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81章 求我啊!

时间:2018-04-30作者:柳赋雨

    “是《警路无悔》吗?”

    他一说,江梦娴就立马知道了,那部片子里面连羲皖饰演了一个卧底警察,完成卧底任务之后,他却死了,死之前,他对女主说了一番诀别之词。

    那是连羲皖电影里少有的大段情话台词,把江梦娴看哭了好几次,他的台词感染力实在是太强了,现在一说起这个片子,江梦娴立马道:“我想听最后那段台词,你给我念念,好不好?”

    连羲皖只得将当年的那段台词重新拾起,念给江梦娴听。

    她以前似乎没这嗜好,现在动不动就让他经典重现,来一段他的经典台词。

    江梦娴一边和连羲皖打电话一边笑,而此时,同样睡不着的唐尼也在二楼阳台赏月。

    夜半无人,他酒意去了一大半,此刻头脑却无比清晰,只记得晚上喝酒的时候,龙戒说的那句话:

    会被人成全和祝福的事情,就深藏在心里吧。

    他如今已经拥有了一个男人渴望的所有东西,他也有能力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一切,干一切自己想干的事情,不顾世俗的异样眼色,和礼教的束缚,比如他喜欢男人,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别人表达出自己的性取向,而不用担心别人的反对,因为他足够强大,就算知道他的性取向,沃尔门家族的人也不敢干涉。

    可是有一件事……他却一直不敢去争取。

    在遇上江梦娴之前,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完美的,可是遇见江梦娴之后,他发现自己人生是一块即将完成的拼图,所有的部分都凑齐了,唯独缺了一块。

    那一块,就是江梦娴。

    他觉得,她和他前世必定见过,今生再见,骨子里透着熟悉,她是他命中注定的另外一半,只是在生命的长河里,暂时地失散了。

    可惜,她已经有了她自己的另外一半,有自己的男人,如今,还有一个女儿,还成了他的侄女。

    唐尼自嘲地笑了笑,为什么世上会有这么残酷的事情,让江梦娴来到了他的生命里,却又让他爱而不得。

    唐尼多喝了几口闷酒,才慢慢地有些醉意了,可是一个走眼,发现在沙发上一边散步一边打电话的江梦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了踪迹。

    去哪儿了?

    沙滩上黑漆漆的,别墅这边有路灯,可也照不了这么远,黑乎乎的海边只能靠月光勉强照亮,却遍寻不着江梦娴的影子。

    唐尼下了楼,打着手电走到了刚才江梦娴坐的位置,只看见沙滩上似乎还有脚印。

    似乎也没有看见她回房,脚印往远处走了去,消失在了一阵黑暗之中。

    唐尼拿出电话,试着拨了一下江梦娴的手机,却听见黑暗之中一个黑点猛然发亮,伴随着一阵铃声响起,定睛一看,那正是江梦娴的手机。

    唐尼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边大声叫人,一边打着手电顺着沙滩上的脚印追了出去,一直到脚印消失在了马路边。

    江梦娴失踪了!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江梦娴在一阵刺痛中醒来,睁开眼便看见刺眼的灯光,隐约见自己被反绑在了一根柱子上,绑得死死地,她听见有高跟鞋的声音走来走去,还未适应环境,头发便被人给揪住了,她头皮一阵刺痛,被迫抬起了头。

    “江梦娴,你也有今天!”

    她睁眼便看见了近在咫尺的宋青鸾的脸,画着浓浓的、如同僵尸般的妆,露出了狰狞的表情,把脸上的粉都挤得掉了下来。

    江梦娴以极快的速度恢复了正常,认清了眼前的场景。

    她记得自己在海边和连羲皖讲电话,脖子上一痛,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就看见了宋青鸾。

    看来宋青鸾还是不死心。

    她保持着镇定,不理会宋青鸾的话,眼睛迅速扫了一眼周围,见这似乎是个地下室,不知道现在什么时间了,但是自己肚子里吃的海鲜似乎都还没完全消化,时间应该不长。

    地下室里出了宋青鸾就是她,没有其他人了,但是单靠她一个人,干不成这么多的事情。

    地下室里,有两桶汽油,宋青鸾揪着她的头发,让她盯着那两桶汽油,得意到变态:“看见那两桶汽油了吗?我马上就会用汽油烧死你!想象一下,明天小丸子看见你被烧成焦炭的尸体,他还会爱你吗?”

    “你这勾人的脸蛋,你这诱人的身材,全都没了,我看你拿什么勾引小丸子!你这贱人,贱人!”

    宋青鸾已经彻底疯了,撕扯着江梦娴的头发,扯得她头皮发麻,却没有手去反抗。

    她闭着嘴,不发出一点声音,宋青鸾变态无比地揪着她的头发,使劲儿扇她巴掌:“你哭啊,求饶啊,你现在跪下,兴许我会饶你一命!”

    江梦娴终于还是说话了,冷冷地吐出了一口血沫,道:“就凭你这鼠胆,你敢杀人?我杀人的时候,你大姨妈都还没来!”

    宋青鸾显然被她的话给气昏了头,拎起汽油就往她身上泼,一边泼一边重复着:“我让你看,我敢不敢杀人,我敢不敢杀人!”

    此时的她仿佛是被人打了什么兴奋剂似,整个脸呈现出了病态的扭曲和亢奋:“我不敢杀人?笑话,我让你看看我到底敢不敢杀人,我这就杀人给你看。”

    很快,江梦娴被泼得浑身都是汽油,湿漉漉地被绑在柱子,宋青鸾摸出一个打火机来,打燃了火苗在江梦娴面前现来现去。

    “你看见了吗?只要我把打火机往你身上一扔,你就立马灰飞烟灭!”

    “烧死是最痛苦的一种死法,更别说你是被绑着烧死,你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会万分痛苦的死去,死后不能超生!”

    江梦娴五官平淡,依旧出奇冷静,她抬起眸子,看向了宋青鸾,道:“我在非洲几年,战乱几年,我什么没见过,你这点吓唬不了我。”

    可是她知道,宋青鸾只要一个手抖,打火机落在她身上,会瞬间点燃她身上汽油,她就死不葬身之地了。

    此刻她这张冷静的脸在宋青鸾看来是异常的刺眼,她今天不仅要江梦娴死,还要她万分痛苦地死去,要她在她毫无体面的求饶痛苦,她要让她死在绝望之中。

    宋青鸾打燃了火,火苗离她就几十厘米远,稍微近一点就能把她点燃了,她指着不远处放着的一把刀。

    “看见那边那把刀了吗?要是你开口求我一句,我就让你死个痛快!来求我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