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99章我的时间是命

时间:2018-05-06作者:柳赋雨

    龙烈恨不得杀了罪魁祸首司天祁,可是只有他才有只好连羲晚的办法。

    司天祁断然不能轻易说出方法,这是他现在的保命符。

    军方要求处死司天祁,连家正在斡旋要保下他,几方人马进入僵持阶段,谈判无法取得进展,连羲晚却已经自杀了好几次,差点丢了命。

    连雪篙全程跟进了此事,也跟着跑了一天,今天回了海边别墅把裁决遛了过来。

    裁决在号别墅扒门许久,见迟迟无人来接驾,才知道江梦娴已经搬家了,气得它在门口‘嗷嗷’叫骂。

    江梦娴,你这个王八蛋,你还我小喵咪!

    你还我儿子!

    你还我大别墅!

    你还我小萝莉!

    老子给你带娃多年,你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骂累了,它去连羲皖家里喝口水,继续回去在门口叫骂,见骂不回来江梦娴,气得跑到号别墅拆家。

    它要拆江梦娴的家,还要咬她老公!

    连羲皖的睡裤都被它给咬走了一个角,它还不知足,咬客厅的沙发桌子,还把江梦娴做的狗毛抱枕咬坏了,客厅都是狗毛,拉都拉不住。

    连雪篙本来还想和连羲皖多说两句话,可是裁决闹气,他只得把裁决牵着走了,临走时候还道:“叔,你可以找我婶儿想想办法啊,她一句话鬼狼就来了,如果是婶儿出面,他一定会松口的。”

    连羲皖摇头,双目无神,连连雪篙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让江梦娴出马吗?

    他做不到。

    她这么善良,一定会答应的。

    届时如果司天祁趁机提出什么恶心的条件呢?

    她或许都会一并答应的。

    她为他而有求于司天祁,背债的是她,承受痛苦的,也是她,他怎么能这么狠心、这么自私呢?

    连羲皖在客厅坐着,没有开灯,抽了一支又一支的烟,最后豁然起身,换了身衣服匆匆出门了。

    与此同时,研究所里,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连夏。

    连夏这些年少有出门,一次是去看糨糊,一次是羲如是进连家祖坟,一次是龙隐葬礼,一次就是今天了。

    研究所里,他见到了这个每次见面都长得不一样的孙子。

    现在的司天祁是自己曾经该有的模样,和曾经的连纵何其相似!

    连夏对他的资料档案进行过详细了解,这个孙子,比连羲皖姐弟俩更像连纵,几乎把连纵所有优点都继承了过来,可惜,走错了路。

    ‘哒’!

    司天祁将一枚棋子放在了棋盘上,堵住了对手的所有退路,道:“不好意思,老爷子,我赢了。”

    司天祁和连夏之间放着一个棋盘。

    连夏也是心大,来研究所和司天祁下了一下午的棋,两人还是共处在一个房间里,司天祁除了手上戴着手铐外,行动如常,老爷子就坐他对面,和他下棋。

    用连夏的话说,他活了一百多岁了,子孙满堂,开枝散叶散了大半个地球,早就够本了,要是他被司天祁给抓住了,不用救他,机关枪随便‘突突’了,他死也要拉司天祁这个不肖子孙下去。

    司天祁活了才三十几个年头,他活了百岁,一顿‘突突’下去,吃亏的也是他司天祁。

    可连夏下棋也不是司天祁的对手。

    又是七步绝杀!

    连下了几盘棋,连夏每次都是被司天祁给杀得片甲不留。

    司天祁不像别人,别的人和连夏下棋都是让着他的,可司天祁,在棋盘上横冲直撞直捣黄龙,能七步绝杀就绝对不会多磨蹭一步。

    连夏不服输:“再来!”

    司天祁皱皱眉头,可还是把棋子都摆回原处,一边道:“老爷子,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我可不能这么一直陪着你下棋。”

    连夏没好气地道:“老爷子我一百多岁了,也没几天好活了,你的时间是金钱,我的时间可是命!你说是你的时间值钱,还是我的时间值钱?”

    司天祁知道自己横竖说不过他,无奈地继续下棋。

    他进来之后,被扒了个精光,趁身的精致礼服和骚气金丝框眼镜都被没收了,给他发了一身病号服,松松垮垮的让他十分没有安全感,他修长的手指被衬托得异常洁白干净,喝了一口凉白开,和老爷子继续下棋。

    下到一半,老爷子忽然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道:“你跟你爸爸真像。”

    不用任何技术手段,老爷子看见这张脸立马就得出了结论。

    司天祁仿佛没听见,继续下棋。

    连夏道:“你爸爸,跟你一样,有耐心,有魄力,有远见,走一步算百步,我这个老头子跟他下棋,从来就走不过七步。”

    司天祁并未说话,依旧垂首下棋。

    连夏又由衷叹了声气:“你要是生在连家该有多好啊,你现在的成就一定不输于你爸爸。”

    哒!

    司天祁放下棋子,又是七步绝杀,杀得老爷子毫无退路,他放下棋子之后,便悠悠起身:“不好意思,老爷子,我要休息,自便。”

    说罢,他便回了自己的牢房里,躺在床上,背对着老爷子。

    老爷子气了气,还是走了。

    他离开之后,关押司天祁的牢房上了好几道锁,将他当做了猛兽般地困在了里面。

    出来之后,连夏望天,叹了口气。

    “纵儿啊,你为什么去得这么早啊……”

    城南,江宅。

    曾经的张家公馆,已经成了江宅。

    江梦娴刚搬到了这里,挑了个喜欢的房间住了进来,推开窗户,能看见园子里的精致景致。

    这里曾经是张家的地盘,张家搞了两百多年的地产和建筑了,这园子凝结了他们几代人的心血,却不知道怎么的,后来就成了江梦娴的别院。

    她十分喜欢带着东方古韵的传统园林建筑,处处都能成一幅画,诗情画意重重叠叠。

    安顿好了之后,她在二楼推开雕花镂空的小窗户看了出去,这里的位置最好,能看见的风景也是最美的。

    搬家一天,她也累了,糨糊爬上雕花大床,就要开始睡觉觉了。

    睡觉之前,她三宝叫过来,一边抠脚,一边要给拔拔打个晚安电话。

    可是三宝道:“三宝没有存拔拔的电话哦。”

    以往都是用二宝给连羲皖打电话,可是今天搬家的时候,二宝跟雪球菊花一起留在了尚品帝宫。

    糨糊拿出自己的腕表给连羲皖打电话,可拨通之后却传来了龙城的声音。

    “乖宝宝,怎么还没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