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65章 扯平了!

时间:2018-04-30作者:柳赋雨

    江梦娴的这一举动早已经超越了大家的预料。

    龙城的女儿龙溪、龙家千金,竟然就这么当众脱了龙琪拉的裙子!

    龙琪拉本来便就穿了一身上衣下裙,薄薄地一裹,将健美的身材给包裹住了,如今被江梦娴这么一扯,便直接将裙子连同底裤一下扯下来了。

    “啊——”

    龙琪拉杀猪般的一声惨叫刺破了周遭的死寂,她发疯般地提起了自己的裙子,可惜,大家该看的都看到了。

    黑的白的毛的肉的,龙家大小姐龙琪拉,就这么在大家面前显露了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剃得还挺干净……

    龙琪拉一边提裙子,一边冲着江梦娴咆哮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她提上裙子就冲上来冲着江梦娴一通厮打,被江梦娴这么不知廉耻地当场扒裙子走光,已经彻底让她失去了理智,她龙家大小姐的一世清白,她的荣耀,她的尊严,在这一刻,被撕得什么都不剩,就这么赤条条地在大家面前出丑。

    见龙琪拉冲了上来,江梦娴一撸袖子就冲了上去,上手就掀裙子,连羲皖说她以前打小三都没撕过人的衣服,今天,她忍无可忍。

    龙琪拉以前是运动员,但早就退隐了,这些年过惯了豪门生活,再也没有训练出过比赛了,运动员生涯只是她jin ru豪门的挑板而已,如今是大小姐了,自然是不需要再去辛苦训练了。

    可这些年,江梦娴却是在战乱地方呆的,随时让自己保持体力充沛,不然可能死。

    两个人的战斗力还是有悬殊的,龙琪拉几乎是被江梦娴踩在地上任意摩擦,她上手就掀裙子,连裙子和底裤一起撕掉。

    那诸多的家长此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看着两位龙家大小姐如同泼妇一般在地上厮打互相撕衣服。

    在龙琪拉杀猪般的叫声之中,江梦娴冷冰冰的声音像刀子一样扎人。

    “你不是说掀裙子对女生来说没什么吗?你弟弟掀得我女儿的裙子,我就掀不得你的裙子?”

    “你哭什么?你叫什么?你现在就像只死鸭子一样难看!”

    “林琪拉,来,让大家看看你是个什么货色,一次看不清楚,看二次!”

    围观有女宝的家长觉得解气,谁说小女孩儿不懂,谁说小女孩儿被掀裙子了不会觉得难过!

    那众多的龙家子弟还想来拯救龙琪拉,可惜,龙城的人,连羲皖的人,两拨人马为江梦娴能顺利撕胯保驾护航,谁也近不了她们,就看着两个女人在地上打来打去。

    三两招之后,龙琪拉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裙子还被撕了,她拼死提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裙子惨叫着,江梦娴拎着她的头发,把她拖到了龙骑面前。

    三岁的龙骑早就看傻了,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姐姐被人按在地上撕裙子。

    江梦娴把哭得涕泗横流的龙琪拉按在龙骑面前,一把撕掉她保护的裙子,龙琪拉惨叫一声,哭得绝望又无助。

    “小崽子,看见了吗?女生不喜欢被掀裙子!”

    “这次就放过你了,以后给姑奶奶记住了,你如果再敢掀任何小姑娘的裙子,我保证会过来像打你姐姐一样打你!”

    龙骑吓得嘴巴一扁,哭也不敢哭,忙不迭点头点头,他从小就活在龙萧的宠爱和龙琪拉的无比纵容之中,第一次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从此在心里留下了天大的阴影。

    这件事对龙骑今后的人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导致他一辈子不敢掀女生裙子,转而爱上了脱男人的裤头……

    当下,龙琪拉被江梦娴按在地上一顿摩擦之后,她吐了口气,优雅地站起身,抖抖自己凌乱的衣服,幸好自己今天穿了牛仔裤。

    龙琪拉趴在地上,提着自己的裙子又哭又骂:“江梦娴,我们龙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我要让你死!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江梦娴拿出镜子,照照自己凌乱的鬓角和脸上了几层薄汗,看来一眼那地上宛若死狗一般的龙琪拉,学着她刚才的语气,眉梢轻舞,阴阳怪气:

    “如果不是你在我面前卖弄风骚,我会掀你裙子?”

    龙琪拉抬着头,狠狠地看着她。

    此时,龙家的人才冲了过来把龙琪拉给救了,脱下衣服把龙琪拉给裹了。

    龙琪拉长长短短的尖叫声由远及近:“我会杀了你的!我会杀了你的!”

    江梦娴嗤之以鼻,狠狠吐了一口恶气,道:“很抱歉,你杀不了我,我只是打了你几巴掌,伤不到要害,你可以告我索要赔偿,你可以随便告,我有的是钱,你要多少我赔多少,但若是你下次再敢对我出言不逊,这不是你第一次挨打!”

    龙琪拉被抬走了,江梦娴回头看了一眼龙骑。

    龙骑是龙萧的老儿子,差不多快五十岁了才有他,宠爱得上天了,细看之下,和林恩还是十分相似的,毕竟都是龙萧的儿子。

    她将眼一瞪,龙骑吓得魂不附体,被保镖给抱走了。

    事情解决了,众人散了,可还是在讨论着刚才的事情。

    此事就这么成了龙家的内部家务事,不肖子孙纵容另一个不肖子孙掀了姑婆的裙子,姑婆她妈当场怒而回撕了不肖子孙的裙子,可谓是一场好戏。

    幼儿园方面也没有追究责任,江梦娴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去医院的路上,连羲皖打了电话过来说糨糊没事,就是肚子和腿上被人挠了两道爪印,肚子饿了,回家吃饭了。

    江梦娴松了一口气,改道回家,龙城在一边接电话,自然就是龙萧那边打来的。

    听得出来,龙萧十分生气。

    龙城听完,语气平淡:“哦,就是小孩子之间互相掀个裙子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儿,小孩子又不懂事,你儿子掀我孙女裙子,我女儿掀你女人裙子,扯平了,挂了。”

    江梦娴捂嘴偷笑。

    笑完,她看了一眼眼前的地狱三头犬。

    裁决父子仨一身的草屑和泥土,大概是从狗洞钻进了幼儿园。

    她就想不通了,这父子仨在家里好好地拆家,怎么就千里迢迢地跑到了幼儿园去咬了龙骑呢?

    难道它们已经学会了坐公交车?公交站也得有三四个站吧!

    这么大三条‘撒手没’,怎么说去幼儿园就去了幼儿园了呢?那幼儿园的安保明明这么好。

    此事暂时成了一段悬案,一直到第二天,得知消息的连雪篙非要上门为裁决咬小孩儿的事儿讨个说法寻个真相,便调取了裁决项圈里的视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