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75章 羲小凤的户口本老婆

时间:2018-04-30作者:柳赋雨

    贱人?

    江梦娴皱皱眉头。

    这话她就不爱听了,谁贱还不一定呢!

    那几个背后议论的群演吓得噤若寒蝉,看着宋青鸾舌头都打结了,得罪了宋青鸾,以后就别想在影视城里混下去了。

    其中一个群演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们不是在说您!”

    宋青鸾竟然上前一把揪住那个群演的脖子,两耳光就扇了上去:“你再说一遍我不如谁?我不如谁?”

    场面眼看着就控制不住了,群演们骚乱了起来,导演也赶紧过来控制住场面。

    真是的,嚼什么舌根啊!

    江梦娴赶紧让保镖把自己带来的两个小宝宝给送走了,她留下来观察战局。

    导演和片场工作人员都赶了过来劝宋青鸾。

    宋青鸾气得面红耳赤,做好的妆容粉掉了一脸,狰狞的面容上多了几道深深的皱纹,她本来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曾经在春晚上独唱,在总统宴请国外政要指名要的表演嘉宾,本来是前途无量,如今却来赶场演电影,还在片场和一个群演对掐。

    一代女神终究是落下了神坛。

    江梦娴几次想出手教训教训她,可事到临头还是算了。

    她都这么可怜了,就让她嚣张嚣张吧。

    导演和工作人员们好不容易才把宋青鸾和那个群演给分开了,宋青鸾十分激动,狰狞地指着那个群演,恶狠狠地道:“你给我跪下,不然我让你一家在演员工会里除名,让你在影视城里我混不下去。”

    那个群演就是刚才把遮阳伞让给糨糊的妇女,四十几岁,听她吹牛逼说一家四口人都住在影视城当群演,若是得罪了宋青鸾,他们一家四口怕是就将要在这个自己祖辈生活的地方没活路了,忙哆哆嗦嗦地跪下给宋青鸾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妇女脖子都被掐红了,吓得一边哭一边磕头道歉。

    围观的众多群演敢怒不敢言。

    他们这些群演,尤其是本地群演,都是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被这么个演员欺负,心里定然愤怒,可宋青鸾来头非凡,他们也不敢吱声。

    导演也不想多事,只想赶紧让群演道歉了,等宋青鸾情绪稳定下来继续拍戏。

    但是没想到,就算群演跪下来道歉了还是无法让她满意,宋青鸾竟然冲上去揪住群演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地上按。

    “你给我说清楚,我不如谁!我不如谁!我漂亮还是那个贱人漂亮!”

    群演边哭边道:“您漂亮,您漂亮,您比谁漂亮!”

    宋青鸾的脸完全狰狞变形了,再也不是曾经的军中之花了,狠狠踩着群演的手泄恨。

    “你刚才说我是什么?情妇?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情妇吗?我是情妇吗?”

    “我宋青鸾怎么可能当别人的情妇!”

    “羲小凤明明是我的男人,那个贱人算什么东西!她从我手里抢走了我的小凤,她才是小三,我不是,我不是,你听见了吗?”

    她疯起来还要打人,啪啪啪打得群演鼻血长流,额头也被磕破了,一脸鲜血,看起来十分可怜。

    宋青鸾简直疯了!

    江梦娴看得直皱眉。

    为一个男人至于吗?

    不不,宋青鸾要的不是男人,不是连景,也不是连羲皖,她要的是连家的承认,她想成为连家人,恨不得把自己姓氏都改成连,就算她和连家子弟一起长大,就算老爷子对比自己的亲孙女还好,可她终究不是姓连,而是姓宋。

    她毕生的梦想就是成为连家人,若是不能成为连家了,就把自己的所有努力,所有人生全部否定,陷入了痛苦之中无法自拔。

    可悲的女人……

    最终,导演控制住了场面,把宋青鸾给劝住了,宋青鸾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下来了,群演大妈还跪在地上不断磕头:“对不起对不起。”

    宋青鸾指着那跪在地上卑微如狗的群演,恶狠狠地道:“给我查查这个贱人的来头,把她一家子从演员工会里除名,没收了演员证。”

    群演抬起头,都吓傻了。

    她一家子都指望着在影视城里讨生活吃饭,若是被开除了,他们就没有去处了。

    “宋小姐,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绕过我一家吧。”

    导演也觉得过分了,毕竟她自己承认是羲小凤的情人,还大摇大摆地以这个身份在圈里招摇,还不许别人背后议论一句?

    可今天,是这个群演自己倒霉送上了门。

    导演只得道:“好的,没问题没问题,大小姐先消消气,这个群演我会让群头处理的。”

    群头应声而动,把群演给带走了,群演大妈忽然冲过去抱住了宋青鸾的大腿,哭着求她。

    她们俩本来就是同一个年龄段的人,一个光鲜亮丽高高在上,一个低贱如尘埃,眼角全是风霜堆积出来的褶皱,就因为几句闲话,自己一家人的饭碗就这么丢了,群演大妈当场崩溃,使劲儿地抱住宋青鸾的大腿求饶。

    群头也恼,把大妈从宋青鸾的大腿上扣了下来,强制拖走了,围观群演们愤怒不已,却敢怒不敢言,谁得罪宋青鸾,那个群演大妈就是大家的下场。

    现场大家窃窃私语,却不敢高声说,导演点头哈腰地劝着宋青鸾,其余的,就是群演大妈绝望的哭声。

    终是有人看不惯了,高声道:

    “真是太过分了,自己光明正大倒贴当小三,还不许别人说吗?”

    “就算别人说错了,都给你跪下道歉了,你竟然还要砸人饭碗,怪不得羲小凤看不上你!”

    “全片场所有工作人员一上午的辛苦在你眼里跟个玩儿似的,四十来岁的大妈你装什么青春无敌小公举,你活该被抛弃,你活该成没人要的欧巴桑!你孙子喊你回去跳广场舞了!”

    现场一阵死寂。

    仿佛炸弹被点燃的前几秒,又像暴风雨之前的几秒钟宁静。

    几秒钟的寂静之后,炸弹猛然爆炸,暴风雨也如期而至。

    “谁在说话,你给我滚出来!”

    宋青鸾暴跳如雷,胸前剧烈起伏,仿佛随时就要被气得撅过去。

    江梦娴从群演里走了出来,摘下口罩:“我,羲小凤的户口本老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