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90章 我来解决

时间:2018-04-30作者:柳赋雨

    江梦娴忽然冲了出来,挡在了连羲皖和司天祁之间,她把连羲皖挡住了,祈求道:“让我跟他说,好不好?”

    连羲皖不得已,放松了自己的拳头,退到了一边,狠狠地看着司天祁。

    江梦娴向前走了两步,到了这个和自己相伴了两年的男人面前。

    她没料到,他就这么来了!

    她哽咽着想说千言万语,却梗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当初是她狠心地抛下了他义无反顾地和龙城走了,如今,她一句话,他竟然龙潭虎穴自己闯了进来。

    司天祁未曾说话,一把就把江梦娴搂入怀中。

    他以为他这一辈子都见不到她了,得知她受伤的消息,他冒着天大的风险偷偷地潜入了华国,没想到,这么快就收到了她的求救请求。

    看着那相拥的两人,连羲皖差点冲上去,可还是忍住了。

    司天祁抱着江梦娴,贪婪地想享受这种温暖,可还是忍住了,短短时间之后,他对江梦娴道:“带我去找她。”

    江梦娴如梦初醒,忙带着司天祁去了入口处,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龙城也狠狠地看着司天祁,司天祁朝着龙城邪邪一笑:“沃尔门先生,好久不见。”

    龙城磨牙,若不是自己的外孙女还在上面,他分分钟把他剁成肉沫茄子。

    司天祁一边听着连羲皖说那上面的情况,一边快步到了楼下,上面的龙烈传下来消息:“大丸子快要失去耐心了,我快稳不住了!”

    听着对讲机里的对话,江梦娴差点崩溃,下意思地攥紧了司天祁的袖子,在那一丝不苟的黑色礼服上抓出了一道皱褶。

    司天祁接过了连羲皖的对讲机,道:“告诉她,关口已经打通,我上来跟她确认一下出国的路线。”

    放下对讲机,司天祁对身后跟来连羲皖和江梦娴道:“我来解决,你们不要跟上来。”

    他说完,独自走入了大楼里。

    江梦娴看着他消失在尽头黑暗处的身影,心情异常复杂。

    转而,又是泪流满面,她轻轻地投入了连羲皖的怀中,伏在他怀中哭得绝望。

    连羲皖抱着江梦娴,抬头看着十楼,一朵小红花还在迎风招展。

    司天祁上了十楼,远远地就听见了孩子的哭声和争吵声。

    “你们不要跟我耍花招,给你十分钟时间,我要见到我的飞机!”

    “冷静,冷静,大丸子,你的飞机马上就来了,马上就来了!”

    “呜——拔拔!”

    “糨糊快进来,不要往外走,拔拔马上就来了!”

    听见那稚嫩无助的哭声,司天祁不禁加快了步伐,上了十楼,视线一转,便看见那简易的灯泡勉强照亮了一片空间,阳台上,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一条绳子从阳台伸进来,绳头踩在连羲晚的脚下。

    连羲晚暴躁无比,正与龙烈大声说话,龙烈焦急得满头大汗,眼里全是血丝。

    “卡翠娜。”

    清冷绝情的声音像是什么指令似的,激动无比的连羲皖瞬间冷静了下来,无比虔诚地看着司天祁,道:“主人。”

    司天祁!

    龙烈在看见这张脸的时候,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

    司天祁仿佛没看见龙烈似的,缓缓走了进来,整洁优雅的穿戴和这里格格不入。

    他低声命令龙烈:“你退下。”

    龙烈恨了他一眼,看着那激动的连羲晚,再看看缩在阳台哭的糨糊,还是默默地退了下去,等在暗处看这里的动静。

    只见司天祁出现的时候,连羲晚仿佛是找到了自己的信仰似的,瞬间安静了下来,抬头看着他。

    司天祁走上去,从怀中掏出一个怀表,垂在了连羲晚的面前,用温柔亲和的声音对她道:“看着它。”

    连羲晚高度紧张的精神在此刻松懈了下来,毫无抗拒地便看向了怀表,眼珠子跟着怀表左右晃荡,一不小心就被催眠了,双目变得呆滞,意识也被牵着走了。

    与此同时,她手里一直紧紧拿着枪也掉了下去,司天祁面无毫无波澜,一手拿着拿着怀表:“看着它……如果累了,就闭上眼睛好好地休息吧。”

    他的声音充满了魔力,连羲晚的眼睛半睁不睁,即将jin ru睡眠之中,而司天祁另一只手已经不动声色地将手枪捡了起来,关了保险,退掉了子弹,同时,用脚重重地踩住了被连羲晚松开的绳子。

    咚!

    连羲晚终于还是睡了过去,倒在了地上,睡得十分香甜。

    司天祁吐了一口气,看向了那光亮照不到的阳台上,蹲下身,握住了绳子,温柔地拍拍手:“你叫糨糊对吗?糨糊,快过来!”

    阳台那边,小小的黑影动了一下,软软糯糯地问道:“戏拍完了吗?”

    司天祁回道:“拍完了,糨糊可以回家了。”

    那团小小的影子这才动了动,站了起来,因为脚麻了,还摇晃了一下,司天祁的心一紧,下意识握紧了绳子。

    只见黑暗之中,慢慢地走过来一个小小的女孩儿,脸蛋脏兮兮的,可依旧能看清楚那熟悉的轮廓,妈妈的五官、爸爸的气质,女生男相,是个面相不凡的美人胚子。

    他记得她,可是她却不记得他了,就算,她是他亲自接生的。

    当时他们正在逃,连羲皖和连家人在后面追,江梦娴在那个战乱的小镇上生了,他为她接生,生了一个瘦瘦的女孩儿。

    刚出生的她,就是一团脏脏的肉,像个丑丑的猴子,因为难产,她生下来就没了呼吸。

    可是他没有放弃她,他可是拿过医学博士的人,他用尽自己平生所学,将她救了过来。

    当手中那团脏脏的肉发出嘹亮的啼哭声并且开始动的时候,他眼里一热,仿佛得到了什么珍宝似。

    他本想带走他,可他知道,她健康状况堪忧,就算带走了也活不长,不如留给她的爸爸,还有一线生机。

    他送走了她,却时常会梦见那一团软软的、脏脏的肉在自己手心里蠕动的场景,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样的场景下见面了。

    糨糊浑身都脏脏的,头发乱糟糟的,小鞋子还不见了一只,怕怕地走进来,看见一个帅叔叔,却不见爸爸妈妈,委屈地道:“拔拔麻麻呢?”

    司天祁解开了她双手绑着的绳子,道:“爸爸妈妈在下面等着糨糊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