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68章 也不用买票

时间:2018-04-30作者:柳赋雨

    他说的,自然就是那件事情,那件深藏在江梦娴心里那片谁也无法触及的黑暗,黑暗所有的阳光和温暖都无法触及那里,当那片阴暗被人提及的时候,她的整个世界一度陷入那黑暗之中无法自拔。

    她忘记了那段过往,可是她一旦接受了江梦娴这个身份,那段过往,总会被人想起。

    就算给她再多保护,她若是要出去面对世人,那段过往,她也会从别人的口中得知,比如昨天,龙琪拉就用那种侮辱调侃的词汇重提那段过往。

    当年,她用了极大的勇气和魄力才走出了那段过往,咬牙撑了过来。

    他不知道,今天的她,是否还有那个魄力和勇气。

    他的小鸡儿,需要把曾经承受过的苦难,再承受一遍,还有比这个更让人绝望的事情吗?

    可没想到,江梦娴轻描淡写地一笑:“你是说,我小时候被猥亵的事情吗?”

    连羲皖心里一震,整个五脏都紧缩了,眼里布满了伤痛。

    她果然还是知道了。

    她既然回来了,当年的事情,都是逃不过的。

    可江梦娴却似乎没有其他的异样,她叹了一口气,修长的睫毛微微扑闪,在路灯之下宛若两只翻飞的蝴蝶,她道:“我在非洲醒来的时候,司天祁对我说过,这世间之事,只要问心无愧,就没什么可耻辱的。”

    童年的事情,她已经忘记了,那些美好和痛苦,一并失去,没有了快乐,也自然没了痛苦。

    她早已经从别人口中得知了自己的那段黑暗无助的过往,还有她写的本书,她都看过了。

    她小时候很苦,所以她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拼命地读书,就是想用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遇上了企图断送自己学业的刘茜浅和张泽千,她用尽了手段报复。

    童年有多黑暗,她的手段就有多狠辣。

    江梦娴笑了笑,捋了捋自己耳边的碎发,道:“说起来,我要感谢那些让我痛苦的人,磨炼了我的意志和韧劲,就算我失忆了,这些东西依旧会伴随着我,可那些痛苦和不快,我却已经忘记得一干二净了,说起来,这也算是上天给的恩赐吧。”

    连羲皖痴痴地看着她的侧颜,心里的酸楚即将从眼里溢出。

    她是被司天祁弄得失忆的,要想一个人失忆谈何容易,在国际上便已经有精神学家主张用失忆来治疗精神疾病,但若是想成功,难上加难。

    失忆,对她来说,不算坏事。

    两人一起抬头,看着天上的一弯月亮。

    “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吧,我找凌云算过日子了,后天适合进组,明天适合出行,你会来送我吗?”

    “看情况吧。”

    ……

    第二天,糨糊没去上学,因为放狗咬人,并且在幼儿园里非法开设撸狗窝点,聚集了一批非法人员开展非法无证营业活动,虽然她的非法撸狗窝点已经被取缔,非法狗洞也被堵了,非法狗子也全部遣送回家了,糨糊折了生意,最近几天都没心情上学,得知自己的爸爸要走了,她非吵着要去送送。

    连羲皖这次去剧组又要待上几个月了,这次拍的正是连夏和龙隐当年的那段雪山突围的往事。

    主角有三个,一个龙隐一个连夏,一个凶残的东瀛将军。

    连羲皖是本片的制片人、主演,整部片子由他把控,剧本定下来之后,经过了讨论之后,连羲皖确认了二次出演连夏,秦扇饰演凶残的扶桑将军,龙隐这个角色本来是连羲皖极力争取的,可龙城死不松口。

    连羲皖去龙城的新公司里遛弯的时候,发现他们家保安队长长得贼帅,才二十岁,一米九,这么帅一个大小伙子天天在江梦娴面前晃悠,连羲皖不太放心,就挖走演电影了。

    那是个龙家分支之后,以前就时常和龙戒一起去探望龙隐,见过龙隐,知晓龙隐当年的事迹,比较好把握角色,而且有表演天赋,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训练学习之后,便直接担纲男主,饰演男一号龙隐。

    是他龙家人饰演龙隐,龙城心里也好过了一些。

    江梦娴带上糨糊去机场给连羲皖送行,机场是连羲皖私人投建的,不是特别大,停着自家的飞机。

    明天就是主演进组的日子了,连羲皖还顺便把自己新提携的龙家那个保安队长给捎走了。

    他叫龙潜,连羲皖见他面相、气质、身手都不俗,给他取了个艺名,叫潜龙,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担得起这个艺名的气魄。

    连羲皖带着简单的行李箱走向了飞机,江梦娴牵着糨糊的手跟在后面。

    “糨糊妈,我走了之后,糨糊就拜托你了,这孩子皮,要劳烦你多多费心了。”

    语重心长的老父亲连羲皖即将远行,最不放心的就是自家小公举。

    江梦娴道:“哪里的话,糨糊也是我的孩子,我自然是会尽心尽力地照顾她。”

    连羲皖要离开几个月了,想想还是有些想念的……

    马上要上飞机了,连羲皖蹲下身,对糨糊道:“宝宝,爸爸要走了,亲亲爸爸。”

    糨糊头一扭:“丑拒。”

    上次她演了国宝行动,票房这么高,一分钱都没分到她手里,连羲皖还把她卖狗挣来的几百块钱全部没收了,这次拍雪山突围,明明说好有她,结果最后还是没她,不知道被哪路货色给潜规则走后门挤掉了她的戏份。

    说好的上‘爸比去哪里’也没影了。

    见糨糊生气了,连羲皖也无奈啊:“是不是还在怪拔拔?拔拔也很绝望啊,是外公亲自放话把你咔擦了,你找外公去,来,拔拔抱抱。”

    未曾想,飞机舱门一开,糨糊‘滋溜’一声就轻车熟路地上去了。

    “宝宝,下来,爸爸要走了,你不能上去。”江梦娴忙追了上去。

    追上飞机,见那里面十分宽敞,糨糊有专属自己的定制粉红色小座位,她上去了把自己的哈士奇小包包放下了,扣好安全带,自己坐好了。

    连羲皖去抱她,她‘哇’一声就哭了:“我要去剧组!我要拍戏!不许赶我下去!”

    连羲皖忙撤手,苦口婆心劝道:“乖,先跟妈妈回家,幼儿园还上不上了?”

    糨糊:“不上了!”

    连羲皖十分无奈,朝江梦娴摊了摊手,道:“糨糊既然要去,那我就带她去看看吧……要不,糨糊妈,你也跟我一起去剧组看看?反正自家飞机,人满就走,也不用买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