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66章 摸半价

时间:2018-04-30作者:柳赋雨

    连雪篙得知了自己的狗儿子又出事了,还在幼儿园咬人了,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裁决已经被人设计咬了两次人,这一次,若是裁决又被人给设计了,他得疯。

    裁决的‘行狗记录仪’里面记录了裁决的日常,上次帮了大忙,在连雪篙的启发之下,江梦娴也给自己的几只神兽安了监控器,随时记录一下神兽的日常。

    幸亏有了这个行狗记录仪,不然,又一桩惊天冤案就要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了。

    他们调取了地狱三头犬这几天的监控慢慢分析,发现就在糨糊上了幼儿园没两天,地狱三头犬就去附近溜达踩点了。

    二宝和三宝是机器人,预先设定遛狗时长和遛狗路线之后,它们会按照程序每天完成遛狗任务。

    地狱三头犬每天都要遛个几里地,不然精力过剩,就会在家拆家。

    路线设定一直都是唐尼在弄,每天也是二宝和三宝独自出去遛狗,竟然都没人发现,机器人的遛狗路线已经被人给偷偷地改了!

    二宝每天都溜着地狱三头犬去幼儿园附近,从大门绕到后门,进了死胡同里,那里有棵树,树下有个废弃的狗洞,直通幼儿园一个废弃花园里!

    每天十点钟,二宝准时遛狗到狗洞,里面的糨糊一声喊,外面的狗就开始刨洞,刨了两天,挖出了一条通天大道,狗进进出出,十分轻松。

    三头犬从狗洞溜进去之后,可以看见废弃小花园里没人,这里就成了他们的秘密小基地。

    糨糊、小黑、小胖三个小宝宝在里面做接应,一个把狗偷进去,一个望风,一个当领导指挥全局。

    视频速度提升了二十四倍,可以看见开始几天,糨糊偷狗进去只是玩玩,玩玩就让它回家了,后来,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十分喜欢大狗狗,纷纷来摸摸。

    没过两天,狗在幼儿园里的人气已经很高了,小朋友们偷偷地排队来摸,糨糊就开始收钱了。

    摸一下头一块钱,从头摸到尾巴,两块钱,三只一起摸,五块钱,第二摸半价,十块钱通票摸一个周,不接受十块钱以上的大额纸币,因为掌柜的还不会超过两位数的加减。

    于是乎,糨糊负责收钱、找钱,小黑控制住狗,小胖负责维持秩序,引导小朋友们乖巧排队。

    望着那视频里努力算账的糨糊,江梦娴目瞪口呆。

    他们的‘生意’高风险,但也是高收入,随时可能会被幼儿园保安发现,但小本生意还是能日收入一百多块,换成小零钱也有几十张。

    每天收工之后,还要分账,糨糊只会数十块钱以内的,一百多块明显超越了她的业务能力,只能最原始的方法,每人分一把零钱,最后看良心在自己的分红里抽一点凑一份分给地狱三头犬,算是给它们的分红了。

    生意做大之后,糨糊开始考虑服务更新换代了,比如单日摸哈士奇,双日摸萨摩耶,偶尔摸摸草泥马,大泰迪个子太大过不了狗洞,可以在幼儿园里先付款之后,去糨糊家里摸,小黑家的巨贵也出来坐台了,摸一下巨贵要三块钱,比别的狗贵。

    等规模再大一点,糨糊开始在幼儿园里发展自己的‘团伙’了,有专门望风,维持秩序,每天结账的时候结算个几块钱当工资。

    看到这儿,众人集体石化……

    怪不得最近糨糊的算术突飞猛进,怪不得家里天天都有小朋友来串门摸狗,怪不得草泥马的屁股秃了!

    大家纷纷看向了在门外玩沙子的三个小宝宝。

    这么贼精,还是小宝宝吗?

    终于,看到了最重要的一段。

    也就是昨天,他们做完业务之后,偷偷地躲在花园里数钱,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业务锻炼,糨糊已经差不多能数清楚每天自己能赚多少了,她叼着一个棒棒糖,一副社会姐的模样,数好钱之后,分了帐,把裁决的那份和自己的那份装在小熊裤裤的拉链荷包里,手法相当老套。

    忽然,龙骑和两三个小朋友过来了,过来就恶作剧,掀起了糨糊的裙子,还想脱她的裤裤。

    糨糊当场就炸了,反手一个大巴掌,似乎还在骂什么,龙骑不退走,反而笑嘻嘻地又来掀她裙子,还试图脱她藏着巨款的小裤裤,看那手法动作,似乎已经干了不少次。

    糨糊生气了,发怒了,抓住龙骑一顿揍。

    可惜视频里没有声音,只能看见糨糊的小嘴儿在蠕动,在骂人,小巴掌灵活无比,左右开弓,打得龙骑哇哇叫,她率领小黑和小胖,十分轻易地就把龙骑和他的喽啰们按在地上摩擦。

    就像昨天江梦娴把龙琪拉按在地上摩擦一样激烈。

    摩擦完了,龙骑在一边哭。

    三个小宝宝坐在一起严峻地商量着什么,糨糊嘬着棒棒糖,露出一脸不和年纪的深沉与凝重,江梦娴觉得可能是在商量怎么交代一会儿老师发现他们打了龙骑的事儿。

    最后,他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办法,看向了地狱三头犬……

    然后,糨糊把龙骑给抓了过来,小黑抱住狗,把狗嘴掰开,露出牙齿,把龙骑的胳膊伸过去,戳个狗牙印,企图嫁祸给裁决,龙骑胳膊腿上是有几个牙印,但都是没见血,后来被打了几个大大的纱布,应该是龙琪拉为了扩大事态自己弄的。

    狗牙印才戳了两个,幼儿园老师听见了龙骑的哭声,循着声音找到了他们的秘密基地,一举捣毁了他们的秘密基地,堵了狗洞,糨糊惊慌失措地带着狗躲进了器材室里,一直等到了拔拔麻麻来找他们。

    破案之后,每个人的心情都复杂无比。

    连羲皖哭笑不得,仿佛当年,第一次在监控里看见江梦娴在厕所里和不良少女打架,刚才在器材室里找到糨糊的时候,她满脸都是委屈,仿佛吃了天大的亏,完美地伪装让他这个表演大师都信以为真了。

    真是……和妈妈一个模样,人前小绵羊,人后大灰狼!在家里是乖宝宝,在幼儿园居然当上社会姐了!

    江梦娴则是舒了一口气,幸好自己闺女没吃亏,龙骑也活该被打,谁让他没大没小动手动脚的,打一顿都是轻的!再来掀糨糊的小裙子,她就放草泥马踹瘸他的手!

    龙城也觉得自己的外孙简直大大的狡猾,狡猾好,以后不吃亏。

    连雪篙看完之后蹦起来八丈高:

    “江小梦,你管管你女儿,你女儿居然拿我儿子赚钱!还诬陷我儿子咬人!”

    “赚到了钱还分最少!”

    “你们……把钱赔给我儿子,立刻、马上、全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