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97章还是算了吧

时间:2018-05-06作者:柳赋雨

    车往家开去了,龙城把糨糊抱在怀里,江梦娴一直低声啜泣,脸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好,无力地靠着唐尼的肩膀,唐尼正安慰着她,江梦娴把脸埋在唐尼怀里,她也高度紧张了一整天,此刻稍微放松一下,整个人精神立马松了下来,一会儿就睡着了。

    就算睡着了,眼角也挂着一丝未干的泪水。

    唐尼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动,怕惊醒了她。

    龙城看了看怀里开始打瞌睡的糨糊,用小毯子把她裹紧了,糨糊很快就睡了过去,睡梦之中还捏着自己的小钱钱不放。

    看着她们娘俩睡觉的模样,龙城心里很幸福,也很沉重,仿佛自己拥有了全世界,可是全世界的重量也压在了他身上。

    可是,女儿总要出嫁,外孙总要找个爸,原先那个爸肯定不行了,连纵的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混账,他是绝对不可能把江梦娴交给连纵的任何一个儿子。

    他爱着江梦娴和糨糊,她们就是他的全部,可是他不可能真的把禁锢江梦娴一辈子,她总是要结婚的,他必须为她挑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

    连羲皖在城外的研究所里呆了一天一夜,连羲晚很快就醒了过来,她知道自己干了什么,醒来之后,情绪崩溃,一直躲在一个角落里哭着。

    她依旧被关在那个透明的笼子里,没人敢靠近,因为无人知道,她到底是卡翠娜,还是连羲晚。

    龙烈和连羲皖就这么看着她蜷缩在一个角落里默默流泪,却无法靠近。

    连羲晚从小就是院儿里的霸王花,大姐大,比个男人还潇洒坚强,从来不会哭。

    可是,这些年,她似乎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尽了。

    她差点亲手害了糨糊,这让清醒的她如何能接受,更可怕的是,当卡翠娜出现的时候,她的人格就被禁锢在了肉体里,她会亲眼看着自己不受控制地做出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她差点杀了糨糊,还差点杀了自己的儿子!

    龙烈和她隔着一道防弹玻璃,他没有说话,默默地伏在玻璃上垂泪。

    看着自己的妻子绝望地缩在一个角落里哭泣,他多想抱抱她。

    可是他连给她点温暖都做不到。

    他们究竟做错了什么!

    上天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们!

    他龙烈和连羲晚都是十八岁从军,一直在军中历练,一辈子为国尽忠,报效祖国,一辈子行事光明磊落,上对得起国家、列祖列宗,下对得起子孙后代和自己的良心,为什么好人得不到好报?

    连羲皖隔着玻璃,看着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想责怪她,却无从下口,自从三年前,连羲晚协助鬼狼偷走江梦娴之后,他就把连羲晚送到了这儿来,一直不敢来见她。

    他知道,一切都不是她的错,她指使受害者,可是让他如何能接受?

    连羲皖默默转身,豆大的泪坠了下来……

    连羲皖找到了司天祁。

    他也是被关在了防弹玻璃里面,整个研究所宛若铁桶,增加了十倍不止的兵力。

    因为这里关着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他一人身负无数命案血债,被全球几十个国家通缉,黑市赏金累计达上几十个亿,全球范围内想杀他人数不胜数,如今,他就这么独自走进了这龙潭虎穴,被关押在了这里。

    司天祁恢复了自己原先的容貌,是一张酷似连纵的脸,他完美地继承了连纵的容貌,还有连纵的性格、魄力、敏捷的思维和指挥官天赋,他比连羲皖姐弟俩更像连纵。

    可连羲皖姐弟俩继承到的是妈妈的善良和温柔,司天祁继承到的是母亲的狡猾和狠毒,连羲皖姐弟俩是天使,他就是恶魔。

    两人就这么隔着玻璃看着对方,第一次以这种方式面对面,以往都是稀里糊涂就杀了个你死我活。

    连羲皖搬来了一个椅子,默默地坐着,看着司天祁,他比他小了几岁,更年轻,更俊美。连纵死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司天祁这个年纪,他和连羲皖记忆之中父亲的脸,几乎一模一样。

    司天祁依旧是穿着他的那身黑色礼服,精致得没有一丝皱褶,像参加完舞会归来的完美绅士,他抬手,正了正自己的金丝框眼镜,尾戒闪闪发亮,斯文,却是个败类。

    “我说,我亲爱的哥哥,你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他轻轻地吐出了几个字,仿佛很熟很熟的闲聊。

    连羲皖也不说废话了。

    “我要大丸子恢复正常,她的身体里只留自己,不留别人。”

    司天祁笑了,扶了扶自己的金丝框眼镜,仪态优雅,嗓音清澈俊朗:“她现在是我最后的保命底牌了,你觉得我会轻易出手吗?”

    连羲皖面色冷漠,摆出了自己的条件:“治好了我姐姐,我保证放你走。”

    司天祁仿佛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低头,抿唇大笑:“哈哈哈哈,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我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他道:“实话告诉你,卡翠娜已经和你姐姐合二为一的,两个人格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世上,除了我,没人能真正地救她。”

    他不傻,他知道连羲晚是他的保命符,要不然,他怎么敢大摇大摆地就走进来?

    连家既然已经救回了连羲晚,是绝对不会放弃她的,这三年,他们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国内外精神科专家、催眠大师都找了个遍,都没办法,除了司天祁,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可连羲皖也知道,自己没办法做主。

    鬼狼犯的事情也太多了,他再滔天的势力也保不下来他,他不行,连家也不行。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连羲皖又问:“梦娴的记忆,还能恢复吗?”

    说到这个话题,司天祁那玩世不恭的脸有了一丝深沉,最后,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到防弹玻璃前,歪着头看连羲皖,笑里带着嘲笑意味:“可以啊,我可以无偿帮你恢复她的记忆,她的所有记忆……这样,她就会想起曾经,和你在一起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是带着嘲讽的。

    连羲皖静默了一下,最终还是低声道:“还是算了吧……忘记了,就忘记了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十分无力,声音低到了极点,仿佛一声黯然的叹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