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70章 感情的事情日后再说

时间:2018-04-30作者:柳赋雨

    那一刻,空气陷入一阵寂静之中。

    江梦娴弯腰提裤子的动作顿住了,连羲皖开门的动作也顿住了。

    江梦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是应该大叫一声‘臭流氓’,然后把人赶出去?

    还是顺势不穿裤子了,反正按照这套路,一会儿也要脱?

    而连羲皖也在等着江梦娴的动作,他好根据她的反应来制定对策。

    她进他就退,她退他就进,她生气他跪下,她不生气他就趁机拿下!

    经过了一阵死寂之后,江梦娴淡淡地提上裤子,道:“回来了?”

    连羲皖一愣,可还是临场做出了最快的反应,道:“恩,回来了。”

    两人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人进来,关了门,连羲皖放下公文包,道:“收拾收拾我们出去吃晚饭吧。”

    糨糊也穿了一身连羲皖的套头衬衫,空着脚丫在地毯上走来走去,肉肉的小脚丫子红红嫩嫩的,背上哈士奇小包包准备出门吃饭。

    一说要出去吃饭,江梦娴有些迟疑:“现在出门吗?可是我不太想出门了,穿成这样,我怎么出门嘛……”

    这话仔细一听,似乎还带着点娇嗔的意味,连羲皖瞄了一眼她的穿着,他的白色内搭成了她的睡衣,雪白大腿晃人眼。

    连羲皖拿出电话,一边拨号一边说:“那我让他们送上来。”

    他点了餐,务必要女的送上来。

    一会儿时间,晚饭到了,还专门给糨糊点了儿童餐,糨糊美滋滋地吃完了之后,自己接水挤牙膏去了马桶那儿刷牙了,然后上了床,道:“不要吵我了,我要睡觉了。”

    糨糊每天都要早早地睡美容觉,连羲皖给她准备了儿童床,还带了蚊帐,可防蚊子,还可以防止她摔下床来,还隔音。

    连羲皖看糨糊睡觉了,关了灯,关了门,到了客厅。

    江梦娴吃完饭就洗漱了,洗漱完了出来,见连羲皖已经让人把饭菜都给收拾了,客厅的沙发也铺开了,竟然是个沙发床,能趟好几个人那种。

    连羲皖已经铺好了沙发床,摆了玫瑰花,点了蜡烛,开了香槟,放好了音乐,浪漫香薰已经熏好,一盒子安全套已经拆开放在了一边,他就穿了条内裤,赤条条地趟在沙发等着江梦娴落网。

    见她出来了,他兴致勃勃地拍拍自己身边的空位。

    “来来来,糨糊妈。”

    江梦娴翻了个白眼,赤脚走了过去,连羲皖的内裤穿在她身上实在是松松垮垮的,十分不舒服,她提了提裤子,坐在了连羲皖的身边。

    浪漫烛光和音乐之中,他倒了两杯香槟,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着,顺便看看电视,培养一下感情。

    酒过三巡,江梦娴有些微醺,脸蛋微红,吐气如兰,****,连羲皖一看时机成熟,‘嗷’一声就扑了上去。

    今晚氛围太醉人,酒不醉人,人自醉,连羲皖吻着江梦娴微红的小脸蛋,江梦娴觉得自己不能太主动了,女孩子还是得矜持矜持,可不知道是怎么的,想推开他的时候,却浑身无力,恩恩了两声,就不再反抗了,更是像是欲拒还迎。

    当身体触碰的时候,这种感觉太奇妙了,脑内升起了一阵颤栗,一股热气涌上来全身,鸡皮疙瘩都浮了上来。

    她在非洲的时候,司天祁从来不碰她,也不会挑逗她,顶多就搂着单纯地睡上一晚,因为他当年被连雪篙给打残了,知道自己无法满足江梦娴,便从来不会挑逗她。

    所以,这还是江梦娴的第一次,记忆很生涩,身体却十分熟练,手脚自己就上去了把连羲皖给卷得紧紧的。

    连羲皖的唇吻过她的眼,她的脸、她的唇,流连在她柔滑的肌肤之上无法自拔,可是他很耐心,他要给她一个难忘的夜晚。

    连羲皖拿过一朵玫瑰花,摘下花瓣,一点点地撒在她的身上。

    准备工作做完了,连羲皖一本正经:“来来来,小鸡儿,我介绍个老朋友给你认识认识,你虽然忘记了,但是一见到它,你一定很熟悉。”

    江梦娴知道他说的老朋友是谁,又翻了个白眼。

    连羲皖又道:“来来来,和我这位老伙计问个好,毕竟你们都多年未见了。”

    江梦娴欲火难耐,又翻了个白眼。

    演员就是这点不好,台词功底好,骚话多,一口骚话,一句比一句骚。

    连羲皖只顾说些骚话,迟迟不干正事,还是江梦娴受不了,翻身而起,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第二天早上,江梦娴睡得迷迷糊糊,梦里全是连羲皖的骚话,醒来还是他的骚话。

    睡前淫如魔,睡后圣如佛。

    江梦娴现在已经jin ru了佛系阶段,一睁眼就后悔了。

    连羲皖根本就没问过她到底愿不愿意啊!

    莫名其妙地把她骗上飞机,莫名其妙地骗进酒店,莫名其妙地就睡了。

    问过她愿意吗?

    他没有没有,他只顾他自己,从来不考虑考虑江梦娴才认识他没多久,还不太熟。

    可是江梦娴明白,连羲皖本来就是在一步步试探她的底线和态度,服务区里买安全套的时候就是个光明正大地暗示了,她当时只是翻了个白眼,若是她义正言辞地拒绝、扭头就走,他也不会肆无忌惮地进行下一步。

    况且,那盒安全带拆开了都没用!他也没准备用!

    今天是开机的日子,凌云算好了日子和时辰,早九点一刻举行开机仪式最为科学,连羲皖也算好了时间,定好了早六点钟的闹钟,睡醒来了一炮,赶在六点半冲凉洗澡洗漱照顾糨糊起床,七点出门吃饭,七点半出发去片场,八点到片场开始做造型,九点一刻开机仪式,简直完美。

    六点十五分的时候,天还蒙蒙亮,江梦娴有点起床气,脸蛋绯红,用手轻点连羲皖布满薄汗的胸膛,道:“别以为我跟你睡了就非你不可。”

    连羲皖:“没事,感情的事情,不用着急,日后再说。”

    江梦娴又道:“我也不是曾经的江梦娴。”

    连羲皖:“没事,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兴许咱日久生情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