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98章老婆晚安

时间:2018-05-06作者:柳赋雨

    说完这句话,他沉默了一会儿,起身离开了,司天祁看着他离开,那丝强撑的嘲讽笑意,彻底消失在了唇边。

    连羲皖到了车库里,坐上了车,拿出电话,找到了江梦娴的号码,望着他为她设置的头像发呆,却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去。

    他多想她能恢复曾经的记忆啊……她就会立刻回到他身边了。

    可是她一旦恢复,那些痛苦和阴影也必将陪伴她一辈子!

    她已经把那些痛苦不堪的记忆都忘记了,她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为什么还要让她重拾曾经的痛苦?

    司天祁的那丝嘲讽,他看得清清楚楚。

    若是为了得到她,而让她痛苦,他有什么资格得到她的爱?

    连羲皖静默了许久,还是没有打出那个电话,而是径直去了连家。

    江梦娴和糨糊回到家之后,匆匆冲了一下凉就睡了,糨糊乖巧地睡在她身边,她血汗钱都放好了,打了个小哈欠,道:“麻麻晚安。”

    江梦娴低头亲亲她肉肉的小脸蛋,道:“宝贝今天拍戏累了,早点睡了。”

    糨糊翻出自己的腕表,戳个键,一键拨通了连羲皖的电话。

    此刻的连羲皖正在去连家的路上,收到了糨糊的电话,他赶紧接了。

    江梦娴便听见了糨糊的腕表里,传来了连羲皖的声音:“宝宝,睡觉了吗?”

    糨糊甜甜地道:“拔拔,宝宝要睡了,拔拔晚安。”

    连羲皖道:“早点睡……替拔拔给麻麻也说一声晚安哦。”

    “哦。”

    糨糊挂了电话,翻个身,对睡在自己身边的江梦娴道:“老婆,晚安。”

    江梦娴笑了,看着她:“哪儿学来的怪话?”

    糨糊道:“美美的拔拔叫美美麻麻‘老婆’,糨糊的拔拔也肯定叫麻麻‘老婆’,糨糊替拔拔给麻麻说晚安。”

    江梦娴心里一酸,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关了灯,留了一盏小夜灯给糨糊。

    糨糊:“老婆,早点睡哦。”

    “恩。”

    ……

    第二天,一大早,江梦娴睡醒洗漱出来便看见家里在打包,她知道,龙城要搬家了,暂时不离开帝都,但是也会从尚品帝宫搬出去。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她选择的余地了,为了糨糊,搬家也是势在必行了。

    糨糊今天没去幼儿园,一大早就起床搬家,把自己的哈士奇小包包都腾空了,把自己的血汗钱装了进去,‘呼嗨互嗨’地上了车。

    因为搬家仓促,地点还没选好,龙城也没有在帝都购置房产,江梦娴也想自己住得舒服点,不想委屈了自己,就提议搬到城南。

    那里地方大,糨糊也有地方玩,开车去幼儿园和公司也不远。

    城南有江梦娴的房子,曾经的张家公馆,现在属于她了,她也是蛮喜欢那个园子的,现在搬过去正好。

    江梦娴牵着自己的一对草泥马上了车,忽然感觉自己背后一阵灼热,一回头,便看见了号别墅门口,连小球牵着雪球站在那里,无声地望着江梦娴,似乎是有话想对她说。

    “球儿!”

    江梦娴把羊驼放好了,开车门下去走向了号别墅,却看见连小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号别墅关着门,拍不开。

    拍了两下门,只有二宝在里面回话。

    “妈妈,你是不是要搬家了?”

    那语气,带着幽怨和伤心,智能极了,和一个小孩子没什么区别。

    江梦娴蹲下身,隔着门看着二宝,道:“妈妈要搬到城南的大房子去住了,二宝也可以过来一起住啊。”

    二宝似乎生气了,转身就走了。

    这似乎也是连小球的态度吧。

    龙城也在催了,江梦娴若有所思地回到了车里,关上门,车开动,准备离开,可是一看后视镜,她又看见了连小球。

    他一如既往地冷着脸,不说话,喜也麻木,悲也麻木,江梦娴不知道他究竟是吃了多少苦才会有如今这么一张麻木的脸,可是从他眼里,她看见了渴求。

    似乎是想和她说什么事,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出口,只能这么看着她。

    车飞快地开走了,最终,江梦娴还是没能和球球说上话。

    ……

    连羲皖在研究所和连家奔走了一天一夜没能合眼,在回家路上合眼休息了一下,可是回到家,发现号别墅已经人去楼空了。

    江梦娴带着糨糊搬走了,只剩下佣人还在收尾。

    连羲皖站在那号楼下,抬头看着窗户,小阳台里的那扇门关得紧紧的,再也不会有人打开它。

    回到家,打开门,客厅里十分安静,没了曾经的热闹,以往若是开门,一大波毛孩子会涌上来迎接他。

    可是今天,只有个孤零零的雪球,白毛毛的一只扑上来,围着他转悠,其余的毛孩子都跟着江梦娴一起搬走了。

    连小球也回来了,默默地站在转角看着他。

    二宝走上来道:“爸爸,妈妈搬到城南了。”

    连羲皖‘恩’了一声,无比疲惫地回了房间,关上门,再也没有出来了。

    连羲皖休息了一下,他也是个人,不是机器,不可能做到不眠不休,可是一闭眼,他就开始做噩梦,梦见江梦娴和糨糊出了事,救护车来接走了血肉模糊的她们,连羲皖跟着车撕心裂肺地喊着,追了许久,车不见停下,还发出刺耳的,长长的一声:“喵呜——呜——”

    连羲皖吓得睁开眼,发现自己还躺在家里的床上,菊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了房间,跳上床来,对着连羲皖‘喵’了个长长的‘喵’。

    “喵呜——”

    连羲皖看了一下菊花,揉了一下它的脑袋:“你怎么没跟你妈一起走?”

    菊花蹭蹭连羲皖的手,十分温顺,连羲皖起床,抱着猫,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天亮了,他足足睡了九个小时,却还是感觉头疼无比,打了电话问了龙烈。

    司天祁还是不肯说出治好连羲晚人格分裂症的办法,连羲晚的状况十分不稳定,多次自杀。

    她一旦自杀就很麻烦,因为无法辨认她到底是为了逃脱使出的伎俩,还是真的自杀。

    她之前就是用了自杀的戏码逃出了研究所,差点酿成大祸。

    可若是不及时施救,她可能会死!

    她曾经是自信强大的军中之花啊,如今,却在这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很多小伙伴问,我到底是写虐文还是宠文得,我保证,写的是宠文,偶尔小虐一下下啦,最后结局肯定是皆大欢喜啊!

    不会出现什么小三啊,出轨啊,什么你弄死我心上人我打你胎,女配把男主灌醉了怀上他娃气走女主之内的比较我不喜欢的虐梗,男女主的感情肯定都是十分明朗的,互相明白对方心意,互相喜欢,但是可能会因为某些因素暂时不能在一起,但是最终还是会克服困难在一起得拉!月初啦,又到了投月票的时候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