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89章 他如约而来

时间:2018-04-30作者:柳赋雨

    鬼狼或许会直接和卡翠娜汇合,到时候,糨糊就直接落入了他手里,司天祁比卡翠娜更狡猾更残忍,事态将会更麻烦。

    绝望,充斥着每一个人的内心。

    天晚了,太阳落山了,夜里风凉,糨糊得了一张毯子盖着,乖巧地缩在阳台上,可怜巴巴地看向了龙烈。

    “姑父,拔拔怎么还不来?”

    龙烈遥遥看着她,低声道:“快了,拔拔在开会,宝宝,裹紧点,不要着凉了。”

    糨糊点点头,把小脸蛋都埋进了毯子里,坐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楼下,江梦娴无力地瘫坐在地,又抬头看向了十楼,一仰头,她就看见了糨糊扎在头上的小红花正在随风摇摆,两行热泪再次滚过了冰凉到麻木的脸。

    不,她一定要找到司天祁,只有司天祁才有办法。

    她不信,他真的忍心让糨糊就这么没了!

    她依旧相信他内心还是存在着一丝善良的。

    江梦娴擦擦泪,再一次问唐尼:“鬼狼有一个邮箱账号,用来接各种任务,叔叔你一定知道吧?”

    唐尼默然点头,江梦娴道:“发给我。”

    唐尼很快把邮箱发到了江梦娴手里,她拿着手机,上了保姆车,抿着唇,想了许久,斟酌了许久,却不知道怎样跟司天祁开口,她透过车窗,看了看糨糊,又看了看伏在连羲皖怀里哭的连小球,鼻子里得酸涩不已,根本止不住自己的眼泪。

    她要怎么才能劝动司天祁过来呢?

    她明明知道,他过来就是自投罗网,就算他真的把糨糊救下来,连家人也会当场把他扣下。

    他为什么来呢?

    她什么筹码都没有!她给不了他任何他心动的东西!

    可江梦娴没有多余的时间了,她必须要试一试。

    她打开了手机,开启了自拍视频模式,对着镜头,还没说话,眼泪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她哽咽着,努力地把话说清楚。

    “天祈,我是梦娴,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视频,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她把摄像头对准了十楼,拍到了十楼阳台上,糨糊露出的半个小脑袋,和小脑袋上扎着的小红花。

    她把镜头收了回来,对准了镜头,道:“天祈……”

    可是,后面的话,却说不下去了,犹豫了许久,却只能默默地流泪,哽咽了许久,还是说不出那句话。

    “地址在城东解放路28号。”

    最终,还是啪一声关掉了视频,把这段乱糟糟的视频发进了那个邮箱账号里。

    发完了,确认对方已经收到,江梦娴无助地趴在车里哭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龙烈在上面稳住连羲晚,连羲晚依旧保持着警惕,糨糊缩在阳台上,裹着毯子,不敢睡觉,她睡着的话,就可能会掉下去,她只得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

    下面的人部署出了营救计划。

    连羲晚的危险程度超越了大家的想象,龙城的计划里,根本就没考虑要留她活口,只要她活着,糨糊就没办法脱离危险。

    连家也只得接受了,忍痛放弃连羲晚。

    连羲皖又上去看了一次,见糨糊十分乖巧地缩在阳台上,困得头一点一点的,还是睁大了眼睛不睡。

    连羲皖忍住了哭的欲望,尽量让自己保持轻松,对糨糊道:“乖宝宝,拔拔在这里,马上拍夜戏了哦,糨糊不可以动,乖乖的,也不要睡觉哦!”

    糨糊可怜巴巴:“拔拔,好黑,我怕怕。”

    连羲皖回:“夜戏就是这样哦,不要怕,等这场拍完了,糨糊的名气起来了,拔拔就带糨糊上‘爸比去哪里’了。”

    一说到了自己最期待的东西,糨糊来劲儿了,眼里都有了神采,问:“可是外公不许糨糊拍戏,要回老家养大绵羊,糨糊不想养大绵羊。”

    连羲皖笑了笑,父女俩隔着几米远的地方聊着,他道:“不会的,拔拔保证!”

    一会儿,糨糊又问:“拔拔,你是不是要和麻麻离婚了?”

    连羲皖静默了一会儿,勉强笑道:“这得看糨糊了,糨糊乖,麻麻就不跟拔拔离婚了。”

    他心里明白,这一次,他失去糨糊的同时,也将失去江梦娴。

    连羲皖泪目,看着糨糊,道:“你永远,是拔拔最乖的小宝宝。”

    看完了糨糊,他看向了连羲晚,此刻的连羲晚,是多么的陌生啊!

    她双眼如同蛇一般危险而谨慎,隐藏在黑暗之中默默地注视着他。

    连羲皖背过身去,一垂首,脸上一阵湿热。

    在失去孩子和失去唯一的姐姐之间,他真的无法抉择。

    他任何一个都无法失去!

    与此同时,龙烈已经收到了下面传上来的消息,不可置信地对连羲皖道:“他来了。”

    就在刚才,司天祁来了。

    一小时之前,江梦娴的邮件发了出去。

    一小时之后,他出现了。

    他独自从黑暗之中步步走来,探照灯落在了他的身上,江梦娴看不清他的五官,只看见他那被强光勾勒出来的高大身躯,他步步走来,五官逐渐清晰,正是司天祁。

    他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胸前领结一丝不苟,左手还抱着一束鲜花,像是参加完舞会归来的精致绅士,可就是这么一个精致的绅士,成就了鬼狼的臭名昭著,精致的表皮之下,藏着一个变态恶魔。

    无数个枪口瞬间对住了他,可他还是步步走来,没有后退,看着那朝自己打开保险随时射击的枪,默默停住了脚步,举起了双手,将自己毫无障碍地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之下。

    “连祈!!”

    连羲皖像一阵风似地就冲了上去,叫出了他的本名,可是到了他的近前,看着这张和自己父亲一模一样的脸,却下不去手,拳头握得紧紧地,甚至虎口都被自己给震开,却无法打出那一拳头。

    他是救下糨糊和连羲晚唯一的办法!

    两人就这么隔空对望,一个双眼淡漠,一个目眦欲裂。

    若不是他,连羲皖也不会和江梦娴分别这么多年,糨糊也不会差点死掉,连羲晚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模样,更不会有今晚这个事情!

    他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