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86章 这是在拍戏哦!

时间:2018-04-30作者:柳赋雨

    电话那头的龙烈十分着急,连羲皖的心似乎也漏了一拍,忙上车,道:“你别着急,你先说说什么情况,我马上就过来。”

    连羲晚一直被关在连家设在城外的秘密研究所里,有专门的精神科专家对她进行诊断,虽然三年过去几乎没有成效,可研究所里戒备森严,她是怎么都不可能逃出去的。

    连羲皖也知道,连羲晚逃出去意味着什么——鬼狼座下第一杀手卡翠娜横行于帝都,不知道将会死多少人。

    他上了车,司机开车,龙烈那边将事情三言两语讲清楚了。

    今天,他起床就发现连羲晚割腕自杀了。

    这些年来,连羲晚的精神状况折磨着龙烈,也折磨着她自己,她自杀了都不知道多少次了,这次龙烈飞快地冲进去将她抱了出来,送到了医务室。

    可没想到,才送进去一会儿,医生正要为连羲晚止血,却发现那昏迷的连羲晚忽然暴起,劫持了医生逃出了研究所。

    “我们在研究所附近找到了医生,受了重伤还在抢救,她抢了一辆车,看方向是进城了,我已经拍到了车牌号,发给你了。”

    很快,连羲皖便收到了龙烈发过来的连羲晚如今的坐标,竟然是——糨糊所在的幼儿园!

    龙烈和连家高手正赶往现场,连羲皖拼命地打接送糨糊上下课保镖的电话,结果都是无人接听。

    与此同时,幼儿园已经放学了,幼儿园老师正牵着糨糊的手等着他们家的保镖来接她回家。

    糨糊家的保镖天天准时接送糨糊,幼儿园老师都和他们十分熟悉了,见到熟悉的人才会放糨糊离去,可今天来的人,却出乎了她的预料。

    “咦?连先生,我看新闻说,你不是在外地拍电影?怎么今天有空亲自来接糨糊?”

    老师还疑惑了一下。

    从糨糊家的车里,走下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戴着墨镜,长了一张和连羲皖一模一样的脸。

    来人不曾说话,接了糨糊就走,幼儿园老师还在疑惑,可是转念一想,新闻报道糨糊妈出事了,此时连羲皖在帝都也是应该的。

    老师都觉得今天的连羲皖和平时似乎不一样,可能是因为演员在荧幕上和电视里差别大的原因……

    可是没想到,糨糊才走了一分多钟,幼儿园门口一下子来了七八辆车,一辆车车门开了,又来了一个连羲皖,急匆匆地问老师:“糨糊呢?”

    老师疑惑道:“不是刚才你接走了吗?”

    连羲皖没说话,双目直了直,足足三四秒钟的时间才反应过来。

    糨糊,被连羲晚接走了。

    连羲皖都忘记了自己是如何上的车,他脑海里全都是那个精神科医生此时的模样。

    他被连羲晚劫持出来,她拿他得命威胁研究所的安保开了门,带着那医生逃走了,却还是残忍地将他杀害了,她原本可以一招毙命,可是连羲晚受了伤,手里没有武器,力道缺了点,没能把他弄死。

    精神科医生是个精壮男人,尚不是连羲晚的对手,他的女儿糨糊才三岁,又怎么能逃出生天呢!

    很快,他们找到了被连羲晚打伤藏在小巷子里的接送糨糊的两个保镖,一个终身残废了,一个昏迷不醒送医抢救。

    连羲晚现在已经被冷血杀手卡翠娜支配,她现在就是个杀人狂魔,手残残忍无比。

    车,一直追着连羲晚的车去了城外,路上,连羲皖一直不曾说话,副驾驶的龙烈安慰他道:“没事的,没事的。”

    连羲皖面上镇定,可是那剧烈抖动的双手却出卖了他。

    他仿佛回到三年前的那一天,他被堵在了楼梯里,腰腹上中了一刀,昏死过去了,醒来之后,他躺在医院里。

    他们告诉他,江梦娴没了……

    在江梦娴离开的时日里,糨糊就是他生命的唯一,他看着她从一团小小的,、会动的肉,长到现在这么大,他无法想象,自己若是失去糨糊,他今后的人生会如何。

    失去糨糊,他人生所有的欢乐,似乎都被夺走了。

    连羲皖闭目,逼出了两行泪。

    糨糊失踪的消息是瞒不住的,2号别墅的人得知了糨糊没回来,立马就报给了龙城和江梦娴得知。

    得知消息的江梦娴感觉天都塌了下来,以最快速度赶到了现场。

    连羲晚把车开到了城外一处在建的工地里,把工人都赶走了,独自进了楼。

    江梦娴一来就看见工地里那栋在建大楼的十楼阳台上,站着一个小女孩儿,不就正是她的糨糊?

    十层的高楼上,阳台还未完成,糨糊就站在没有护栏的阳台上,似乎随时可能摔下去,两只小手被绳子捆住,绳子的另一头是连羲晚。

    远远地便能听见糨糊的哭声。

    “拔拔,麻麻——”

    见此情此景,江梦娴眼前一黑,生生地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她正躺在保姆车里,一睁眼,她就翻身而起,下了车去找糨糊。

    抬头一看,糨糊还在十楼的阳台,坐在阳台边上,没有护栏,随时可能掉下来,她依旧被绳子捆着,若是掉下来,也不知道那绳子能不能保护好她。

    楼下,已经准备好了充气垫子,可是这么小的孩子从十楼摔下来,能不能落在垫子上都是个问题,途中可能挂在脚手架上,可能当场就要了她的命。

    “我的孩子!”

    江梦娴顿时失去理智,朝出口冲了过去,十楼的糨糊看见江梦娴,颤颤巍巍地站起了身,可怜巴巴地看着江梦娴。

    “麻麻——”

    她一下就走到了阳台的边缘,还要继续往前走,还往下面看着,顿时惊住了在场的大家。

    唐尼忽然冲出来,对糨糊大喊道:“乖糨糊,快回去坐好,回去坐好了妈妈就会很快上来接你了。”

    “这是在演戏哦,糨糊要按照剧本拍哦,乖乖听话,回去坐好,不然拿不到片酬哦!”

    糨糊看了看江梦娴,嘴巴扁了扁,又坐了回去,小裙子脏兮兮的,还有一只小鞋子不知道去了哪儿,长筒袜还破了个洞。

    她抽噎了两声,告诉自己这是在拍戏,等着导演喊卡,才能下去。

    楼下的江梦娴闭紧了嘴巴,怕自己一出声糨糊就掉下来了。

    看着糨糊进去了,唐尼才小小地松了口气,转身抱住了江梦娴。

    江梦娴浑身**着,看着那楼,闭紧了嘴巴不敢出声,泪像断线般的珠子一样掉下来。

    “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糨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