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902章苦肉计

时间:2018-05-06作者:柳赋雨

    “那是你才被救回来的时候,医生说你救不活了,西提哥哥在病房外哭了一夜,不惜一切代价要救你。”

    “医生说你活不过两天了,那两天,他就守着你,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他怕,自己眨一下眼,你就没了。”

    唐尼说着,声音都哽咽了。

    门内的江梦娴也不好过,她坐在门后,抱着自己的膝盖,看着地板,泪一颗一颗地掉着。

    唐尼哽咽了一下,继续道:“当西提哥哥看见你被人捆在柱子上,被迫一身汽油等死的时候,当他看着糨糊被人抓到了十楼阳台随时可能摔下来的时候,你知道他有多愤怒……有多难过吗?”

    “梦娴,西提哥哥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失去了你的母亲,他真的没办法再看着你出事了,你也长大了,也身为母亲了,你也应当知道,他不会害你的。”

    说完,两人沉默着,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唐尼首先道:“这样……我想了一个办法,司天祁那边,由我和西提哥哥出面去解决,替你了结了这段孽缘,你也听话一次,和他们兄弟俩都断了,好不好?糨糊还是归你,咱们家和他们再没来往了,好不好?”

    “你同意的话,就敲两下门,不同意的话,就敲一下门。”

    过了约莫十分钟,唐尼听见门内轻轻地敲了一下。

    过了几秒钟,又响起了第二下。

    ‘咚’两声,似乎敲在了唐尼的心上。

    他垂着头,却没有半点轻松的感觉,只觉得心里无比沉重,连呼吸都沉甸甸的。

    研究所。

    连羲晚又一次自杀了,才止住血的手腕又一次被她残忍地撕裂开了,鲜血淋漓,手腕上仿佛开了一朵血红的花。

    她清醒过来便无法面对自己,一闭眼就看见自己亲手把大哭的糨糊推到了没有护栏的十楼阳台,又看见自己把冰冷无情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爱人和儿子,枪响的时候,球球眼里带着震惊和伤痛。

    她的灵魂无法得到救赎,恨不得立马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连羲皖就住在研究所里,和龙烈轮流守着连羲晚,可是哪怕走眼一秒钟,她也会找到机会将自己杀死,她可是超级杀手啊!

    折腾到了半夜,连羲晚打了镇定剂之后,总算是睡过去了,可总不能一直给她打镇定剂,她的身体早晚会吃不消的。

    连羲皖身心俱疲,颓然一下坐到了地上。

    没有司天祁,连羲晚没救,可司天祁打死不说,对他使用任何酷刑都是无用,他相信他都能挺过来。

    让连羲皖就这么放弃自己唯一的姐姐,他做不到,龙烈也做不到,可是让江梦娴对司天祁顺服,他也做不到!

    夜深了,连羲皖毫无睡意,头疼得厉害,糨糊又打晚安电话过来了。

    “拔拔,你怎么还不来看我啊!”

    听着可爱活泼的声音,连羲皖觉得自己仿佛得到了无穷的力量,他振作起精神,道:“拔拔在忙工作,忙完了就来看糨糊了。”

    纵然发生天大的事情,也不能对糨糊讲起,她就做个快乐的小宝宝吧!

    糨糊小小地叹了口气,道:“麻麻和外公吵架了,唐尼叔公说,因为裁决大抖抖把家里的门咬坏了,外公要找雪糕哥哥赔钱,麻麻不让,所以他们就吵架了。”

    吵架了?

    连羲皖知道,绝对不是因为裁决咬门的事儿,而是江梦娴想来劝司天祁救连羲晚,龙城知道,她若是来了,说不定会答应司天祁一些无理恶心的要求,所以他必定不会答应。

    换做是他,他也绝对不会答应的。

    连羲皖道:“那是大人的事情,小宝宝不要管,小宝宝做个快乐的小宝宝就好了!”

    糨糊笑了,奶声奶气地道:“我把上次拍夜戏的片酬拿出来替抖抖赔了修门的钱,外公就不和麻麻吵架了。”

    说起来,她感觉自己做了个件天大的好事呢!

    连羲皖却只泪目,道:“乖糨糊,真是拔拔的好宝宝,早点睡!”

    “拔拔晚安,比心!”

    “拔拔也给糨糊比心了。”

    挂了电话,连羲皖看着手机壁纸上的一家三口笑了又笑,可笑的时候,却有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忽地,壁纸消失了,龙城的电话打了进来。

    这是出事之后,龙城首次主动给他打电话。

    连羲皖却看着那电话不敢接。

    不知不觉,电话已经响铃了十几声,没人接听就自己挂了。

    一会儿时间,连羲皖收到了龙城发过来的短信。

    看到短信内容,连羲皖呼吸一滞。

    龙城言简意赅地告知他,他可以出面摆平司天祁,但有个条件,事成之后,江梦娴和连羲皖离婚,江梦娴什么都不要,她净身出户只要糨糊。

    连羲皖看着短信内容,楞了许久……

    夜里,他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烟,叼着烟,看着那条短信,静默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烟被自己的泪水熄灭了。

    他咬牙,手有些颤抖,最终还是回复了一个字:“好。”

    回复完,他垂下头,丢了手机,夜里全是他隐忍的哭声。

    龙城做事向来雷厉风行,第二天就和唐尼来了。

    连羲皖为龙城和唐尼准备了谈判室,里面只有他们两人,其他人在监控室里看着。

    众人以为来的会是江梦娴,没想到,却是龙城。

    龙城出马,到底行不行呢?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

    连羲皖对龙城十分恭敬,可司天祁却不,他笑得斯文无比,可嘴上的话却十分轻佻:“老丈人,别来无恙,你是替他们做说客的吗?不过对我似乎无用,除非你女儿我老婆出马。”

    他一口一个江梦娴是他老婆,能轻易激怒连羲皖,却对龙城无用,他进来的时候是一脸冰冷无情,无论司天祁说什么,他都是一脸冰冷无情,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破不开的铠甲。

    两人就这么对视,看了许久,龙城终于还是说话了。

    “我知道我有个女儿的时候,她就像一具腐烂的尸体躺在冰冷的地上,我抱着她,感受不到半点重量和温暖,她用最后一点力气睁开了已经溃烂的眼看着我,半张脸被病毒腐蚀而溃烂,我甚至不敢触碰她一下,因为……我看见了她皮下露出的森森白骨。”

    龙城依旧面无表情,可那无情的声音之中,却透出了绝望和崩溃。

    司天祁面对所有人的时候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神色,就算此刻也一样,他笑吟吟地道:“岳父大人,是想使苦肉计吗?这招对我似乎没用呢!我杀人的时候,最喜欢把人皮活生生地剥下来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