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85章 洗干净等着吧

时间:2018-04-30作者:柳赋雨

    龙戒已经想好了,若是连家真的需要一个人去抵命,就让他去吧,受伤害的是江梦娴,如今抵罪的也是江梦娴,他龙戒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懦夫。

    龙城不怪他,江梦娴不怪他,更让他良心难安。

    龙戒不是怕杀人,而是因为杀的是连家的人,而连雪篙,也是连家的人,连家一定会追究此事的,那他就是站在了连雪篙的对立面了。

    他生平最怕的,就是和连雪篙站在两个对立面。

    连雪篙得知了真相,楞了一下,不过随即一声苦笑:“若是我在场,我或许也会当场杀了她吧。”

    他也随着龙城去了现场,他亲眼看见了那场景,遍地的汽油、一个随时可能打上火的打火机,和那被绑在柱子上等死的江梦娴。

    他们若是去迟一点,看到的,或许就是一个绑在柱子上被活活烧死的焦尸,那绳子的材料是特殊用途的军工材料,宋青鸾才能搞到,若是汽油真的被点着了,江梦娴都没办法动弹一下,她将被活活烧死,甚至都无法挣扎,那是一种何等残忍的死法啊!

    连雪篙拍拍龙戒的肩膀:“我痛心的,只是不理解,我印象之中善良纯洁的宋青鸾,为何成了这个模样?不过她有今天,也是咎由自取,连家也知道这个道理,不会真的拿人去抵命的。”

    “可是……”

    龙戒想起了今天自己看见的新闻采访:“连家不是说要龙城叔给个交代吗?”

    连雪篙又笑了:“连家在这事儿上本来就没理,他们对龙城叔叔手里的一个战机隐形技术感兴趣而已,想趁机敲诈一笔。”

    龙戒征了佂,最终还是没说话,他需要时间来接受自己杀了宋青鸾的事实。

    在连雪篙的劝说之下,龙戒总算是好多了,心里也好受了一点。

    从小到大,遇到不高兴的事情,他都只会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

    别的孩子都是哇哇大哭,还要选在有人的地方故意高声哭,可龙戒,从来只会偷偷地,一个人哭泣,因为,他知道,他就算哭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安慰他。

    可除了一个人。

    连雪篙和他同一个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一起工作学习二十几年,他似乎每次都能猜到龙戒可能躲在哪个角落里偷偷地哭,然后找到他。

    然后给他糖吃,给他小狗,陪他玩,他就不会哭了,就算过了这么多年,他也从来不变。

    “来来来,摸摸狗,你看咱儿子,长得多可爱!”

    连雪篙把裁决牵了过来,裁决上次被打了之后,到现在毛总算是长齐了,恢复了曾经的英俊,它冒出头来,让龙戒摸摸自己的头。

    龙戒笑了笑,摸摸裁决的头。

    “来,儿子,叫爸爸!”

    连雪篙揉揉狗头。

    裁决努力叫爹:“哇哇!”

    连雪篙又指着龙戒道“叫妈妈。”

    裁决:“哇哇!”

    龙戒不禁笑了,重复道:“是干爸爸!”

    裁决:“哇哇!”

    它能哇两声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是叫妈妈还是干爸爸都是差不多的了。

    小时候连雪篙和龙戒玩过家家,从来都是连雪篙当爸爸,龙戒当妈妈的,都习惯了。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从他们公司大楼往下看,落地窗户,能轻松地看见帝都此刻的繁华夜景。

    两人,一狗,仿佛一家三口。

    连雪篙把手里酒瓶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扔了一地小瓶子,他指着那恢弘的帝都夜景,豪迈地道:“龙戒,你看见了吗?这就是我们打下的江山啊!”

    他们小丸子科技已经上市并且发展壮大,涉足各种产业,他们曾经只有一层楼,现在已经买了两栋楼做办公室,从总裁办公室看出去,能看见另外一栋大楼。

    这就是他们打下的江山啊……

    龙戒喝了一口酒,指着他们打下的江山,道:“还是太小了,我们还要继续开疆扩域,像沃尔门集团一样,遍布全球各地。”

    连雪篙又开了一瓶酒,和龙戒碰了一下瓶子,道:“没有你们仨,我也干不成这么大的事情。”

    曾经小丸子科技是他们四个人共有的,前些年江梦娴被鬼狼偷走了,就只剩下他们仨了,现在江梦娴又回来,如今也在慢慢地小丸子科技的事务,早晚会回归。

    他们撸着狗,喝着酒,回忆着那些年,幼儿园小学中学时期,他们都是形影不离的,他从来都穿着女装,他们都说他是变态,可连雪篙从来都不嫌弃他,他知道,他在等妈妈回来接他。

    到了大学,他们依旧形影不离,一起创业,一起毕业……

    ‘咚——’

    连雪篙喝醉了,一头栽倒在龙戒怀里。

    龙戒扶着连雪篙,背靠着墙,坐在一堆酒瓶子里,望着远方,低声喃喃:“我会陪着你的,一辈子……”

    医院。

    江梦娴已经在这里住院一个周了,皮肉伤也好得差不多了,连羲皖撇下了剧组来这里转悠了一个周了,龙城就是不许他进去看一眼。

    这一天,糨糊来了,连羲皖抱着糨糊,叮嘱道:“乖宝宝,你进去了之后,好好哄哄妈妈和外公,让妈妈见见爸爸,好不好?”

    糨糊拍着胸脯打包票:“没问题,拔拔洗干净等着吧!”

    连羲皖皱眉:“为何要洗干净?”

    糨糊捂鼻子:“拔拔臭死了!”

    连羲皖闻闻自己,的确酸臭酸臭的,还带了烟草微醺,他飞奔回来看江梦娴,人没见着,着急死了,连饭都吃不下去,更别说是洗澡了,这段时间烟瘾也上来了,都快把牙齿给熏黑了。

    望着糨糊进来医院,连羲皖赶紧去最近的酒店洗了洗。

    糨糊去了医院,陪着江梦娴玩了一会儿,一起吃了个饭,就出来了,洗干净的连羲皖忙来问:“宝宝,怎么样?妈妈和外公同意见爸爸了吗?”

    糨糊十分严肃地道:“有点难办啊,外公说要给我换个拔拔。”

    这次超乎寻常的艰难,连糨糊都搞不定了,连羲皖也不为难她了,让她赶紧上幼儿园去了,他自己再想想办法。

    下午,连羲皖忽然收到了龙烈的电话:“大丸子越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