实力。

    谈判失败之后,司天祁被关在了更高级的监牢里,又增加了几倍的人力监视他。

    可是司天祁一整晚却十分安静,安静地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和之前几天完全就是两个人。

    之前几天,他像个耐心的狐狸,稳操胜券,十分有自信地和连家的人周旋着。

    可是今天,他所有的自信心似乎都被摧毁了。

    第二天,连羲皖去找他谈话,经过了一晚上的时间,司天祁似乎变了个人,不再是之前那个胸有成竹的司天祁了。

    他主动道:“想救你姐姐,只有一个办法,杀死她的所有人格,清楚所有记忆,重启整个人生。”

    连羲皖一愣,没想到司天祁居然真的服软了,他追问:“是像对待梦娴一样对她吗?”

    司天祁抬起头,一夜之间,他憔悴了许多,他点头,苦笑:“对,消除她的所有记忆,要不然,她回忆起之前的事情,依旧会崩溃,失忆,是唯一的办法。”

    连羲皖静默了一会儿,点头,道:“好,怎么治?”

    司天祁:“我在华国放了一套设备,就放在帝都大学我的教师公寓里,那里被查封了,设备也被没收了,你应该找得到。”

    连羲皖默然起身,走了出去。

    原来,失忆是连羲晚唯一的良药。

    是啊,若是换做连羲皖,知道自己竟然差点杀了糨糊,杀了球儿,害了江梦娴,她如何能不崩溃?

    忘记一切,多好……就如同现在的江梦娴。

    很快,连羲皖便找到了司天祁被查封的设备,那些玩意的作用一直没有弄明白,现在总算是知道是什么用途了。

    设备被运了过来,司天祁亲自给连羲晚治疗。

    连羲皖就这么隔着玻璃窗看着病房里的场景,龙烈和连雪篙十分担忧地站在他身边。

    “他该不会又耍小聪明吧!”连雪篙道。

    连羲皖摇头:“他不会的,他很惜命。”

    司天祁是为了江梦娴和糨糊而来,他来的时候定然已经算好了有今天,已经握好了自己的底牌。

    他的底牌,就是治好连羲晚……以及他手里那些机密资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