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79章 宋青鸾的变态想法

时间:2018-04-30作者:柳赋雨

    宋青鸾是看着连雪篙出生看着他长大的,十几年前跟着自己屁股转的小男孩儿,如今已经长成了大人,宋青鸾一点点地剥开了他身上那层薄薄的衬衫,手伸了进去胡乱**。

    喝了下料水的连雪篙睡得死沉,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

    宋青鸾跨坐在他身上,手**着他那已经成熟而结实的身躯,眼神既狠厉又淫荡。

    既然连家男人玩弄她的感情,让她荒废了一辈子,她也玩弄玩弄他们连家的男人如何?

    她很想知道,自己若是怀上了连雪篙的孩子,让连雪篙爱上自己,连羲皖和连景会如何?

    与其巴着那两个老男人,为何不要眼前的连雪篙,给他十年,不,五年的时间,他一定比他的两个叔叔还优秀!

    ……

    医院楼下马路对面,龙戒穿着正装拎着公文包已经等了好久了,看了看表,又看了看表,神情越发焦急,连雪篙说好了上去看看宋青鸾,坐十分钟就下来,现在都半个小时了还不见下来。

    助理牵着裁决大狗子在外面遛弯,他们准备去谈个生意的,再不出发就要迟到了。

    “龙总,要不要我上去催一催连总?”助理牵着狗回来了。

    裁决最近回了连雪篙那儿,连雪篙雇了保姆专门照顾它,陪着它玩陪它遛弯,可裁决还是十分寂寞的模样,连雪篙偶尔就把它带到公司去上班当看门狗,今天他们要出来谈生意,它也吵着要一起。

    龙戒看了好几次手表,打了电话也没人接,终于还是道:“我去看看。”

    连雪篙和江梦娴关系铁,而宋青鸾又和江梦娴撕成了这个模样,看新闻说都在影视城里当面开撕了,难保宋青鸾不会拿连雪篙下手。

    但是连雪篙一个大老爷们还当过兵,怎么也不会在一个女人手里吃亏,可龙戒还是担心,把裁决牵进了医院,进了住院部,找到了宋青鸾的病房。

    病房门口,宋青鸾的两个助理正守着门,见龙戒来了,忙拦住他道:“青鸾姐正在跟雪糕少爷谈事情,特意吩咐了不能打扰他们。”

    谈事情?

    谈什么事情,竟然比今天的会议还重要?

    今天可是他们和沃尔门集团进行商务谈判的日子,虽然和唐尼冰释前嫌了,也算是自己人了,但若是随便迟到,也不是连雪篙的作风,况且他一直都十分自律,从来不迟到。

    而且他连电话都不接?连雪篙从来不会无缘无故不接龙戒的电话。

    龙戒欲敲门,助理拦着不让敲,裁决也着急地扒门,龙戒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连雪篙和宋青鸾……不,不可能,连雪篙这条傻狗暗恋江梦娴多年,不可能轻易变,而且他明明知道宋青鸾和江梦娴闹得不愉快,他更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犯傻。

    思及此,龙戒便不再同助理废话了,提脚狠狠一下就踹开了门,狗绳一放,狗就先冲了进去。

    他和自己的助理两三人一起冲进来门,见那间单人豪华病房里,遍地衣衫凌乱,几乎全裸的宋青鸾正趴在连雪篙身上脱他的裤子,看见龙戒进来,她怨毒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活像一个吃人的老妖怪,看得那进来的人浑身一寒。

    龙戒看见这一幕场景,楞了一下,他知道,连雪篙早晚有一天还是会和女人结婚的,可是第一次看见连雪篙和一个女人睡在同一个床上,他的心还是如同千刀万剐,仿佛自己的爱人被他人狠狠抢走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脚步有千斤重,站在原地,迟迟走不出去,不知道是该离开,还是……

    裁决反应比他快多,凶猛地扑上去一口咬住了宋青鸾的屁股,钛合金大狗牙咬她个皮绽肉烂,宋青鸾尖叫着滚下床,惨叫得像杀猪一样,裁决冲上去,追着她咬。

    此刻的龙戒才回神了,看向了床上的连雪篙,他的衣服已经被脱了下来,裤子也脱了一半,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算宋青鸾叫得像杀猪一样也不见他有所反应,龙戒这才意识到他可能是中了宋青鸾的药。

    龙戒忙和助理一起把连雪篙给扶走了,幸好这就是医院,出门就找到了医生。

    临走之时,龙戒回头看了一眼被狗追到角落里的宋青鸾,眼底有恨意慢慢绽开。

    宋青鸾!

    今天情况紧急,他没心思找宋青鸾麻烦,但是,这笔账,他会记在心上的!

    最终,宋青鸾给裁决咬了好几口,血淋淋地送进了急诊,裁决屁股又被戳了几针狂犬病疫苗,连雪篙也送了急诊,喝了含有大量安眠药的水,不过也没什么大碍,就是会睡一觉。

    连雪篙在急救的时候,龙戒坐在医院走廊上,手一直抖,脑海里一直都是刚才踹门进去那一瞬间,看见宋青鸾和连雪篙睡在一个床上的场景。

    阴冷无情布满了他年轻俊美的面庞,他的脸蛋脱去了大学时候的稚气和青春,少了几分柔美,多了几分深沉冷厉。

    裁决在手术室门口着急地走来走去,一会儿时间,江梦娴和唐尼赶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江梦娴才回了帝都没两天,今天唐尼和她吃午饭的时候说是吃完了要去和连雪篙谈生意,但是一会儿就接到了龙戒的电话说是生意不谈了,连雪篙进医院了,她这才连忙赶过来了。

    龙戒这才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站起身,道:“我也不知道,一会儿雪糕哥醒了就知道了,不过没什么大碍,大家不用着急。”

    江梦娴感觉龙戒有所保留,她看见一边的裁决被戴了嘴套,正焦急地在手术室门口转来转去。

    它被戴嘴套,不是咬人就是吃x了。

    连雪篙这一觉睡到了晚上,因为怕家里父母担心,就没有告知家里人,江梦娴和姜苗苗还有唐尼龙戒等几人在医院守了他一下午晚上。

    晚上下班的时候林恩也急慌慌地过来了,他如今也参与管理公司,龙城做主把他的名字改了,本来还想改成龙恩,听起来怪怪,姓氏很霸气,名字很普通,就把他爸妈的姓氏综合了一下,叫‘龙麟’,麟同林。

    连雪篙一觉睡醒,看见身边都是人,惊奇了一下:“你们怎么都在啊?我这是怎么了?现在几点了?这是哪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