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858章 我不听我不听!

时间:2018-04-21作者:柳赋雨

    连羲皖追到了江梦娴家里,被挡在了外面,两只羊驼似乎是得到了龙城的授意,看见连羲皖来,就朝着它‘hetui’!

    吐了他两脸口水。

    那个臭啊……

    连羲皖快被熏死了,到了江梦娴房间楼下,大声道:“梦娴……糨糊妈,我错了!你听我解释……”

    事情已经败露了,任何狡辩都是徒劳了,当务之急是赶紧认错道歉。

    可任凭他呼喊、打电话,那上面的人就是不回应,唯有三条傻狗趴在二楼阳台,露出狗头看他笑话。

    连羲皖现在后悔死了,这次自己真不该作妖。

    完了完了,前功尽弃,从头开始了……

    火急火燎的连羲皖等不来江梦娴,龙城不许他进门了,进去就让三宝乱棍打死,先回家了。

    晚上,糨糊回来了,连羲皖写了封正正经经的道歉信,让糨糊偷偷地转交给她妈。

    糨糊表示为难:“拔拔,外公说要教训教训你,不然你不长教训,不知道珍惜麻麻,所以小宝宝不能帮你了哦!”

    糨糊不干,连羲皖另想了办法,让姜苗苗带进去,姜苗苗不敢:“小凤哥,龙城叔叔那张臭脸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爸爸和后妈得罪了他,他不待见我,我不行不行……”

    可连羲皖还是有大把的机会。

    “来,雪球,乖宝宝,过来过来,拔拔给你个好东西,你给麻麻送去。”

    “乖泡泡,拔拔的好孩子,一定把这个送到麻麻手里哦!”

    “傻狗,我给你5块钱,把这个给糨糊妈送过去。哟?你还嫌少,50,不能再多了!好好好,500500!”

    看着他替江梦娴含辛茹苦养大的几条狗叼着他给江梦娴送的东西去了,连羲皖心里感叹:没白养啊!

    可没想到,几条傻狗才进门就被客厅的龙城给截住了。

    叼着这么大的口袋上楼,也太明显了点。

    夹带的东西全部没收!

    连裁决才挣到的500块都被没收了!

    裁决翻天了,亮出钛合金狗牙当场就在龙城家里实施自己价值五百万的装修计划,咬沙发咬桌子咬地毯,疯起来连自己的狗窝都咬,不咬个五百万不收手。

    龙城怕了它了,把五百块还给了它,谁知道裁决还是闹,他给它追加了五百块精神损失费才作罢,家里闹得上蹿下跳,连羲皖在外面干着急。

    “啧……”

    连羲皖就知道几条傻狗靠不住,趁着龙城被裁决闹的时候,使出老把戏放无人机和遥控飞机,但没想到,飞出去两秒钟就被无情地打了下来。

    连羲皖不死心,把菊花抱了过来,指着阳台道:“菊花,你是猫,你会怕窗户的对不对?给我爬上去!你一定行的,拔拔相信你!”

    菊花临危受命,叼着连羲皖给的东西,努力地想爬上二楼,却发现……根本爬不上去。

    一身肥肉简直就是个累赘啊!

    连续换了几只猫,没一只爬得上去,全是因为太肥,二十几只大橘,一只比一只肥。

    连羲皖坐在一堆肥猫里,无计可施,只能一边撸猫一边等着江梦娴出来见自己一面,他就不信,江梦娴不出门。

    其实,房间里的江梦娴能看见外面的监控,刚才裁决在楼下大动静拆家的时候,她就开始看监控了,就这么看着连羲皖在楼下和一堆肥猫折腾,宛若一个无助的小孩子,又像和女朋友吵架一脸后悔懊恼的小少年。

    江梦娴都忍不住笑了。

    可是并不代表,她不生气。

    连羲皖这次是实在是太过分。

    楼下的连羲皖换了一波橘猫,准备发动下一波攻击,可发现,结果还是差不多,上不去就是上不去,绝望之中,连羲皖看见了江梦娴新买的那只草原猫走了出来,默不作声地叼起了连羲皖要江梦娴的东西,灵活地爬上了树杈,蹲在树杈上,屁股一撅,飞了出去,在半空之中划过一个矫健的弧线,完美落地,飞檐走壁般的消失在了阳台,钻进了江梦娴的房间。

    连羲皖简直要给它鼓掌了,那只草原猫叫‘跳跳’,是薮猫和家猫的杂交后代,原地起跳2米高,攀爬能力十分卓越。

    果然是‘跳跳’,跳起来能有八丈高。

    江梦娴的房间里,她正烦恼,又羞又气,便看见跳跳从阳台的猫洞进来了,蹦上了江梦娴的桌子,把嘴巴的东西放下就走了。

    “这是什么?”

    跳跳叼了一个小小的口袋上来,打开来看,里面居然有个小小的……mp3?

    江梦娴找到耳机,插上了耳机的插口,启动了mp3,干净清澈的男性嗓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梦娴,对不起,我只是希望我们能有更多的时间相处。”

    “我没想过要欺骗你。”

    “我也没想过要糨糊走后门进幼儿园。”

    “我想向所有人证明,我们是一对好父母。”

    “我唱首歌给你听吧。”

    吉他声响起,连羲皖的性感迷人的歌声传来。

    “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道光,

    不仅驱散人生的阴霾,更淡薄了我流年那些琐碎中的惆怅,

    你的光晕透着温暖,融入了我的血肉,把你的温柔与我的血液同流动,

    浸透我的四肢八骸,无形的手抚摸着我的骨、我的肉。

    ……”

    简单的曲调,中二的歌词,像是十几岁的少女穿着校服在电风扇噗嗤嗤的教室里趁着上课的时候偷偷在课本上写的中二涂鸦。

    连羲皖在楼下等了半天,干着急,也不知道江梦娴有没有看见自己送上去的东西。

    等了一会儿,才看见阳台里飞下来一个纸飞机,菊花屁颠颠地把纸飞机叼了回来,连羲皖打开,看见纸飞机上写了几个字:“谁写的歌词,好尴尬。”

    他大喜。

    江梦娴愿意和自己说话了,那说明她心里的气已经去了不少了,他赶紧提笔回复了,让跳跳送了上去。

    江梦娴很快就看见了连羲皖的回信,就一个字:“你当年写给我的情书。”

    她更臊得慌了,没想到自己还写过这种玩意。

    更没想到,连羲皖还正儿八经地谱曲了还唱出来了。

    更尴尬了。

    可是,她也没想到,自己写的情书,他都记得,这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吧?

    纸飞机又从二楼飞了出去,连羲皖接住了纸飞机,打开看,又是几个娟秀有力的字体:“你欺骗了我。”

    纸飞机一会儿飞出来,一会连羲皖让跳跳给自己送信上去,两人一个在房间里,一个在门外楼下,靠着纸飞机和纸条来往。

    连羲皖回:“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想和你多点时间相处。”

    江梦娴:“我不听我不听!”

    连羲皖:“……”

    他赶紧回:“我错了,我保证,下次绝对不敢了。”

    江梦娴:“你还想有下次?”

    连羲皖:“……”
小说推荐